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37章 你的雜誌

第037章 你的雜誌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19

見那娃娃臉女孩幾乎跑了起來,陳陽一陣無語,只得放慢了腳步,可不想把別人嚇壞了。

眼看前面就要到了四合院,女孩竟然還和陳陽同路。

更令陳陽沒想到的是,女孩在四合院門口停了下來,掏出鑰匙急匆匆地開門,卻因為害怕漸漸靠近的陳陽,手忙腳亂,硬是沒能把鑰匙插進鑰匙孔。

見此,陳陽心底樂了,他哪裡還不知道,眼前這女孩就是他一直沒見過的房客,那位叫做關兮月的護士。

眼看陳陽走到了四合院門口,關兮月嚇得靠在牆角,舉起手中的鑰匙道:「你想幹什麼,你幹嘛跟蹤我?我可告訴你,這四合院里住著警察,而且我我房東會武功,如果他出來,你就死定了。」

房東會武功

聽到這話,陳陽瞥了眼關兮月,不禁笑了起來,這女孩一嚇,竟然是口不擇言了。

陳陽也懶得解釋,掏出鑰匙插進鑰匙孔,在關兮月震驚的目光中,把門打開來。

「你你怎麼會有鑰匙,你是誰?」

關兮月頓時懵了,把陳陽當成了蓄謀已久的色狼。

她嚇得嬌軀一顫,伸著脖子就朝門裡喊道:「子寧姐,以晴姐,快來呀,有色狼。」

四合院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葉以晴率先跑了出來,手中赫然拿著黑洞洞的手槍,蘇子寧緊隨其後,也是一點不弱,提著一柄菜刀。

兩人出了門,從陳陽旁邊擦身而過,走到關兮月旁邊,朝著外面張望道:「兮月,色狼在哪裡?」

「色狼趕緊滾出來,看老娘一槍斃了他。」葉以晴抬起手槍,一臉兇悍道。

關兮月見自己喚來的兩名救兵直接無視陳陽,頓時大感詫異,指著陳陽道:「色狼就在這裡呀,你們看不見?」

蘇子寧和葉以晴看向陳陽,愣了下,頓時一陣無語,這才鬧明白原來是一場誤會。

「兮月,他就是我給你說過的陳陽,也就是這座四合院的主人,你的房東。」蘇子寧掩嘴一笑,給關兮月介紹道。

「啊!他就是陳陽!」

關兮月驚呼一聲,想到剛才自己還胡說房東會武功,頓時覺得太丟臉了,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把房東當成了色狼,好尷尬啊。

雖然鬧明白了是誤會,但葉以晴卻是不肯放過陳陽,晃了晃手槍,沒好氣道:「陳陽,你對兮月做了什麼,她怎麼嚇成這樣?」

「他沒做什麼,是我自己太膽小了。」沒等陳陽開口,關兮月連忙解釋道。

見關兮月不追究,葉以晴也不好意思揪著陳陽不放,對陳陽冷哼一聲,轉身朝著四合院里走去。

「你們先聊聊,我鍋里還有東西沒弄好。」蘇子寧說完,也轉身進了四合院,留下陳陽和關兮月兩人站在門口,四目相對。

關兮月尷尬地笑了笑,對陳陽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房東,剛才誤會了。」

「沒關係。」陳陽沒放在心上,本來還想和關兮月多聊幾句,關兮月似乎有些害羞,偷偷瞥了他一眼,便朝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啪嗒一聲,一本雜誌從關兮月手中破掉的紙袋掉了出來。

借著院子里的路燈,陳陽赫然發現,這本雜誌的封面是一個穿著黑色蕾絲罩罩的性感美女,美女彎腰撅著臀部,手指放在嘴唇上,微閉著雙眼,做了一個極其挑逗的姿勢。

而封面上的文字,則是更兇猛了,寫著:

「,你懂男人的興奮點嗎?」

「三十六招手技,讓你的伴侶衝上雲霄。」

「咬不咬,女人自己說了算。」

看到這些文字,陳陽頓時驚呆了,再一看雜誌封面,赫然是有些名氣的夫妻生活類雜誌茶餘飯後。

「關兮月看起來挺純的,竟然看這種雜誌,也太悶騷了吧。不過嘿嘿,我好喜歡。」

陳陽心底暗笑道,一個箭步上去,把雜誌撿起來,對剛剛轉過身的關兮月道:「關兮月,你的雜誌。」

關兮月見陳陽把雜誌拿在手中,她面露苦笑,好想說一句「是你的雜誌」,可是那本雜誌明明是從自己的紙袋裡掉出來的呀。

她看了眼雜誌封面上的性感女郎,羞得臉頰通紅,硬著頭皮走到陳陽跟前,結結巴巴道:「這雜誌不是我的」

「難道是我的?」陳陽瞪大了眼睛,瞅了瞅雜誌封面,又瞅了瞅關兮月。

關兮月粉嘟嘟的臉頰更紅了,生怕陳陽說她耍賴,擺手道:「不不不,雜誌是我的,但不是我自己的,是醫院裡的醫生給我的。」

「你們醫院還發這種雜誌,你們是什麼醫院?」陳陽故作震驚道。

關兮月見陳陽誤會,忙道:「我們是正規的三甲醫院,你別瞎猜,這本雜誌是我們科室的主任交給我的,他說可以研究男女心理,避免被男病員騷擾。」

「不是吧,看這種書?」陳陽癟了癟嘴,道:「我看是你們科室主任在騷擾你。」

關兮月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會吧,我見封面有些暴露,就直接塞進袋子里了,內容我還沒看過,裡面到底寫的是什麼?」

陳陽見關兮月一臉緊張,也就沒有再逗她,笑道:「裡面寫的都是給婚後男女看的東西,你當護士的,不會不懂吧?」

「啊?難道是那種事?」關兮月驚呼一聲,感到十分意外。

她目光在陳陽手中的雜誌封面上掃過,發現那些小標題還真和性有關係,她突然目光一挑,指著雜誌上的小標題,向陳陽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咬不咬,女人自己說了算。」

陳陽順著關兮月的手指一看,頓時就樂了,對關兮月道:「你把咬字分開念試試。」

「分開念,口啊,好下流呀。」

關兮月明白過來,臉頰徹底地紅透了,她一把奪過陳陽手中的雜誌,氣呼呼地扔進了垃圾桶,沒好氣道:「王主任真是個大流氓,竟然給我這種雜誌。」

陳陽看著氣壞了的關兮月,好心提醒道:「他這是想給你暗示,你以後對他防備著點。」

「謝謝。」關兮月道了聲謝,對陳陽是十分感激,如果不是陳陽告訴自己,自己可就被那個該死的王主任給性騷擾了。

就在這時,餐廳傳來蘇子寧的聲音:「陳陽、以晴、兮月,趕緊過來,開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