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12章 我的騎士?

第012章 我的騎士?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502

陳陽鬆開林柔的手,轉過身,面如寒霜地盯著李恆江,沉聲道:「李恆江,你立刻給柔柔道歉,不然你會後悔的。」

「後悔?哼,一會讓我給你道歉,一會讓我給林柔道歉,你們倆以為自己是誰?一個騎破自行車的窮鬼,一個假裝清純的賤人,你們倆都給我等著,我一定會狠狠地收拾你們,讓你們知道得罪我李恆江的下場。」

李恆江怒吼道,不顧自己學生會副主席的形象,當眾惡狠狠地威脅著陳陽和林柔。

「你會後悔說過這些話。」

陳陽冷聲道,腳下邁開朝李恆江走去。

不過他剛走了一步,林柔就連忙拉住了他,搖頭道:「算了,我們走吧。」

看著林柔請求的目光,陳陽心底一軟,瞪了李恆江一眼:「你很走運,今天放你一馬。」

說完,陳陽和林柔轉身就要走。

就在這時,李恆江猛地跨出幾步,攔住了他們的去路,盯著林柔道:「知道我是柔道社的高手,不敢讓你的小白臉出手,怕了?」

林柔氣得雙頰通紅,越看李恆江越覺得討厭。她讓陳陽走,哪裡是怕李恆江,是怕生氣的陳陽把李恆江給打殘了。

要知道陳陽可是坐在自行車上,就能解決幾個持刀小混混的高手。

陳陽自然知道林柔的想法,轉頭看著林柔,輕言細語道:「柔柔,我只踢他一腳,踢完我們就走,好不好?」

林柔望著一臉柔情的陳陽,心裡小鹿亂撞,囁嚅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何必徵求我的意見,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

「艹,你們倆竟然無視我!」

李恆江怒吼一聲,掄起拳頭就朝陳陽打了過來,看那揮拳的動作,還頗有幾分威力,當真是練過的。

可惜的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華夏特殊組織最強的男人。

李恆江的拳速很快,眼看就要砸在陳陽的臉上,他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笑意,似乎已經看到了陳陽口吐鮮血的畫面。

可是剎那間,陳陽的腳從下面踢了上來,腳底結結實實地踹在了李恆江的下巴上,咔擦,下巴瞬間骨折。

下一刻,李恆江的身子飛起了兩米多高,砰轟一聲,重重地摔在長條餐桌上,將桌上的餐盤食物撞得滿地都是,一片狼藉。

他下巴破裂,鮮血直流,口中的牙齒碎了好幾顆,腦袋也是一陣暈眩。

林柔沒想到陳陽說的一腳竟然這麼恐怖,她連忙拉著陳陽跑出了食堂。

等他們走了,李恆江才痛苦地從餐桌上爬起來,掃了眼圍觀的人群,捂著下巴擠出了人群,口中喃喃道:「陳陽,你死定了,我會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林柔坐在二八大杠上,心裡怎麼都不安穩,望了眼騎車的陳陽,表情沉重道:「陳陽,你把李恆江打成那樣,他肯定不會放過你,我聽別人說他家背景很深,你要小心點才行。」

陳陽笑了笑道:「我才不怕他,是他先動手的,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公正和法律的。更何況為了保護你,我願意冒險,願意做你的騎士。」

「我的騎士!」

林柔心裡嘟囔了一句,雙頰羞得緋紅,連忙躲開陳陽認真的眼神,自責道:「陳陽,都怪我,不然的話,李恆江也不會針對你了。」

「話不能這麼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冥冥之中有一種緣分。從早上我碰到你,然後在教室相遇,之後又從小混混手上救了你,你認為這一切,難道真的只是簡單的巧合?」

陳陽蹬著腳踏車,目視前方,一本正經地說道。

聞言,林柔芳心一顫:「難道他真是我命中注定的騎士?雖然他穿著普通,騎著破車,可他卻英勇正直,心地善良,而且功夫也不錯哎呀,我想什麼呢。」

心頭啐了自己一口,林柔不敢再和陳陽說話,只是默默地望著前方,但腦子裡卻始終揮不去奇異的想法。

「陳陽,我先上去了。」

在計算機學院樓下,林柔下了自行車,生怕被班級里的人看到他和陳陽如此親昵,急急忙忙地跑上了樓。

到了教室,林柔看到聶伊辰,心思一轉道:「陳陽得罪了李恆江,萬一被報復怎麼辦,聶伊辰那麼厲害,我求求她的話,她也許能幫陳陽擺平李恆江吧?」

如此一想,林柔坐到了聶伊辰旁邊,扭扭捏捏道:「聶伊辰同學,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

聶伊辰沒想到身邊這位學習委員會主動和自己說話,先是一愣,然後笑著說道:「林柔,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我一定幫你。」

「不是我的事,是有關陳陽的。」

「什麼,老大的事!」

聶伊辰一聽事關陳陽,頓時來了興趣。聽林柔講完事情經過之後,她皺起了眉頭,發現事情有些棘手。

雖然聶家財大勢大,但李家也一點不比他們弱,而且因為發展方向不同,在見不得光的方面,李家比聶家還強了很多,甚至讓聶家為之忌憚。

同是東安市的豪門,李家肯定不敢對聶伊辰下手,但陳陽就算車開得再厲害,他沒有背景,李恆江絕不會把他放在眼裡,即使聶伊辰說話,也未必管用。

「聶伊辰同學,這件事有些麻煩嗎?」林柔看出了聶伊辰為難的眼神,她心裡更是擔憂了,連聶伊辰都露出這樣的表情,那陳陽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我先打個電話試試,老大的忙,我肯定要幫的。」

聶伊辰面色凝重,掏出電打給了李恆江。

電話接通,她對著話筒道:「喂,李恆江,跟你商量件事。」

「昨晚飆車輸給你的一百萬,我馬上轉給你,不過一百萬而已,聶大小姐竟然還打電話追債,怕我給不起嗎?」

「不是這事,我是想說,你和陳陽的事,能不能算了。」

「算了?呵呵,他打碎我的下巴骨,打爛我三顆牙,讓我在食堂眾目睽睽之下丟臉,這口氣,你以為我噎得下去?」

「他是我老大,你能不能賣我個面子,那一百萬我不要了。」

「別說一百萬,就算一千萬,也別想讓我放過他。還有我告訴你,這件事我已經告訴了我爸,他知道我被打傷非常生氣,讓我任意調動人手對付陳陽。再見!」

說完,李恆江掛斷了電話,聽筒里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聽到李恆江的最後一句話,聶伊辰的面色有些發白,李恆江的父親讓他任意調動人手,這幾乎就是給陳陽宣判了死刑!

「老大呢,他必須立刻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