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五百六十章 推攘

第五百六十章 推攘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7-02-27 17:14  字數:2298

沈琦死了,雖然她算計過沈玥,但總歸是沈玥名義上的堂姐,她按理該去弔唁一番的。

幸好她懷著身孕,不用親自去崇祖侯府,打發丫鬟帶著弔唁禮去崇祖侯府走一趟就行了。

崇祖侯府和王府是姻親,王妃懷了身孕,也不用去,正好讓顧側妃回門。

沈玥沒料到沈琦會死,更沒料到沈琦的死,會影響沈綉和沈珂的親事。

之前沈琅之辦喜宴,兩人就積極表現,在老夫人和那些前來道賀的貴夫人跟前刷好感,兩人表現的落落大方,溫婉賢淑,很快,就有好幾位夫人來說媒了。

老夫人和四太太挑了幾位家世和容貌才華都不錯的世家少爺,打算好好篩選,把兩人嫁出去。

結果沈琦就死了,街頭巷尾都在說沈家為了親事不折手段,攀龍附鳳。

要不是二房早分出去了,老夫人絕對饒不了二太太,但現在分家了,二太太也為算計人付出了代價,老夫人也就沒說什麼了。

但給沈琇和沈珂挑選夫家的時候就格外的用心了,她們兩個雖然是庶女,但論心眼,一點都不比沈琦少,老夫人不指望她們聯姻給沈家帶來什麼榮耀和輝煌,不給沈家丟臉,她就謝天謝地了。

然後,老夫人給兩人挑的都是家世清白,在朝中沒有什麼權勢地位,但偏偏當家主母又是極厲害的角色,把夫君管的服服帖帖的。

連夫君都管的緊,何況是兒媳婦了,沈琇和沈珂嫁過去,絕對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兩人還盼著嫁的大富大貴,也使了銀子跟老夫人屋子裡的丫鬟打聽,原本親事就差強人意,好歹勉強也能接受,誰想到沈琦的死對她們的親事影響那麼大。

兩人沒少在背後咒罵沈琦,連死了都要坑她們一把!

但她們罵也沒有用,老夫人決心已定,沒人勸的動,況且也沒人會勸她,兩人以淚洗面抗爭了幾天,慢慢的也就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沈琦的死,引發一系列的意外,沈玥原以為對她的影響僅僅只是名聲遭損,但事情遠沒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她被人盯上了。

半夏代替她去崇祖侯府弔唁沈琦,險些把一條命給搭上。

這一天,天氣沉悶,格外的壓抑。

沈玥在藥房里調製藥膏,她和楚慕元約定了,沒半個月給他送一封家書,由暗衛快馬加鞭送去邊關。

既然暗衛跑一趟,當然不能只是送一封家書這麼簡單了,她打算多調製一些金瘡葯,讓暗衛一併帶去,指不定就能多救一些人呢。

正忙著呢,茯苓火急火燎的推門進來,道,「世子妃,不好了,出事了!」

沈玥眉頭一皺,道,「出什麼事了?」

茯苓趕緊道,「去崇祖侯府弔唁的小廝回來稟告,說是半夏踩到裙擺,往前一撲,不小心推到了大姑娘……。」

沈玥看著茯苓,紫蘇就道,「只是不小心推了一下,有必要這樣大驚小怪嗎?」

茯苓搖頭如撥浪鼓,要是真的只是這樣簡單倒好了,她趕緊道,「大姑娘往前一撲,摔倒了,手腕上戴的玉鐲也摔碎了。」

說著,茯苓頓了一下,道,「那玉鐲就是前些天太后賞賜給她的。」

半夏無意損毀太后賞賜給大姑娘的玉鐲,而且據說那玉鐲子是先皇賞賜給太后,太后戴了幾十年,疼愛大姑娘才賞賜給她的,如今因為半夏的緣故碎了,半夏的腦袋保不住了!

聽完茯苓的稟告,紫蘇臉上就帶了害怕和擔憂,她和半夏的關係是最好的,兩人同睡一床,幾乎就是形影不離,不是親姐妹,勝似親姐妹。

現在半夏闖了這麼大的禍,紫蘇真的擔心她會沒命。

她撲通一聲跪下,求沈玥道,「世子妃,你救救半夏……。」

沈玥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她把紫蘇扶起來道,「你先起來,半夏是我的丫鬟,她對我忠心耿耿,我怎麼會不救她?」

紫蘇這才起身,她抹著眼淚,巴巴的看著沈玥,見沈玥臉色難看,她心裡打鼓,半夏弄壞了那麼珍貴的玉鐲,大姑娘和顧側妃怎麼可能會放過她?

沈玥有些後悔,她不應該顧忌所謂的名聲,讓半夏送上門被人算計,現在還不清楚楚沅柔摔掉玉鐲是意外,還是她們算計半夏,想殺雞儆猴。

先前,以懷孕為由不便去崇祖侯府,現在半夏出事了,她要趕去,倒顯得沈琦這個姐妹還不及個丫鬟在她心目中有分量了。

只能等顧側妃找上門來了。

沈玥穩住心神,繼續忙手裡的事,紫蘇雖然心急,但她肯定是救不了半夏的,只能默默的替她祈禱。

約莫半個時辰後,顧側妃和楚沅柔就回府了,而且是直奔臨墨軒。

半夏也一起,只是她雙手被捆,嘴裡塞了布條,看到沈玥,只能發出嗚嗚嗚聲,雙眼通紅,兩汪清泉滑過臉頰,叫人憐惜。

沈玥投給她一記放心的眼神,然後才看向顧側妃,還沒開口呢,顧側妃就冷笑了,「世子妃就是如此管教丫鬟的嗎,在崇祖侯府就敢推沅柔,害她劃破了手,一點小傷就算了,還摔毀了太后賞賜的玉鐲!」

沈玥這才注意到楚沅柔雲袖下右手裹著紗布,至於受傷有多嚴重,看不出來。

沈玥淡淡的瞥了顧側妃一眼,道,「不是說是意外嗎?連牙齒和舌頭都有磕著碰著的時候,丫鬟不小心踩了裙擺,怎麼就是我管教無方了?如果這算的上是我沒管教好丫鬟的話,那日在橋上……。」

說到這裡,沈玥眸光閃過一抹冷芒,她懂顧側妃來的目的了。

只怕為的就是顧芷雲毀了容的臉。

「那日,崇祖侯府顧姑娘不也踩了裙擺摔倒,如果不是我閃避的快,就給她做墊背的了,難道是崇祖侯府沒有管教好她?」沈玥反聲質問。

顧側妃嗓子一噎,咬牙道,「那日芷雲是不小心,丫鬟卻是故意的!」

沈玥冷聲一聲,「你說不小心就是不小心,說丫鬟是故意的,丫鬟就是故意的?」

PS:^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