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72章 吹乾

第072章 吹乾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80

陳陽轉過身來,看著迷迷糊糊的安檸,道:「安總,如果你再說一次讓我留下,我可就真的留下了。」

這一次,安檸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就在陳陽等待的時候,突然安檸哇的一聲,猛烈的嘔吐起來,骯髒的嘔吐物噴出來,陳陽連忙閃開,這才沒有被噴得滿臉都是。

可沒有了陳陽的支撐,安檸跌坐在床邊,不斷地嘔吐,卻是全都吐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你讓我留下,不會是想噴我吧。」

陳陽扇了扇空氣中難聞的味道,上前把安檸扶住,拍了拍安檸的後背,點了幾個穴位,安檸這才止住了吐,整個人卻是昏睡了過去。

看著一片狼藉的床單和安檸,陳陽猶豫了下,心想好人做到底,總不能眼睜睜看著美女總裁和一攤穢物睡在一起。

他一把將安檸抗在了背上,放進了房間里的浴缸,幫安檸把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用蓮蓬頭沖刷起來。

看著光潔白嫩的身軀,陳陽有些口乾舌燥,要說他沒反應,那絕不可能。

不得不說,幫一位絕色美女洗澡,這簡直就是對他意志力的鍛煉,有好幾次,他差點就要解開安檸身上最後的內衣褲,但他都忍了下來。

他極力保持淡定,幫安檸把身上洗得乾乾淨淨,然後用浴巾包裹起來。

將安檸擦乾後,陳陽犯難了,因為安檸身上濕透的內衣褲還穿著,如果不換的話,今晚睡一覺,明天肯定會感冒。

而且內衣濕噠噠地黏在身上,晚上也睡不舒服。

就在陳陽思考要不要幫安檸換內衣的時候,他突然目光一亮,拿起了盥洗台上放著的吹風機。

「我真是太聰明了,用吹風機吹乾不就行了。」

陳陽笑了笑,將安檸放在椅子上坐好,他把吹風機插上,將包裹著安檸的浴巾往下拉了些,兩個白白的大饅頭頓時就展現出來,在浴霸的光芒下,顯得更是充滿了誘人的氣息。

「鎮定,一定要鎮定。」

陳陽做了個深呼吸,這才用吹風機幫安檸吹起來。

吹風機在安檸的內衣上吹過,溫暖的風顯然讓她很舒服,睡夢中她竟是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安檸倒是享受了,陳陽卻是有苦難言,這一晚他感覺像是經歷了此生最大的煎熬,又是洗、又是吹,如果不是強大的自控力,他早就變身惡狼了。

雖然他常常說自己沒原則,但事實上他卻是最有原則的人,而且絕不會突破自己的原則。

過了好一會,陳陽這才將安檸的內衣吹乾。

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將浴巾拉上來遮住安檸的胸口,蹲下身子,抓起蓋住安檸雙腿的浴巾,緩緩地掀了起來。

沾了水的小褲頭有些透明,看到眼前的一幕,陳陽差點鼻息就噴出來。

他抬起吹風機,嗡嗡嗡的聲音響起,他繼續進行著自己的工作。

可突然,安檸雪白的雙腿顫抖了下,緊接著,一道劃破蒼穹的尖叫聲在浴室里響起。

「啊!」

安檸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陳陽蹲在自己雙腿間,正全身灌注地看著自己的下面,手中舉著一個吹風機,左搖右晃地吹著風。

感受到下半身傳來的熱風,安檸只覺無比地羞恥、憤怒、緊張

「你你醒了。」

陳陽聽到尖叫,抬頭一看安檸正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他訕笑一聲,連忙把手中的吹風機扔掉。

「變態,你這個變態!」

安檸咆哮一聲,瘋了般地朝著陳陽撲了上來,雙手胡亂揮舞,朝著陳陽的臉上抓去。

「誒,我好心照顧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陳陽連忙閃開,一臉委屈道。

「照顧我?有你這麼照顧的嗎?把我的衣服脫光,然後用吹風機吹吹我下面,這就是你所謂的照顧?」

安檸說著,眼眶中浮現出淚花,哪裡還有半分冷傲總裁的模樣,根本就是個受欺負的小女人。

眼看安檸就要哭出來,陳陽頓時就慌了。

他陳陽這輩子什麼都不怕,可就是怕女人哭,女人一哭,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陳陽忙道:「別別別,你別哭,我錯了還不行。」

「哼,如果不是我醒過來,指不定已經被你侮辱了,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太令我失望了。」

安檸擦了擦眼睛,抓起盥洗台上的各種護膚品,朝著陳陽扔了過去。

陳陽連忙躲開,護膚品的瓶子落了一地,一些玻璃瓶的摔碎,玻璃渣散落得遍地都是。

安檸又朝陳陽撲了過來,見此,陳陽連忙制止道:「你別過來,你沒穿鞋,小心腳被玻璃渣劃傷。」

「別假惺惺,我不會相信你的。」

安檸沒好氣道,但終究還是沒朝陳陽跑過來。

陳陽看著氣急敗壞的安檸,一臉委屈道:「我好心幫你,怎麼就成變態了,如果我真有歹心,早就把你給辦了。」

「你別想騙我,你之所以沒有霸佔我,是因為你的變態把戲還沒玩夠。」

安檸一邊說著,四處尋找可以對付陳陽的工具,竟是找了一桿吸水拖把,朝著陳陽打過來。

這種無力的攻擊,陳陽輕鬆就抓住,用力一拉,拖把便落在了他手中。

不料安檸被拖把往前一帶,腳下踉蹌,踩到了浴巾下擺,整個人朝前摔去,浴巾也是順著身子滑落,露出了她雪白的**。

「小心玻璃。」

陳陽見此,連忙扔掉手中的拖把,朝著安檸撲過去,將安檸摟在了懷裡。

站穩後,他只覺入手一片柔軟,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手放的位置有些沒對,連忙把手移開,乾笑道:「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絕對不是故意。」

「你這個流氓!」

安檸連忙從陳陽懷裡掙脫,目光四處張望,正準備繼續想辦法攻擊陳陽,可是突然她愣在了原地。

她低頭看向陳陽的雙腳,只見他光著腳,腳底正在不斷地流血,將地板都染成了紅色。

「他為了保護我,竟然自己踩進了玻璃渣里。」

安檸心底突然噗通一跳,一種奇異地感覺浮現在心裡,她愣在了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