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64章 黑旗

第064章 黑旗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19

「祖爺爺回信了!」

梁威一把拿過黑狼幫成員手中的信件,臉上露出焦急之色,連忙把信封拆開,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陳陽的底細。

信紙上的筆記很連貫,甚至是有些潦草,顯然梁成虎在寫信的時候有些急。

「阿威:

根據你提供的照片,我回憶起曾今見過這個人,但我並不知道他是誰,只知道他所屬的組織。這個組織叫做黑旗,白旗為敗,黑旗的意思則是永勝,這個組織也的確做到了這一點,目前還從未有過敗績,哪怕是輸了,也必將卷土將對手覆滅。

黑旗是華夏一個非常特殊的組織,他們既聽令於華夏國,卻又有自主權,做出自己的選擇。嚴格意義上來講,黑旗應該算是一個親近華夏的傭兵組織,他們甚至可以自行執行任務,而不經過國家的同意。

黑旗的實力深不可測,絕非你能夠想像,如果你還不明白的話,可以拿龍庭和黑旗做對比,至少黑旗不比龍庭弱,而且似乎還略勝一籌。

總而言之,黑旗的人,萬萬不可招惹。

至於那人說他與我平輩論交,我卻是不知真相,畢竟如今還活著的老傢伙比我輩分高的人也只有那麼幾個,他們都已隱居,有沒有收這麼年輕的徒弟,我也不得而知了。但若是他真與我平輩論交,那就更不可冒犯他。而且這個世界上還有些力量,不是我們能夠觸碰的。

梁成虎」

信件不長,梁威很快看完,心思起伏,久久不能平息下來。

黑旗他沒聽過,但龍庭他是知道的,那可是整個華夏最強大的組織,可說聚集了華夏戰鬥力最猛的一批人,而這叫黑旗的組織,竟然可能比龍庭更強。

李繼林見梁威半天不說話,開口問道:「老梁,你祖爺爺說了什麼,你怎麼呆住了?」

梁威回過神來,連忙道:「快,快通知礦坑的人,那個人動不得。」

「到底怎麼了?」李繼林皺了下眉頭,他還從來沒見過梁威這麼慌張。

梁威也懶得解釋,把信遞給李繼林,李繼林看完後,頓時就傻眼了。

他黑狼幫在東安牛逼,但跟龍庭比起來,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可是那個人卻來自於一個可以和龍庭相提並論的組織。

頓時,李繼林慌了,他連忙拿出電話打給李恆江,沒人接。

打給魏勇,電話響了幾聲,有人接了起來。

「立刻放了陳陽,不準任何人動他,所有人給我撤回來。你問我是誰?我是李繼林。什麼,你是廖智斌的手下?我兒子死了!魏勇也死了!一百多人全部被打成重傷!」

電話從李繼林的手中滑落,啪嗒摔落在地上。

他眼神一片空洞,臉色發白,感到了無盡的恐懼,口中喃喃道:「完了,徹底地完了。」

聽到李繼林的話,梁威也是震驚了,他曾今想過陳陽會逃出來,但卻沒料到會直接把一百多人全部解決。

這份力量,絕不是黑狼幫能夠招惹。

現在拿到信件,知道了陳陽的一些信息,卻已經遲了,黑狼幫已經得罪了對方,這意味著黑狼幫將面臨一個完全不是同一量級的對手。

同一時間,東安省人民醫院的幹部病房大樓內,葉老所在的病房處於一片陰雲之中。

而走廊上,也站著很多親近葉家的人,個個都是東安各局的頭頭,他們此刻都是極為擔心,因為葉老一死,對他們的打擊將非常大,可謂是元氣大傷。

當然,最關心葉老安危的,是葉家的人。

葉老是葉家的半邊天,如果他一死,到時候政商軍各界的敵人,絕不會有任何憐憫,會趁機對葉家下手,葉家將變得極為危險。

哪怕葉允倫是東安的市長,但在省一級,中央一級,他卻算不上什麼,面對危機,他根本無力支撐偌大的一個葉家。

此刻,葉家人看著床上形容枯槁,面色青灰的老者,都是皺緊了眉頭,似乎已經看到了葉家即將沒落的未來。

病房內的氣氛,十分壓抑。

「姚院長,還有沒有辦法,可以延續我父親的壽命。」

葉允倫面色鐵青,極力讓自己保持平靜,對站在葉老床頭的省人民醫院院長姚永勝說道。

「對不起,葉市長,我已經儘力了。」

姚永勝搖了搖頭,臉上露出愧疚之色,作為一名醫生,他還是有幾分醫德,又何嘗不想把病人救活,可是他的醫術有限,無能為力。

葉允倫面色一變,語氣陰冷道:「姚永勝,你告訴我,我父親還能活多久?」

聽到姚永勝沒辦法,葉允倫連稱呼都變了,直接從姚醫生變成了姚永勝,語氣更是沒有半分客氣。

姚永勝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硬著頭皮道:「如果不出意外,葉老他活不過今晚。」

嘩。

一聽這話,病房內的葉家人頓時炸開了鍋,雖然他們都早有準備,但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姚醫生,真的沒辦法讓我父親多活幾天了嗎?」老大葉偉倫上前握住姚永勝的手,一臉祈求道。

姚永勝嘆息一聲,道:「也許我師傅吳文廣出手的話,或許可以,但我師傅已經退隱,現在他居住在加拿大,根本趕不回來。」

這下葉家之人是徹底絕望了,葉老一死,他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葉超海一陣恍惚,口中喃喃道:「完蛋了,爺爺一死,我們葉家沒落了,以後那些公子哥誰還聽我的話,我哪裡來的錢花,哪裡來的女人玩。」

一聽這話,葉家之人都是皺起了眉頭,無不鄙夷地看向葉超海,人都要死了,你還說這種話,簡直是大不孝。

不過此刻好幾個葉家的孫子輩,也都有葉超海的這種想法,只是不敢說出來罷了。

葉允倫面色一片陰沉,過了好一會,他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冷然開口道:「父親的死,絕不能傳出去,今天在場的人,都必須給我保密。」

他話音剛落,哐當一聲,病房門被人從外面撞開,一道人影猛地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