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66章 不專業

第066章 不專業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25

「龍涎花、閻羅喇叭、血芝草」

看著手中寫著藥材名稱的皺褶紙張,姚永勝感到十分茫然,這些藥材他根本不認識,葉允倫讓他找,他上哪找去。

可是出於自己醫學專家的面子,姚永勝並沒有說出自己的為難之處,不然的話,他的招牌就徹底砸了。

而這些不認識的藥材,該怎麼找,他只想到了一個人,就是他的師傅吳文廣。

見沒人注意,他悄悄地退出了病房,去給遠在加拿大的師傅打電話去了。

葉允倫安排了姚永勝找藥材,接下來便是要找到陳陽,現在想要救回葉老,陳陽是關鍵。

「以晴,陳陽在哪裡?」葉允倫看向葉以晴問道,語氣柔和了很多。

情況緊急,葉以晴也沒時間去和家裡人爭執,回答道:「他現在應該和我們所的廖智斌在一起,只是不知道具體的位置,可以打電話問一問廖智斌。」

得到這個答覆,葉允倫朝著病房外走去,在走廊上喊道:「馬國鋒。」

一名身著警服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此人長著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帶著幾分剛毅,正是東安市公安局局長馬國鋒。

馬國鋒屬於葉家派系的人,也是葉老的門生,葉老危在旦夕,他一直在走廊上守著。

見到馬國鋒,葉允倫安排道:「你聯繫一下你們局的廖智斌,問一下陳陽陳先生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現在有求於陳陽,葉允倫連稱呼都變了,不得不說,他這人實在太過勢利,而且表現得非常明顯,讓站在一旁的葉以晴感到噁心。

「是。」

馬國鋒點了點頭,打了個電話,掛斷後,皺眉道:「葉市長,雲華山一處廢棄礦坑發生了大案,剛才廖智斌帶人過去,把手機忘在了那裡,他懷疑陳先生涉嫌謀殺,把陳先生帶回所里審訊了。」

「什麼,被帶回去審訊?這下糟了,走,我們立刻去找他。」

葉允倫急道,邁步就朝電梯走去。

剛走了兩步,他回頭看向葉以晴,沉聲道:「以晴,跟我一起去。」

他知道,從昨天陳陽表現的性格來看,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昨天葉家人對陳陽出言侮辱,甚至想要傷害陳陽,可說是把這個神奇的醫生得罪得十分徹底,就算他葉允倫是市長,現在出面也不一定能邀請來陳陽,所以他才把葉以晴叫上。

葉以晴知道事關重大,沒有推辭,點了點頭,和葉允倫、馬國鋒一起上了電梯。

陳陽被帶到了派出所,他全程沒有做任何反抗,反而在警車上睡著了。到了目的地時,警察叫他,他才從美夢中醒來,揉了揉眼睛:「到了嗎?」

與他同車的警察見此,都是一陣無語,這小子神經也太大條了,被懷疑涉嫌謀殺,在警察上竟然還能安穩地睡著,你以為自己是來旅遊的?

陳陽跟著警察進了派出所,廖智斌冷笑著瞥了眼他,揮手道:「把他給我關進審訊室,我等下親自審訊他,一定讓這個殺人的罪犯伏法。」

「看你大義凜然的樣子,我差點就以為你說的是真的了。」陳陽笑了笑,一副混不在意的表情,打量著派出所,輕蔑道:「已經好久沒進警察的地盤,沒想到這次進的地方竟然規格這麼低,只是一個小派出所。」

一聽陳陽蔑視自己的地盤,廖智斌面色一冷,對手下招呼道:「把他帶過去,你們先好好照顧他,我待會再來,一定要讓他認罪。兄弟們,這可是九條命的案子,只要破了案,我們可就立了大功,必將受到市局的嘉獎,大家都有機會升職。」

廖智斌的手下都是興奮起來,眼中透著陰險,絲毫不覺得屈打成招有多麼的無恥。

這也正常,他們派出所的破案率全靠這招,可謂是屢試不爽,到目前為止,還從來沒人能夠承受得了他們的毆打,全都招認了罪行。

不一會,陳陽被帶進了一間昏暗的房間,一名身材幹瘦的警察,將他雙手別在背後,用手銬拷在了鐵椅子。

整個過程,陳陽只是笑嘻嘻的看著對方行動,沒有採取任何反抗,甚至連吭都沒吭一聲。

乾瘦警察被他笑得心裡發慌,暗想這小子不會是個神經病吧,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笑得出來。

「你娘的,讓你笑,待會老子就讓你笑不出來。」

乾瘦警察心裡暗罵,然後坐到了陳陽對面的位置,猛地一下將強光檯燈照射著陳陽,想要給陳陽一個下馬威,可是陳陽並沒有閃避,眼皮都沒跳動一下,視線根本沒有被強光干擾。

「還是這麼老套,港片看多了?沒有什麼新花樣嗎?」陳陽靠在椅背上,一臉戲謔地看著乾瘦警察,彷彿此刻他是審訊的一方,乾瘦警察才是嫌犯。

「你他媽的,敢笑我,知不知道上次笑我的人是什麼後果,老子把那老頭打掉了八顆牙。」

乾瘦警察一拍桌子站起來,從腰間抽出警棍,冷笑道:「對付你倒是不用在你身上墊書,反正就算對你造成傷痕,也可以說是黑狼幫的人打的。」

說完,乾瘦警察一邊用警棍敲打著手掌,一邊朝著陳陽走過來。

「警察同志,你好像忘了關錄像和錄音設備。」陳陽笑了笑,臉上露出鄙夷之色,道:「就算要刑訊逼供,你也要專業一點好不好,你這麼業餘,我會覺得你很看不起我的。」

乾瘦警察愣了下,一看設備果然還亮著燈,他罵罵咧咧道:「草泥馬的,竟然失誤了。」

一邊說著,他走出了審訊室,緊接著各種設備的燈全都關閉。

陳陽坐在椅子上,看著熄燈的設備,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很快,乾瘦警察回來,身後多了一名矮胖警察。

胖警察用力地把門關上,興奮地瞥了眼陳陽,笑道:「好久沒過手癮了,這小子年輕,應該能多打一會。」

「你下手別太重,如果打死了,可沒人去頂那九條命的罪了。」

乾瘦警察提醒道,走到透明玻璃前,將百葉窗帘關上,頓時審訊室里陷入了一片昏暗,透著陰深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