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38章 底細

第038章 底細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42

聽到蘇子寧招呼大家吃飯,關兮月朝著餐廳的方向喊道:「子寧姐,我換件衣服就過來。」

說完,她笑著對陳陽點了點頭,轉身進了房間。

陳陽坐在餐桌上等了會,看到關兮月出現在門口的時候,他差點沒把剛剛喝進嘴裡的那口湯噴出來。

只見關兮月換了一件白色的恤,上面印著一個美羊羊。

不過,關兮月的峰巒實在太兇猛了,把可愛的美羊羊頂得都變了形,硬生生成了一個大胖子美羊羊。

而且她的小腹十分平坦,山峰就顯得更雄偉了。

「這對胸器,簡直是要命呀。」

陳陽心裡嘟噥了句,咳嗽了兩聲,這才沒有被喉嚨里的熱湯給嗆到。

四人都落座了,蘇子寧招呼大家吃飯,她一邊吃,一邊看向陳陽問道:「陳陽,你期末考試成績公布了吧,考得怎麼樣?」

聽到這個問題,葉以晴愣了下,目光偷偷瞥了眼陳陽,眼神十分複雜。

她從楊雪薇那裡知道陳陽六科滿分後,她是驚訝不已,對陳陽越來越好奇,很想知道陳陽的底細,尤其是曾今的經歷,為什麼公安系統里一片空白。

陳陽嚼著干煸四季豆,抬頭看了眼蘇子寧,囫圇道:「成績還行,只掛了一科。」

「噢,不錯了,畢竟你才學了兩天。」蘇子寧點了點頭,倒是對陳陽的成績十分滿意。

聽到兩人的對話,葉以晴心裡疑惑陳陽為什麼不說實話,但她沒有揭穿,因為她並不想被陳陽知道她和楊雪薇認識。

她看了眼始終笑嘻嘻的陳陽,做出一副隨意的樣子,問道:「陳陽,你既然是這個四合院的房東,怎麼以前不在這裡,你在國外上學?」

陳陽哪裡不知道葉以晴是想打探自己的底細,淡定道:「這些年我在各國遊歷,拜訪了很多名師,涉獵很廣,也算是在國外求學吧。」

「噢,那你在哪些國家待的時間比較多。」葉以晴繼續問道。

陳陽道:「當然是華夏待的時間最長,其餘國家停留的時間都差不多。」

這話說了等於沒說,葉以晴皺了下眉頭,還不放棄,又問道:「既然你在華夏,那你以前怎麼不跟子寧姐見面?」

聽到這個問題,陳陽和蘇子寧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

陳陽看到了蘇子寧眼中的一抹期待,他淡淡一笑道:「我不是不跟子寧姐見面,而是條件不允許。」

聽到這話,葉以晴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突破口,條件不允許,為什麼不允許?

她正想繼續問,不料陳陽突然把碗筷放下,朝著外面走去,頭也不回道:「我出去一下,待會回來。」

蘇子寧三人都是一愣,等回過神來,陳陽已經離開了四合院。

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道上,陳陽因為葉以晴的那個問題,有些被觸動了。

他以前不想回來嗎?

當然想,可是他怕自己的身份會讓這個小小的四合院,變得不再平靜。

如今退休,他原本以為可以做悠閑房東,但是遇到任小健之後,他知道即使退休,他依舊不能完全清閑下來,那些關係,不可能完全撇開。

不過他還是滿足了,至少現在身邊美女環繞,比那種看著身邊兄弟死去的狀態好了太多。

就在陳陽胡思亂想的時候,一輛奧迪8停在了他的旁邊,車窗搖下來,露出任小健那張胖乎乎的臉蛋。

任小健笑嘻嘻地看著陳陽,道:「車神,怎麼一個人逛街,要不和我一起去玩玩?」

「你跟蹤我?」陳陽皺了下眉頭,隨即啞然失笑,任小健這樣的角色,借他幾個膽子,也肯定不敢跟蹤自己。

想了想,反正閑得無事,陳陽很乾脆地坐進了任小健的副駕,把任小健興奮得差點就跳起來。

「車神,去飆車,還是」

「找家最近的酒吧。」

「沒問題。」

任小健發動8,轟的一聲,汽車飛速躥了出去。

坐在車上,陳陽饒有趣味地打量著任小健,冷不丁開口道:「作為湖岳省任家的少主,竟然拋頭露面出來開了家武館,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話音一落,吱一聲,任小健驚得一腳踩下剎車,額頭上冒出幾分冷汗,一臉驚恐地看向陳陽。

他知道陳陽是高手,但不知道陳陽的任何信息。

可陳陽只是和他一面之緣,現在就已經把他的背景挖了出來,這份力量不可謂不強大。

任小健吞了口唾沫,道:「車神,我」

陳陽打斷道:「別叫我車神,叫我的名字就行。」

「陽哥。」任小健不敢直呼陳陽的名字,見陳陽沒有反對「陽哥」這個稱呼,他這才接著道:「不知陽哥是來自哪個陳家?」

陳陽道:「上京陳家。」

「啊!上京陳家?」任小健驚呼一聲,疑惑道:「上京陳家十分強大,軍方、官方、商界都有他們的勢力,可是他們不是武道世家呀。」

「出自陳家,但我現在並非陳家的人。」陳陽冷笑道。

任小健一聽這話,沒有再多問,而是一臉鄭重地看著陳陽道:「陽哥,不瞞你說,我想拜你為師。」

「教你車技嗎?」陳陽笑了笑,搖頭道:「我還沒出師,不能收徒,更何況你這種人,我不太喜歡。」

見陳陽毫不掩飾內心的態度,任小健苦笑了下,道:「是因為李亞東的關係嗎?陽哥,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說不出呀。」

「如果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或許可以收你當我的小弟。」陳陽笑道。

一聽有戲,任小健也不隱瞞,一五一十道:「陽哥,其實我們任家現在的處境非常困難,家族的強者青黃不接,就拿我來說,對普通人是高手,但對上真正的強者,我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正因為此,我們任家現在已經沒落,就連世俗中的家族都敢欺上門。」

「我之所以對那些紈絝公子笑臉相迎,是想多接觸點人脈,避免家族完全衰敗,期望我們任家有朝一日能夠崛起。」

聽到這裡,陳陽不禁有些佩服起任小健來,要知道像任家的少主,身份可一點不低,他竟然能拉下臉來結交那些紈絝公子,這就是他對家族的擔當。

不過陳陽還有一個疑問,他看向任小健道:「任飛呢,有他在,任家應該沒人敢欺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