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23章 戲耍班長

第023章 戲耍班長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341

見林柔竟然因為陳陽的到來而欣喜,計科二班的男生頓時明白,原來校花等的人,竟然是陳陽。

這騎二八大杠的窮小子,到底何德何能,能讓校花對他如此牽掛?

一道道嫉妒的目光,刷刷刷地落在陳陽身上,讓陳陽瞬間成為了全班男生的公敵,大家恨不得立刻上去揍他一頓。

要知道男生們和林柔一起學習了幾個月,連話都沒能多說上幾句,你小子剛來第二天,校花就為了你魂不守舍,天理何在啊!

一進教室門,陳陽就感到了男生們的敵意,先是有些意外,隨即目光看向了一臉欣喜的林柔,頓時心情舒暢,嘿嘿一笑,旁若無人地坐到了林柔的旁邊。

大學裡時常有學生翹課遲到,老師們管不了那麼多,所以陳陽遲到,劉老師只是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恰好在這時,鈴聲響起,下課了。

「明天期末考試,大家下去好好複習。」

劉老師很負責任地叮囑了句,這才離開了教室。

林柔上下打量著坐下來的陳陽,見並無大礙,她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下,拍了拍胸脯,低聲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被李恆江報復,住進了醫院。」

「全靠柔柔的保佑,我才安然無恙。」陳陽笑了笑,朝林柔眨了眨眼睛。

林柔癟了癟嘴,帶著幾分埋怨的語氣道:「既然你沒事,怎麼快下課了才來,害得我好擔心?」

陳陽心頭一暖,嘴角卻勾起一抹壞笑,故作驚訝道:「柔柔,才一天沒見,你就想我了啊?」

如果是別人這樣說,林柔肯定生氣了。

但面對陳陽,她卻氣不起來,只是白了陳陽一眼,俏臉發紅,把剛才多拿的一份電路圖遞給陳陽:「這是劉老師發給大家的電路圖,考試可能會考到,你好好看看吧。」

「還是柔柔對我好,謝了。」陳陽瞄了眼電路圖,雖然都是最簡單的東西,但畢竟是林柔的好意,他也就收了下來。

此時坐在後排的班長南駿偉看到這一幕,這才知道,原來校花多拿的一份電路圖,是交給陳陽的。

「這窮小子到底有什麼出色的地方,居然能讓林柔這麼關心他。」

南駿偉手中緊緊握著電路圖紙,心頭此刻是十分不平衡,恨不得上去揍陳陽,卻又怕破壞了自己班長的光輝形象。

他盯著陳陽和林柔的背影,突然計上心頭。

「陳陽同學,你過來一下,我有事和你談談。」

陳陽正在和林柔聊天,一聽背後的聲音,回頭看了眼,想了想對方好像是班長,他也就沒有表現出不耐煩,起身走了過去。

在南駿偉旁邊坐下,陳陽問道:「班長,你叫我過來有什麼事?」

南駿偉笑了笑道:「陳陽,剛才你也聽劉老師說了,明天就要期末考試,時間非常緊迫。你才上了一天課,你想過沒有,期末考試要怎麼才能過。要知道,這學期有七門課,如果掛了五門以上,可是要留級重修的。」

看到南駿偉眼中一閃即逝的狡黠之色,陳陽心頭冷笑一聲,表面上卻故作擔憂道:「班長,這事我也確實挺擔心的,難道你有什麼辦法?」

南駿偉得意一笑,壓低了聲音道:「實話告訴你吧,我舅舅孫忠和是學校教務處主任,各學院的考試試卷教務處都會過目,只要我舅舅幫忙,我就可以知道試卷的內容,難道還怕掛科嗎?」

一聽這話,陳陽心底頓時樂了,這小癟孫在這裡得意,卻不知道他舅舅已經被趕到教材科去守倉庫了。

陳陽知道,南駿偉肯定不會無緣無故提出幫自己,他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道:「班長,真是太謝謝你了,你猶如沙漠中的一窪泉水,來得太及時了。」

「別急。」南駿偉見陳陽上鉤,臉上露出厭惡之色,打斷道:「試卷我可以提前泄露給你,不過有一個條件。」

條件,果然來了!

陳陽心底冷哼一聲,一臉好奇地問道:「什麼條件?」

南駿偉看了眼坐在前面的林柔,沉聲道:「很簡單,只要你遠離學習委員林柔,我就可以給你試卷。」

他說完以後,想過很多情況,陳陽可能會答應,或者是考慮一下,甚至是拒絕。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卻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陳陽冷冷一笑,騰地站了起來,對著全班大聲喊道:「大家聽好了啊,咱們班長說他舅舅是學校教務處主任,他能幫咱們弄到期末考試試卷,這簡直是太好了,有這樣的班長,真是我們的幸福。」

聽到這話,全班同學的目光刷的聚焦在南駿偉身上。

「班長,你真的能弄到試卷,哈哈,你真是我們的再生父母呀。」

「班長你放心,你把試卷給我們,我們一定不會宣揚出去。」

「既然能提前得到試卷,這次我就不用掛科了。」

面對七嘴八舌的議論,以及全班同學熾烈的目光,南駿偉愣在了當場,面色鐵青,這才知道自己被陳陽給耍了。

提前把試卷泄露給陳陽一個人還行,若是泄露給全班,肯定會被其他人發現,到時候自己和舅舅都吃不了兜著走。

而且別說是泄露,光是這消息傳出去,他都有麻煩。

南駿偉也是鎮定,連忙站起來,往下壓了壓手掌,示意同學們安靜,然後笑道:「大家別起鬨,我不過是和陳陽同學開個玩笑而已,大家可別當真。試卷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會提前泄露。」

班級里的同學哪裡相信南駿偉的話,又是一陣起鬨,好不容易才被南駿偉安撫下來,但南駿偉還是付出了請全班同學吃一頓大餐的代價。

此時,陳陽已經坐到了林柔的旁邊,一臉嘲諷地看著南駿偉,笑道:「自作孽,不可活呀。」

南駿偉面色一冷,終於按捺不住怒火,指著陳陽道:「陳陽,你少在這裡得意,等你掛了五科之後,你只能留級重修,到時候你想坐在林柔旁邊也沒機會了。」

「呵呵,你就這麼肯定我會掛科?」陳陽不屑一笑,道:「要不我們打個賭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