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71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第071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99

安檸拗不過陳陽,倒了一杯酒,對陳陽示意了下:「我只喝這一杯。」

陳陽笑道:「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喝醉,我絕對不會對你怎麼樣,一定安安穩穩地把你送回家。」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我只喝一杯。」安檸堅定道。

不一會,老闆的菜上來了,第一道是烤腦花。

一看那彎彎曲曲的豬腦,安檸頓時皺起了眉頭,搖頭道:「陳陽,你就帶我來吃這個,看起來好可怕,這東西能吃嗎?」

「生的我都吃過,這個烤熟了味道更好。」

陳陽說著,夾了一塊放進嘴裡,有滋有味地嚼了兩口,吞進了肚子里。

看他吃得有味,安檸猶豫了下,夾了很小的一塊,緩緩地放進嘴裡。

當嘗到烤腦花的滋味,安檸頓時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這東西出乎了她的意料,簡直太好吃了。

她又接連吃了好幾口,吐著舌頭道:「好辣好辣,不過好好吃。」

說完,她抓起桌上的酒杯,仰頭一口把啤酒喝得一乾二淨,然後很自然地給自己倒了一杯。

見陳陽看過來,她忙板著臉道:「看什麼看,我想怎麼喝就怎麼喝,你管不著。」

看著老闆端上桌的涼拌鯽魚,安檸轉移話題道:「雖然這裡壞境不怎麼樣,不過味道確實不錯,沒想到你居然還知道這種地方。」

「我是東安工大的學生,當然知道這裡。」

「什麼,你是東安工大的學生,任小健不是說你是高手嗎,怎麼會是學生?」

「誰規定學生就不能是高手。」

陳陽一臉鄙夷地看了眼安檸,那表情彷彿在說,虧你還是總裁,沒見識。

就在安檸要發飆之前,陳陽話鋒一轉道:「對了,你這次需要人保護,具體是怎麼回事?」

說到這事,安檸卻是皺起了眉頭,臉上露出憂慮之色。

她端起酒杯喝了口,這才說道:「我公司產品的口碑非常好,在國內十分暢銷,現在我打算進軍國際市場,加大產量的話,肯定需要新的包裝和物流。就是因為這件事,讓我陷入了麻煩。」

一聽這話,陳陽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道:「有人爭奪包裝和物流的合作權?」

「你怎麼知道?」安檸面露意外之色,接著道:「如果真是爭奪合作權還好,可偏偏有家本地的公司,硬要我把合同簽給他們。雖然對方在本地的實力很大,而且涉黑,但我在商言商,他們給的價格不合理,我是絕不會簽的。而且我這人吃軟不吃硬,就算威脅我,他們也休想拿到合同。」

「所以因為這件事,他們開始騷擾你公司的正常運作,並且放言如果你不簽合同,他們就派人暗殺你,對不對。」

見陳陽料事如神,安檸忍不住驚呼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這些事我沒告訴任小健呀?」

「按照劇本,事情就是應該這樣發展。」

陳陽聳了聳肩,一副我就這麼聰明,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安檸翻了個白眼,本來吃了東西心情還不錯,但說起這件事,她頓時就有些鬱悶,忍不住又喝了杯酒,一副要借酒澆愁的樣子。

陳陽給安檸倒滿酒,笑道:「你給我說說是誰威脅你,我幫你擺平,放心,我收費不會太貴,頂多也就幾百萬。」

「你給我當保鏢的費用就已經五百萬了,你還嫌少不成,如果不是任小健極力鼓吹你厲害,我可不會拿這麼多錢出來。」

安檸搖頭道,她卻不知自己支付的傭金,遠遠低於了陳陽的身價。

「既然你不願意,那我保護好你就行了。而且幫你把事情搞定,你就不要我這個保鏢,以後見不到你,我會捨不得的。」陳陽看著安檸的眼睛,一臉認真道。

安檸喝了酒後,臉頰本來就紅,一聽陳陽這話,她的臉就更紅了,連忙低下頭,竟是露出了慌亂的神態。

如果被安氏集團的員工見到,肯定會驚訝,這位冷艷的總裁竟然會露出這種表情?!

陳陽嘿嘿一笑,端起酒杯道:「來,安總,乾杯。」

扶著安檸往樓上走,陳陽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剛坐下就說只喝一杯的美女,今晚竟然喝醉了。

「來,乾杯。」

「老闆,拿點酒來。」

「媽媽,我想你了。」

安檸胡言亂語,聲音越來越只是發出唔唔的聲音。

陳陽把安檸扶進房間,只見安檸的房間到處都擺著毛絨玩具,完全出乎了陳陽的預料。

「看來她看起來冷艷,其實內心是個柔軟的少女。」

陳陽一邊分析,把安檸扶到床邊坐下,安檸身子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雙手在他的身上胡亂的摸索。

突然,安檸腦袋猛地一下趴在陳陽雙腿之間,臉蛋磨蹭著,雙手緊緊環住陳陽的腰,嚶嚀道:「別,別走,陪我多說會話。」

感受著腿間安檸呼出來的熱氣,陳陽只覺身體麻酥酥的,男性荷爾蒙迅速分泌,身體頓時就有了反應。

他低頭看著安檸的臉蛋,不得不讚歎安檸確實非常漂亮,而且有種特別的冷艷高貴,就連陳陽忍不住都產生了征服欲。

「你這純粹是誘惑我犯罪,太不道德了。」

陳陽嘟囔一句,臉上露出鬱悶之色,拍了拍安檸的屁股,沒好氣道:「我說安總,你好歹也是總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

「嗯。」

安檸嚶嚀了聲,迷迷糊糊地睜了睜眼睛,扭了扭被陳陽拍了的屁股,環著他的手更緊了。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最難消受美人恩了。」

陳陽哭喪著臉,這一刻他好想自己沒有底線,化身禽獸。

可他偏偏不是這樣的人,趁著女人喝醉的時候下手,這不是他的風格。

「安總,你乖乖睡覺,今天我放你一馬,下次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陳陽稍稍用力,把安檸抱著他的手拉開,然後把安檸扔在了床上,蓋上被子,盯著安檸看了一會,轉身朝著房間外走去。

可他剛走了一步,安檸又猛地撲了上來,兩個碩大的饅頭頂著他的後背,在他耳邊吹著氣:「別走,留下陪我。」

都這份上了,如果不聽話,我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