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011章 校花太單純

第011章 校花太單純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6-08-28 10:02  字數:2417

嘎吱的剎車聲響起,在一群牲口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二八大杠停在了東安工大的食堂門口,陳陽下車,伸手扶住林柔:「柔柔,請下車。」

林柔下了車,不好意思地鬆開陳陽的手,兩人並肩走向食堂。

「我擦,這小子到底是哪裡好,校花竟然上了他的車。」

「上車就算了,關鍵還是輛自行車。」

「自行車就算了,而且還是輛破爛自行車。」

一個個牲口眼中滿是鬱悶和憂傷,心裡想不明白自己哪裡比不上陳陽,為什麼沒有得到清純校花的青睞。

陳陽和林柔到了東安工大的食堂,本來是陳陽請客,可他沒有飯卡,最後反而是林柔請了他。

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陳陽道:「柔柔,今天你請了我,下次我可得還你一頓大餐才行。」

「沒關係,只是幾塊錢而已。」

林柔微微一笑,頓時惹得周圍男學生的眼睛都直了,恨不得自己變成陳陽,可以和林柔面對面進餐。

就在這時,林柔的手機響了,是條簡訊,室友讓她看校內的帖子。

她用手機打開一看,頓時臉頰羞得通紅,眼睛偷瞄陳陽,心說這些發帖子的人真是壞透了。

陳陽瞅了瞅林柔的手機,笑道:「什麼東西,給我看看。」

林柔撅了撅嘴,一副氣呼呼的樣子,把手機遞給陳陽,嘟噥道:「這些人就會胡言亂語,根本就是標題黨,真是太可惡了。」

陳陽看了手機上的內容,一本正經道:「果然是標題黨,明明是觀音坐蓮,非得弄個清純校花坐上神秘男子的大杠,忽上忽下,這不是在騎自行車嗎,簡直是欺騙我這種單純的學生。」

看著陳陽認真的樣子,林柔一愣,心頭暗道:「難道他真的沒看出那個標題的含義,認為是在說騎自行車?不過,觀音坐蓮又是什麼意思?」

林柔沉默了下,一臉好奇地看向陳陽:「你說的觀音坐蓮是什麼意思?」

這話林柔說得肆無忌憚,周圍的人都聽見了,頓時眼睛瞪得老大,表情一個比一個精彩。

這還是我們那個清純校花嗎,她竟然在和別人討論觀音坐蓮?

林柔注意到別人的眼神,秀美微蹙,吐了吐舌頭,低聲道:「陳陽,我說錯了什麼嗎?觀音坐蓮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然沒說錯什麼。」陳陽嘿嘿一笑,正欲給林柔解釋,旁邊一道聲音響起:「林柔,這小子說的觀音坐蓮,其實是干那事的一種姿勢,他是在猥褻你,你卻還茫然不知。」

聽到這話,林柔俏臉刷的通紅,有些糾結地看著陳陽:「他說的是真的?」

其實在林柔內心裡,她把救過自己的陳陽當成了好人,她並不願意相信陳陽會說這種猥瑣的話。

陳陽見有人攪局,癟了癟嘴,轉頭一看,赫然發現竟然是個熟人,正是昨晚飆車時鄙視過他的李恆江,沒想到竟然也是東安工大的學生。

「哇,是李恆江學長,好帥呀!」

「原來他就是李恆江學長,不僅人長得帥,聽說家裡還十分富裕,而且是校學生會副主席。」

「如果能嫁給這樣的男人,這輩子就沒遺憾了。」

李恆江的出現,吸引了食堂里女生們花痴的目光,他瀟洒地捋了捋頭髮,揚起高傲的頭顱,鄙視地看著陳陽:「小子,竟然調戲林柔,現在不知道該怎麼給她解釋了吧?」

陳陽心頭冷笑,表面上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指著李恆江道:「你別污衊我,我的意思是柔柔像觀音姐姐一樣善良,像蓮花一樣純潔,可是你竟然扭曲我的意思,這是對柔柔的侮辱,我不能原諒你。」

看著陳陽激動的樣子,林柔目光一亮,臉上露出堅定之色,心裡暗道:「果然如此,陳陽不是壞人。」

李恆江看出林柔相信了陳陽的話,他頓時就急了,道:「陳陽,你休想歪曲事實,在場的人,誰不知道觀音坐蓮是那種意思。」

「我就不知道。」林柔氣哼哼地開口,面露慍色,站起身看向李恆江道:「李恆江學長,我知道你想追求我,可你也不能因此而詆毀我身邊的人。陳陽是個好人,我要你為剛才的污衊,向他道歉。」

見林柔挺身而出保護陳陽,食堂的男生都是羨慕不已,心說這窮小子命也太好了。

李恆江皺了下眉頭,解釋道:「林柔,陳陽不是個好人,你怎麼能相信他的話。」

陳陽癟嘴道:「柔柔,我第一天來上學,他就知道了我的名字,我懷疑他是有預謀針對我。」

這話陳陽還真沒說錯,李恆江的確是針對他。

昨晚被抓進公安局後,憑李恆江家裡的關係,他很輕鬆就被保釋了出來,然後便謀劃著把陳陽找到,報昨晚的仇。

不料今天一看校內,赫然發現陳陽出現在學校,而且騎著二八大杠,車上竟然帶著他追求了兩個多月的清純校花林柔。

這下李恆江就更不樂意了,立即趕往食堂,來找陳陽的麻煩。

他卻沒想到,自己追了那麼久的林柔,會如此維護陳陽,簡直和女朋友也差不多了。

林柔一聽陳陽的話,若有所悟,看向李恆江道:「李恆江學長,看來你的確是針對陳陽,不然的話,你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哼,我真是看錯你了,原來你是這種人。」

說完,林柔拉著陳陽的手,邁步朝食堂外走去:「陳陽,我們走,別理這種壞人。」

見林柔要走,李恆江心頭大怒。

他一直在林柔面前表現得善良、紳士、有風度,壓抑了這麼久,卻是這樣的結局,讓他難以接受。

他並不是真的喜歡林柔,只是這麼清純的女孩,他從來沒嘗試過,所以才下手,想要弄到床上。

卻沒想到,他追了兩個月,卻比不上陳陽一天。

此刻,他再也按捺不住,怒火上涌,終於暴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指著林柔道:「好你個林柔,整天在我面前裝清純,卻跟著小子玩觀音坐蓮,你可真是虛偽,真是不要臉,真是賤!」

林柔哪裡被這樣羞辱過,她聽到這話,停下了腳步,嬌軀顫抖,氣得眼淚都快流了下來。

看著咬唇皺眉的林柔,這一刻,陳陽怒了!

如此清純的女孩,豈能被李恆江這樣侮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