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15章 輩分太高

第015章 輩分太高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29

「什麼,讓魏總來見他?」

迎賓小姐嘴角抽搐了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塌鼻樑男子急了,大喊道:「讓你去叫魏總,趕快。」

「是,是。」

迎賓小姐嚇得一哆嗦,瞥了眼陳陽,忙不迭地朝著樓上跑去,高跟鞋踩在地板上,靜悄悄的大廳里回蕩著蹬蹬蹬的聲音。

在三十多名保安惡狠狠的目光下,陳陽依舊神態自若,自顧自的抽著煙,還不時吐出不同花樣的煙圈。

很快,一大群人從樓梯跑了下來,不下五十人,加入到包圍陳陽的人群之中。

緊接著,叮咚的電梯聲音響起,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來:「他娘的,竟然打擾我接待梁爺,老子一定要把你扔進河裡餵魚,不然梁爺還以為我沒把臨江區的黑狼幫人馬管理好。」

人群散開一條道,一名穿著黑西裝,脖子上掛著大金項鏈,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對方人多勢眾,殺氣騰騰,此人這一登場,還頗有幾分上位者的氣勢。

不過在陳陽的眼裡,這氣勢根本就是個屁,也是氣,但沒有勢。

「你是魏勇?」

陳陽坐在沙發上,抬了抬眼皮,淡定無比。

「小子,你闖進皇潮閣,打了我黑狼幫的人,竟然還敢這麼囂張,難道你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魏勇冷笑了聲,面色一沉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教教你怎麼寫死字。來人,把他綁起來,今晚扔到河裡餵魚。」

得到魏勇的命令,黑狼幫的成員一個個殺氣騰騰地朝陳陽撲了上去。

可接下來的一幕,徹底令黑狼幫的成員傻了眼,陳陽依舊坐在沙發上,嘴上抽著煙,連屁股都沒挪動一下,只見其雙腿如風,將所有靠近他的人都踢翻在地。

眼看自己這方瞬間躺下了十多人,黑狼幫的成員停下了撲向陳陽的腳步,不敢靠近,只覺背脊一陣發涼。

「魏勇,你就這樣招待客人?」陳陽冷笑一聲,抖了抖煙灰,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找死!」

魏勇看出陳陽是高手,冷喝一聲,面露猙獰之色,伸手摸向腰間,想要掏搶。

在他看來,陳陽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擋得住子彈。

就在這時,魏勇身後一名頭髮灰白的國字臉男子按住了他的手,沉聲道:「魏勇,住手。」

「梁爺。」魏勇回頭看向國字臉男子,皺了下眉頭,手緩緩地鬆開了手槍。

面對這位梁爺,魏勇不敢不尊敬,因為梁爺在黑狼幫的身份僅次於老大,而且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就連老大都要對他禮讓三分。

梁爺往前走了幾步,目光如鷹隼般盯著陳陽,拱了拱手,聲如洪鐘道:「鄙人河西八卦手梁威,請問小兄弟師承何人?」

陳陽上下打量著梁威,笑了笑:「想問我師承,你還未夠資格。」

「小兄弟未免太託大了,難道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嗎?」

梁威面色一變,邁步朝陳陽走過來,身上的骨節啪啪炸響,整個人氣勢騰騰,隱隱有一種無形的氣機將這片空間籠罩。

見陳陽還坐在沙發上不動,梁威心頭大怒,腳下加速,猛然朝陳陽撲了上去,決定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一個教訓。

他一拳轟出,空氣噼啪炸響,拳速之快,威勢之猛,令周圍黑狼幫的成員都是心驚肉跳。

「不自量力。」

陳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右手把煙頭往嘴巴上送,左拳不疾不徐地朝著對方轟去。

砰轟。

一聲巨響,聲如雷霆,猶如兩輛汽車相撞。

下一刻,梁威臉上露出驚懼之色,只覺一股巨力從陳陽的拳頭上傳來,緊接著他整個人便失去了控制,朝後飛出去,將身後的黑狼幫成員衝散,然後撞在前台,將大理石的前台整個撞得塌陷了下去,他這才停下去勢。

一時間,整個皇潮閣大廳鴉雀無聲,看著陳陽,所有人腦中都閃過一個問題,這是人嗎?

「梁爺!」

魏勇第一個反應過來,急忙跑過去扶住梁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知道梁威的底細,這可是老大幫了對方個大忙,好不容易才請來坐鎮黑狼幫的高人,可是高人在陳陽面前,卻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咳咳」

梁威咳出一口鮮血,踉蹌著站起來,面色凝重地看向陳陽,沉聲道:「你到底是誰?」

陳陽把手中的煙蒂在茶几上按滅,抬頭道:「看你出手的架勢,應該是河西梁家的嫡傳,我記得梁家有個叫梁成虎的,和你是什麼關係?」

一聽攀上了關係,梁威鬆了口氣,滴血的嘴角擠出一絲笑意,道:「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梁成虎是我祖爺爺,小兄弟,看你年紀,我們當以叔侄論交才對。」

「狗屁。」陳陽癟了癟嘴,道:「我稱呼梁成虎是老哥,按輩分的話,你就叫我一聲陳爺爺吧。」

「你」

梁威雙目一瞪,本想說陳陽耍他,可轉念一想,陳陽的實力比梁成虎還強,或許真有可能和梁成虎平輩論交。更何況江湖中人重視師承,也許陳陽的師承輩分高,所以他年紀雖輕,輩分卻極高。

當然,梁威並沒有真稱呼陳陽為爺爺,他轉頭看向魏勇,低聲道:「此人深不可測,在沒調查清楚之前,一定要安撫好他,不可得罪。」

魏勇面露苦色,但還是點了點頭:「是,梁爺。」

「我上樓療傷,處理好之後,上來見我。」梁威丟下一句話,邁步朝著樓梯走去。

看著梁威的背影,陳陽冷笑一聲:「呵呵,讓你叫我爺爺,那是我看得起你。如果不是看出你是梁成虎的後人,你至少斷一條手臂。現在你走了,下次再見,梁成虎的那層情分,可就沒有了。」

梁威頓了下腳步,終究還是沒能拉下臉面,邁步上了樓。

魏勇沒想到會弄成這般局面,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朝陳陽迎上去道:「陳先生,抱歉呀,一切都是誤會。」

「誤會?你剛才不是要把我扔河裡餵魚嗎?」陳陽冷聲道。

魏勇被噎得說不出話來,連忙把周圍的小弟驅散,站到陳陽旁邊,點頭哈腰道:「陳先生,是我有眼無珠,作為致歉,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我一定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