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24章 校花給我當私教

第024章 校花給我當私教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75

「要不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陳陽這話說得大聲,全班同學都聽見了,目光聚集過來,一臉不屑地看著陳陽,彷彿在說就你那窮樣,還和多金瀟洒的班長打賭,這尼瑪是找死呀?不過,你不會是比誰窮吧?

「喲呵,還敢和我打賭,說來聽聽,我看你想怎麼打賭?」

南駿偉冷笑一聲,表情囂張得不可一世,但他卻沒貿然接受陳陽的賭局。

陳陽看著南駿偉,淡笑道:「很簡單,就比期末考試的成績,看看咱們兩人,誰考的分數高,誰就贏。」

話音一落,全班同學都是一愣,隨即哄堂大笑起來。

「這小子傻了呀,居然敢和班長比成績,難道他不知道班長高中就拿過全國計算機競賽的銀獎嗎?」

「不自量力,才上了一天的課,就想和我們偉哥比成績,真是瘋了。」

「笑死我了,他這麼窮,用過電腦嗎?」

全班同學都是嘲諷起陳陽來,話說得一個比一個尖酸刻薄,尤其是男生,更是因為他和林柔走得近,此刻抓住機會使勁地羞辱他。

陳陽看著眼前的這幫人,表情風輕雲淡,根本沒把他們的侮辱當成一回事。

這些沒經歷過磨礪的小傢伙,也只能在這種場合一逞口舌之勇,真上了戰場,絕對是炮灰中的炮灰。

面對炮灰,陳陽怎會在意。

不過這幫大學生的表現,還是讓陳陽有些失望,不禁暗想祖國的未來棟樑就這種素質,也難怪國家的綜合國力不足,會被別國欺負。

南駿偉大笑過後,一臉高傲地瞥了眼陳陽,不屑道:「說實話,和你比成績這種事情,我穩贏,根本沒必要比。如果我答應和你比,實在是有**份。」

「你還有身份?」陳陽冷笑一聲,道:「我看你是不敢和我比吧?虧他們有人叫你偉哥,難道是陽痿的痿?」

一聽這話,南駿偉彷彿被人踩到了痛腳,面色刷的就紅了,因為他那方面的能力,還真的有點問題。

他激動得跳了起來,指著陳陽罵道:「混蛋,誰說我不敢和你比。」

見此,林柔卻是心頭一跳,拉了拉陳陽的袖口,小聲勸道:「陳陽,你別和他比成績,他專業技術很強,高中就學過計算機的專業知識,你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對手?

我再怎麼說也是黑過十幾個國家總統辦公室電腦的人物,是麻省理工學院的計算機碩士,會不是一個大一學生的對手?

陳陽心底覺得有些好笑,但他知道林柔是好意,對林柔眨了眨眼,笑道:「放心,這個娘炮絕不會是我的對手。」

「你丫說誰是娘炮?」南駿偉抬手指著陳陽,滿臉怒火,就差沒動手了。

陳陽看向南駿偉,淡定道:「少廢話,一句話,敢不敢賭。」

南駿偉也不在意別人會不會說他欺負陳陽了,大喊道:「賭!」

見對方答應,陳陽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道:「既然賭,那就要有賭注,如果你贏了,我陳陽就退學,再也不出現在東安工大,不出現在這個班級。但如果你輸了,班長之位就交給我,從此以後你見到我,就必須叫我爺爺。你敢不敢賭?!」

「敢!」

南駿偉又是大聲喊道,雖然聲音夠大,但連續兩次都是陳陽喝問,他回答,氣勢已經落了下風。

「好,既然如此,那就等考試結束之後,再見分曉吧!」

陳陽冷笑一聲,不再理會南駿偉。

南駿偉氣得直哼哼,徑直出了教室,大家也不知他去哪裡了。

「陳陽,你怎麼和他比成績,你只上了一天的課,連課本都是新的,唉,這可怎麼辦呀?」

「如果你真的輸了,那豈不是要退學。」

「不行不行,必須想個辦法才行,不然你這學就不能上了。」

林柔在陳陽耳邊喋喋不休,陳陽這才發現身邊這位清純的美人兒竟然會如此聒噪,不過林柔是關心他,他卻是一定也不覺得煩,反而笑嘻嘻地看著說個不停的林柔,越看越覺得小姑娘可愛。

過了一會,林柔突然目光一亮,看向陳陽道:「我決定了,今晚到你家給你補習,無論如何,你要儘力才行。」

「什麼,單獨給陳陽補習?」

陳陽還沒來得急答應,周圍的男生已經炸開了鍋。

這下他們對陳陽更是嫉妒了,他們想和校花多說幾句話都難,現在校花竟然主動提出到陳陽的家裡補習。

要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夜晚昏暗的檯燈下,這是要變身禽獸的節奏啊。

此時一個個男生都後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就和南駿偉打賭,這好事指不定會落到自己的頭上,能和校花過上一個獨處的夜晚,就算退學也值了。

陳陽也沒想到林柔會想出這樣的主意,雖然他完全用不著補習,但這樣的好事,他怎麼可能會拒絕,當即答應了下來:「柔柔,真是太感謝你了,今晚我一定好好學習。」

這天的課程陳陽全在期待中度過,終於到了放學的時間,他騎上二八大杠,載著林柔回四合院去了。

按照東安工大的規定,學生都必須住宿舍,不過陳陽報到太晚,也就成了例外。

不過林柔卻是必須在11點之前趕回去,否則宿舍鎖了門,她就進不去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林柔不想讓別人說她在陳陽的家裡過夜,那可太羞人了。

當看到四合院大門時,林柔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陳陽,這是你家嗎,這樣的地段,這座四合院怎麼也得上千萬吧,沒想到你騎了輛破自行車,家裡卻這麼富有。」

陳陽擔心林柔多想,笑了笑道:「我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奢侈豪華的房子,我只是在這裡租了間房而已。房東是個超級善良、正直、勇敢的大帥哥,只收了我很少的房租。」

「噢,原來是這樣,那位房東叔叔倒是位好人。」林柔笑了笑,在她看來,擁有四合院的肯定是叔叔。

陳陽連忙糾正道:「不是叔叔,是哥哥。」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道鄙視的聲音:「陳陽,什麼哥哥叔叔的,你不會是要帶這位小妹妹去看金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