|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73章 夜不能寐

第073章 夜不能寐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95

看著陳陽流血的雙腳腳掌,安檸的心臟撲通撲通的猛跳。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表現得很強勢,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保護過,這種被人關心愛護的感覺,讓她心裡感到十分安寧。

看著腳底流血的陳陽,安檸突然覺得,這個男人為了保護自己,而不顧自身的安慰,哪怕他有些變態的行為,自己也可以容忍。

心裡湧起這種想法,安檸自己都覺得奇怪,臉頰刷的就紅透了,像是水蜜桃一般。

可當她抬頭朝陳陽看去,她面色頓時就變了。

只見陳陽目光緊緊盯著她的胸口,一臉壞笑,就差沒流口水了。

安檸連忙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剛才的混亂中,自己的內衣竟然被扯掉了一邊。

「混蛋,不準看。」

她罵了一句,連忙扯過一條浴巾圍在身上,剛才對陳陽產生的好感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瞪著陳陽道:「別以為剛剛救了我,我就會原諒你。」

美景被浴巾遮掩,陳陽收回目光,看向安檸道:「你未免也太霸道了,我明明是幫了你,你竟然還責怪我,到底有沒有天理。」

「幫我?你以為我會信?」安檸瞪眼道。

陳陽癟了癟嘴,道:「你剛才吐得滿身都是,我這才把你帶進浴室幫你洗乾淨,所以我把鞋脫了,怕被水打濕,沒想到現在卻踩了滿腳的玻璃。而且我陳陽可是正人君子,即使你睡著了,我也沒有脫掉你最後的那層保護,你現在竟然還責怪我,簡直是沒良心。」

聽完陳陽的話,安檸陷入了沉思,記憶的片段組合起來,她這才發現,陳陽說的話確實是真的。

也就是說,陳陽雙腳被玻璃渣劃傷,和她脫不開關係。

而且陳陽沒脫掉她的內衣褲,的確是沒有趁人之危,至少在人品方面,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看起來,安檸這才發現,好像還真是自己不對。

頓時,她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但她想到陳陽用吹風機的變態行為,還是質問道:「那你之後用吹風機吹吹我那裡,難道也是幫我?」

陳陽如實說道:「你的內衣褲都濕透了,我總不能讓你穿著睡覺吧,那樣很容易感冒的,所以我才用吹風機給你吹乾。」

他做這種變態的行為,竟然是擔心我感冒!

聽到陳陽的話,安檸的心頓時就融化了,心裡沒有了憤怒,只剩下了羞怯、尷尬、歉疚。

「他如此照顧我,我還誤會他,真是太沒良心了。」

安檸在心裡自責道,想到陳陽沖洗著自己的軀體,用吹風機吹內衣和小褲褲的場景,沒有了憤怒情緒支撐的她,根本不敢抬頭去看陳陽的眼睛。

沉默了好一會,她看了眼陳陽的雙腳:「你你的腳沒事吧?」

見安檸如此問,陳陽知道誤會終於解除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壞笑,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按著胸口道:「你傷的不是我的腳,而是我的心。」

一聽這話,安檸嬌軀一顫,想要給陳陽解釋,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對對不起。」

扭捏了好一會,安檸給陳陽道了聲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既然如此,那我就原諒你吧,不過下一次,希望你能理智一點。」

陳陽一副唉聲嘆氣的模樣,緩緩地走出了浴室,搖頭道:「我腳掌上的玻璃渣,我只能自己慢慢地挑出來,希望不要太痛。」

一聽這話,安檸忙道:「我幫你挑。」

「不用了,腳掌上全是血,染在你手上終究不好。而且讓你握著我的腳,我我有些害羞。」

說著,陳陽羞澀一笑,小跑著出了安檸的房間。

等下了樓梯,他臉上的表情哪裡還有半分羞澀,他不疾不徐地朝著房間走去,壞笑道:「嘿嘿,沒想到她還挺有趣的。」

至於腳掌這種程度的傷,他壓根就不在乎。

安檸看著陳陽沿途走出去留下的血腳印,她頓時感到有些心疼,暗罵道:「都怪我,怎麼這麼魯莽,他流了那麼多血,肯定很疼吧。」

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安檸回過神來,她將床上用品全都換了,這才想起自己的小褲褲還是濕的。

她把小褲褲也換了下來,看著手中濕噠噠的黑色蕾絲小褲褲,俏臉羞得通紅,腦子裡全是剛剛睜開眼時,陳陽蹲在她兩腿間,一臉認真給她吹風的畫面。

「真是羞人!」

安檸心頭啐了一口,躺在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全是剛才一幕幕的畫面,小心臟也是撲通撲通的跳,又是有些羞怯,又是激動。

第二天一大早,陳陽看到頂著熊貓眼的安檸,明知故問道:「安總,昨晚你沒睡好,想什麼呢?」

想你!

這句話,安檸差點就說出口,她看著陳陽慵懶的樣子,怎麼都無法將眼前的人和昨晚那個正直暖男的形象相重合。

暗暗搖了搖頭,安檸冷著臉道:「走吧,去公司。」

陳陽在車庫裡見到了安檸的另一輛車,他原本以為會是一輛和瑪莎拉蒂總裁同等級別的車,卻沒料到竟然會是一台老舊的第五代高爾夫,至少有十多年的歲月了。

陳陽開著車,對安檸道:「真沒想到,你還挺念舊的。」

安檸打量著有些老化的中控台,眼神中露出回憶之色,道:「這是我買的一輛二手車,從上京開到東安,創業剛開始的時候,陪我走南闖北,算是陪了我最久的老夥計。雖然現在有了錢,但這輛車我捨不得買,只為了留作紀念。」

「看來你不止念舊,而且重感情。」陳陽笑了笑,道:「對了,你剛說你是從上京來,難怪沒見到你父母,你是上京人?」

安檸看了眼陳陽,沉默了下,道:「我家是上京的大家族,非常非常龐大的那種,勢力遍布華夏,不是你能夠想像。雖然家裡條件很好,但我不喜歡那樣的環境,太壓抑,太多的勾心鬥角,只有利益,沒有感情。」

「我十八歲的時候,家裡讓我嫁人,在他們的眼裡,我就是用來與其他家族聯姻的工具,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於是我離家出走,來到了東安,建立了安氏集團。雖然現在安氏集團還比不上家族的財力,但我比很多家族成員都強,證明了我的價值。」

說到這,安檸停頓了下,看向陳陽道:「對了,他們逼我嫁的那家人和你一樣,也姓陳,是非常龐大的家族,比我們安家還強了很多。我記得,讓我嫁的那個人好像叫做陳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