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47章 高幹子弟

第047章 高幹子弟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93

「混蛋,你怎麼不穿衣服?」

葉以晴大罵一聲,氣呼呼地退出了陳陽的房間,順手帶上房門,臉上滿是鬱悶之色。

陳陽正在房間里練功,雖然他知道有人跑了過來,但沒料到會直接踢門,所以他完全沒有準備。

聽到葉以晴在外面叫嚷,他朝著房門外喊道:「誰說我沒穿衣服,我明明穿了內褲。還有,這裡是我的房間,你管得著我穿什麼嗎?你就這樣直接踢門衝進來,難道是想非禮我?你果然是個女流氓,跟你住在一起,實在是太危險了。」

聽到陳陽和葉以晴的動靜,蘇子寧和林柔跑出來一看,都是一陣無語。

尤其是林柔,簡直沒想到葉以晴竟然會這麼彪悍,衝進了陳陽的房間,還看到了只穿內褲的陳陽。

頓時,她心裡有些不樂意了,那種感覺,就像自己的私密物品被人偷窺了一般。

蘇子寧發現林柔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她心思一轉,解釋道:「以晴有些莽撞,不過她心底是好的,林柔你可別誤會。」

「噢,我先走了。」

林柔微微皺了下眉頭,對蘇子寧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四合院。

就在林柔前腳走出四合院,陳陽後腳就出了房門,瞥了眼站在門口的葉以晴,沒好氣道:「我說親愛的警官,我在這個四合院住了不到一個月,就被你看了兩次,這件事,你覺得該怎麼處理?」

葉以晴也是覺得有些理虧,加上她一想自己有求於陳陽,她也就不再爭執,冷哼一聲道:「那我對不起行了吧?」

「喲呵,你竟然會道歉?」陳陽挑了挑眉毛,走進餐廳抓起桌上的芝麻餅吃了起來,對蘇子寧道:「子寧姐,我聽到柔柔來了,人呢?」

「看到以晴闖進你的房間,她走了。」蘇子寧指了指四合院大門,一臉深意地看向陳陽。

陳陽看了眼院門,眉頭一皺,暗道不會是因為見葉以晴看到自己只穿內褲的樣子,林柔這丫頭吃醋了吧?

葉以晴跟著陳陽坐到了餐桌邊,輕輕敲了下桌子,等陳陽看過來,她開口道:「陳陽,幫我個忙?」

「有你這麼求人幫忙的?」陳陽瞥了眼葉以晴,把頭轉向旁邊,一臉的囂張。

「到底幫不幫?」葉以晴雙目一瞪,一把抓住陳陽的胳膊就往外拖,邊走邊說道:「你不幫我,我就把你拘留,罪名就是對,飆車。」

「飆車,陳陽你什麼時候飆車了?」蘇子寧騰地站起來,一臉緊張道。

陳陽生怕蘇子寧擔心,連忙順著葉以晴就往外走,反而變成了他用胳膊拖著葉以晴,兩人小跑著出了院門。

上了葉以晴的甲殼蟲,陳陽問道:「說吧,你要我幫什麼忙?」

葉以晴發動了汽車,道:「林柔說你治好了她母親的胃癌,這是真的?」

「你猜?」陳陽神秘一笑道。

葉以晴雙目一瞪,眼看就要發火,但又按捺下來,聯想到陳陽的功夫、車技、學業,一次次讓她驚訝,她不由自主的也肯定了陳陽的醫術。

見葉以晴不說話,陳陽躺在椅子上問道:「你要我幫你治的人是誰?」

「我爺爺,現在情況很糟糕,看了很多醫生都沒辦法。」葉以晴說到這,目光黯淡下來,沒有了平日的兇悍模樣。

見此,陳陽笑道:「走吧,我怎麼說也是你的房東,幫房客辦點事,是我應該做的。」

不一會,兩人到了湖岳省人民醫院,只見醫院裡外全是人,都是從湖岳省各地趕到這裡來治病的人。

甲殼蟲繼續往旁邊一棟樓駛去,這棟樓清凈了許多,而且一樓必須刷卡才能進去,旁邊則是掛著個牌子,陳陽一看就明白了,原來這裡是幹部病房。

「你既然是**,應該不缺地方住吧,怎麼你還要到我四合院來租房子住?」陳陽下了車,笑著問道。

葉以晴沒有解釋,只是拉著他急匆匆地朝著幹部病房走去,門口的保安一看到葉以晴,主動拿出卡,幫他們打開了門禁。

坐電梯上了五樓,走廊里靜悄悄的,只有盡頭的一間病房前圍著許多人,一個個無論老少,個個都面色嚴峻,氣勢不凡,一看就是那種久居高位的人。

這些人圍著三個穿白大褂的醫生,正在聽醫生講解著病人的病情,表情是越來越難看。

「喲,葉警官捨得出現了?」

就在陳陽和葉以晴走過去時,其中一個穿著西裝,面相陰鶩的青年冷笑一聲道。

聽到聲音,其餘的人朝這邊看過來,都是不由得眉頭一皺,表情各異。

陳陽看出來了,這幫人顯然對葉以晴並不怎麼待見。

葉以晴沒有理會那名青年的嘲諷,她徑直走到一名頭髮花白,面相敦厚的中年人面前,道:「大伯,爺爺怎麼樣?」

大伯還沒開口,那名青年搶過話頭,冷聲道:「你不是離家出走了嗎?現在知道爺爺不行了,過來分家產嗎?」

「葉超海,你閉嘴,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葉以晴咬了咬呀,冷冷地瞪了眼葉超海。

「超海,你和以晴怎麼說都是親兄妹,何必一見面就吵嘴。」大伯葉偉倫皺了下眉頭,沉聲道。

葉超海哼了聲,不屑地瞥了眼葉以晴:「開什麼玩笑,她就是個野種,也配當我妹妹?」

葉以晴是他父親的私生子,母親因為早產沒能保住性命,這一直是她心裡的一個痛處。此刻聽到葉超海侮辱的話語,頓時觸及了她的禁區,她面色一變,往前踏出一步,眼中充滿了憤怒之色,盯著葉超海道:「葉超海,你有種再說一次,我一定打得你媽不敢認你。」

葉超海面色一變,卻是不懼葉以晴,但他正要破口大罵的時候,一名面相穩重的中年人抬了抬手,沉聲道:「好了,在這裡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讓別人看我們葉家的笑話嗎?」

這名中年人顯然在葉家的地位很高,他一開口,葉超海沒有再侮辱葉以晴,只是冷哼一聲,便不再言語。

「二伯。」

葉以晴給說話的中年男子打了聲招呼,但她並沒有和對方多說,而是繼續轉頭對葉偉倫道:「大伯,現在爺爺的情況如何?還有我爸呢,他怎麼不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