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番外一 楚昂

番外一 楚昂 (1/3)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7-06-13 04:30  字數:4905

轉眼,就過去三年了。

這一天,天氣晴好,和煦的陽光,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碎成點點金色的光斑。

煊親王府花園內,百花綻放,爭奇鬥豔,兩道小身影追著蝴蝶跑,軟糯的笑聲傳的很遠。

「慢點兒跑。」

不遠處,沈玥挺著七個月大的笨重身子,臉上洋溢著溫和笑意,由紫蘇扶著她走過來。

站了一會兒後,她手扶著肚子,露出一抹無奈笑意,孩子又踹她了。

紫蘇扶著她去那邊翹腳飛檐涼亭坐下歇會兒,只是剛邁步上台階,就聽到一熟悉的聲音傳來。

「讓讓,讓讓,都讓讓!」

聲音似乎從遠處傳來,但越來越清晰,紫蘇回頭,就看到天空有一抹墨色身影掉下來,她驚喜道,「世子妃,是十三少爺回來了!」

沈玥回頭,就看到楚昂從天而降,與以往不同,這一次聲音從容的多,而且他手裡還拿了根棍子。

只見他用木棍撐地,木棍彎成上弦月,借著彈力,他身子往上騰起,一個漂亮的翻轉,然後穩穩的落在地面上。

那棍子被他隨手丟在了地上,拍拍手,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顯然,對這次落地沒有摔的四仰八叉的很滿意。

遠處,兩個追著蝴蝶跑的小人兒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睜大了。

「爹爹。」

「哥哥。」

兩小傢伙丟了蝴蝶,跌跌撞撞的跑過來,一人抱住楚昂一條腿。

楚昂心都融化了,臉上是憋不住的笑意。

他抬頭看天,想仰天長嘯幾聲,老天爺,這一次可不是他要佔便宜的,不能劈他!

「哎!好兒子!來,爹爹抱一個。」

嘴上喊著,楚昂長臂一攬,就把楚行抱了起來,另外一隻手也沒空著,把小郡主抱了起來。

兩人一人對著楚昂的臉親了一口,甜的不行。

紫蘇扶著沈玥過來,見楚昂笑的花枝亂顫,忍不住扶額,三年未見,一見面還是這樣不著調。

楚昂抱著兩小屁孩往前走,但是楚行和小郡主摸著他的臉要他把方才從天而降的場景再表演給他們看,楚昂能怎麼辦,給自家小姑祖母和爹盛情相應,不

敢不從啊。

但屋頂太低了,玩不起來,楚昂抱著兩人輕輕一躍上了屋頂,站的高看的遠,高興的兩人只叫。

但是叫過後,就出現問題了。

楚行發現自己有兩個爹。

一個正抱著他站在屋頂上,另外一個爹正走過來。

小郡主發現自己有兩個哥哥。

兩人看看楚慕元,又抬頭看看楚昂,然後面面相覷,眼睛在楚慕元和楚昂身上打轉,也不說話,就那麼看著,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楚昂回來了的消息,暗衛知道後,第一時間就稟告楚慕元了,他就從書房趕來了。

見他在屋頂上,他眉頭皺了下,道,「還不快下來!」

一回來,就帶著他們上屋頂,也不怕把他們帶歪了。

楚昂表示,根本不用他帶,骨子裡就是歪的,先歪後正,少年時有多紈絝,將來就有多麼的浩然正氣好么!

少時不紈絝,一本正經,以後走了歪路怎麼辦?

不過他好像擔心多餘了,這是他爹啊!

自己老爹什麼人,沒人比他更清楚了好么!

楚昂把楚行和小郡主放下來,兩人手牽手站在一旁,小小的人兒和楚慕元還有楚昂站在一起,頭昂的高高的才能看到他們的臉。

一模一樣。

根本分不清誰是他們的爹和大哥了。

那邊,紫蘇扶著沈玥過來,兩小傢伙去抱沈玥的大腿了。

「娘,哪個才是我爹?」楚行問道。

小郡主在一旁點頭。

沈玥也不知道怎麼介紹楚昂好,那邊楚昂摸著鼻子道,「乖,過來,我是你爹的孿生弟弟,你該叫我什麼?」

「二叔?」

「乖,聰明!」

小郡主歪著腦袋疑惑,「二哥不是還在守祖陵嗎?他也不長這樣啊。」

楚行懵了。

楚昂掩嘴輕咳一聲,摸著楚行的腦袋道,「以後叫我十三叔。」

又摸摸小郡主的腦袋,「你叫我十三哥。」

小郡主甜甜的叫了一聲十三哥哥,但是楚行崩緊了臉,三緘其口,就是不喊。

楚昂的小暴脾氣,望著楚行道,「你為什麼不喊我?」

楚行哼了鼻子道,「你剛剛裝我爹騙我們!」

還講不講理了,是他們先喊的啊,楚昂一臉無辜。

楚行望著楚慕元,道,「他真的是你孿生弟弟嗎?」

楚慕元扶額,一團糟的關係,沒法介紹的,便道,「你們先去玩吧。」

然後,奶娘就過來把楚行和小郡主一起抱走了。

楚慕元扶著沈玥回涼亭,楚昂跟上去。

沈玥坐下,問道,「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楚昂看著和楚慕元年紀差不多,也該二十二歲的年紀了,說明他回去後也過了三年。

當初他走時,還叫著要娶媳婦,她一直好奇他將會娶一個什麼樣的姑娘,楚慕元說是和他抬扛的,她覺得也差不多,一般正兒八經的大家閨秀,楚昂應該不會感興趣。

他走後,她就一直等,一直等。

一天天過去,楚行和小郡主一天天長大,會說話了,會走路了,也不見他再回來,她都失望了。

沒想到,今天天氣好,他就回來了。

楚昂給她倒了杯茶,又給楚慕元倒了一杯,然後道,「別提了,惹到一隻母老虎,脫身就花了半年時間。」

沈玥,「。」

想起被雷劈回去,楚昂就捶足頓胸,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