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67章 我這人記性不好

第067章 我這人記性不好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73

聽到一胖一瘦兩名警察的對話,陳陽難以想像這些警察有多可惡,陷害無辜,毆打老人,蒙蔽上級,這些人簡直比土匪都不如。

「小子,我問你,廢棄礦坑倉庫里死了的九個人,是不是你殺的。」

胖子兇惡地吼了一聲,瞪著雙眼看向陳陽,手中的警棍用力地敲在鐵桌上,發出鐺的響聲,在封閉的審訊室里顯得特別刺耳。

顯然,胖警察比瘦警察更專業。

陳陽淡然一笑,點了點頭:「是。」

什麼,是?!

一胖一瘦警察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想過很多種答案,可就是沒想過陳陽會承認得這麼乾脆。

接下來的套路,本來應該是威脅,然後是屈打成招,但對方直接承認了,又該怎麼辦?

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呀。

「媽的,先打了再說。」胖警察罵罵咧咧道,手中警棍指著陳陽,陰笑道:「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識相,居然敢得罪我們廖所,我告訴你,廖所是市局馬局長看重的人,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聽你這意思,你們廖所似乎很牛呀,不知道他能不能打得過超人。」陳陽仰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卻是根本沒把對方的威脅當回事。

那胖警察看著陳陽悠閑的樣子,本就小的眼睛眯縫成了一條線,陰陽怪氣道:「我告訴你,不管你是誰,你今天都死定了。」

瘦警察站起身,一臉陰狠凶戾道:「小子,既然你承認了殺害九條人命的罪行,我也不為難你,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跪下叫我們倆三聲爺爺,然後在認罪書上簽字畫押,我們倆就不為難你了。而且待會廖隊過來,我還會讓他下手輕點。」

「你給我機會?」陳陽嗤笑了聲,面色一冷道:「乾脆這樣,我給你們倆一個機會,你們脫光在地上滾三圈,叫我一百聲老祖宗,我就饒你們一條狗命。」

「草泥馬,敢耍我們!」瘦警察破口大罵,抓著警棍就朝陳陽快步走過來,道:「老子今天一定要讓你跪下磕頭,不然老子不姓王。」

「不姓王,那你跟我姓陳吧,反正我是你的老祖宗。」

陳陽一臉輕鬆,和警察氣急敗壞的兇惡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瘦警察揮舞著警棍,朝著陳陽的胸口砸去,十分兇猛。

警棍表面雖然是橡膠,但中間是鋼管,全力砸下去,毫無防禦的情況下,必然胸骨斷裂,內臟破損。

「你小子手被拷住還這麼囂張,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瘦警察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聯想到陳陽口吐鮮血,痛苦求饒的畫面,他的神經呈現出變態的興奮。

而那名胖警察似乎覺得這樣還不過癮,從旁邊鐵櫃里把藏著的一柄大鐵錘拿了出來,打算好好收拾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子。

眼看警棍就要落在陳陽的身上,突然,砰一聲,瘦警察毫無徵兆地飛了出去,撞擊在牆壁上,發出轟的巨響,牆面上呈現出蛛網狀的裂痕,可見力度之大。

噗。

瘦警察吐出一口鮮血,慢慢滑落地面,手中的警棍落地,骨碌碌地滾動了一段距離,這才停下。

他一臉恐懼地看向陳陽,只見陳陽右腳高高抬起,還呈現出將他踹飛的姿勢,可是剛才,他卻沒有看清楚陳陽怎麼出腳的。

而且這一腳至少踹斷了他五根肋骨,疼得他牙齒都在打顫。

「就這麼點本事,還想刑訊逼供,你們未免也太不專業了。」

陳陽緩緩將腳放下,反拷在背後的雙手放到了前面,手銬早已被他掙斷,剛才只是沒有扔掉而已。

兩名警察看了眼地上扭曲變形的手銬,他們額頭上直冒冷汗,這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眼前這小子,他還是人嗎?

原本還想撲上去的胖警察,感到喉嚨乾澀,咕嚕吞了口唾沫,卻是沒有了上去毆打陳陽的勇氣,握著大鐵錘的手,也是不住地顫抖。

陳陽站了起來,扭動了下手臂,朝著瘦警察走過去,俯視著對方,冷聲道:「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無論是誰,都不行。」

說完,他一腳踩在了瘦警察的左臂,咔嚓一聲,瘦警察的骨頭應聲而斷,發出凄厲的慘叫,疼地臉頰通紅,看向陳陽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他只覺這個年輕人的眼神,冷淡平和,彷彿剛才踩的不是人,而是一隻蟲子。

「不好意思,我看錯了,你剛才拿警棍的好像是右手。」

就在此時,陳陽冷不丁說了句,把瘦警察嚇得心都要跳了出來,來不及求饒,右臂也被陳陽一腳踩得骨頭粉碎。

站在旁邊的胖警察看到這一幕,他已經傻眼了,在派出所幹了這麼長時間,他還沒遇到過這麼狠的人,隨便兩腳就把人的手臂給踩斷了。

「住手,我我告你襲警。」

胖警察對著陳陽的背影,戰戰兢兢道,見陳陽回過頭來,他連忙掏出手槍指著陳陽,喝道:「抱著頭蹲在地上,不然的話我就開槍了。」

有槍在手,胖子頓時有了安全感,罵罵咧咧道:「他媽的,竟然這麼狠,有種你來試試是你的拳頭厲害,還是我的槍厲害。」

陳陽看著胖子警察手中黑洞洞的槍口,啞然失笑,一把手槍就想要挾「上帝」,這簡直就是和老天爺在開笑話。

「今天我是招惹誰了,設計埋伏我,白道也用槍指著我,是我流年不利嗎?」

陳陽喃喃自語了一句,直接無視胖子警察的手槍,不疾不徐地朝著對方走了過去,道:「你最好把槍放下,要知道,手槍可是很容易走火。」

「走你媽的火。」

胖子警察大吼一聲,鼓起勇氣扣動了扳機。

可就在剎那間,陳陽一個箭步便閃到了他的跟前,將他的手槍往下一按,砰的一聲,子彈射出來,打中了他自己的大腿。

胖子警察慘叫一聲,跌倒在地,手槍也是落在了陳陽的手裡。

「我說過,手槍很容易走火,你怎麼不聽勸?」

陳陽把玩著手槍,轉動了下,指著胖子警察的左手手掌,淡然道:「剛才你開槍的,是左手吧?」

胖子警察打了個哆嗦,忙道:「不不不,是右啊我的左手你打錯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陳陽已經開槍打穿了他的左手掌,然後把槍口指向右手掌,砰的一聲扣動了扳機,臉上一副人畜無害的微笑,道:「不好意思,我這人記性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