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甘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甘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7-01-24 06:04  字數:2400

分家就沒有痛痛快快分的愉快的,王府也一樣。

老王妃他們想知道王爺手裡沒有露過明面的家產到底是多少,王爺沒說,還被楚昂擠兌了,心裡跟貓撓了似的,能痛快才怪了。

富可敵國,這四個字,王府流傳了很多年,不知道從誰嘴裡傳出來的,王府也從來沒有否認過。

可王府公中就那麼點錢,與他們預想的天差地別,三房四房挺受打擊的。

偏偏他們這些做長輩的嫌棄錢少,還有一個不要的,兩相一比,真的能氣死人。

楚昂要不是沒有住的地方,他連安承侯府都不要,他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何種程度,能不能封侯拜將。

有時候吧,祖宗太強大了也不是好事,完全把做子孫的光明前途給堵死了,一直活在祖宗們光輝的陰影之下,實在鬱悶。

楚昂是個有志向,有遠大抱負的人,可是煊親王府的起點太高了,高到絕大部分人都要仰視,出身在這樣的家族裡,是福氣,也是倒霉啊。

王爺看到楚昂這樣,他既欣慰又好笑,「創業容易守業難,楚家小輩能守住祖宗們打下來的基業,就不比列祖列宗們差了。」

煊親王府權勢太大,錢太多,別人不知道,皇上是知道的。

連皇上都覬覦仇視煊親王府,還有那些想瓜分煊親王府的滿朝文武,在這樣的情況下,守住家產和兵權,難度遠比戰亂時期要大的多。

這樣的日子,說實在的,王爺都有些厭倦了。

可能怎麼辦,誰讓他是嫡長子,老王爺認定他就該承擔這一切,他要是逃避,這重擔沒人挑,那時候王府將會萬劫不復。

好在慕兒長大了,這重擔,他要真不想扛了,隨時能卸下來。

王爺不擔心楚慕元撂挑子不幹,把王府交給他的是老王爺,可不是他,他怕的是楚慕元覺得辛苦,見不得他太輕鬆,回頭使壞。

楚昂聳肩,手裡拿了片樹葉,笑道,「要是有一天,我能去楚家第一任煊親王那裡看看,跟他搶兵權,那該多爽?」

楚慕元斜了他一眼,「你會被打死的。」

楚昂,「……。」

楚慕元說的是真心的,他知道楚昂會來這裡是因為荷包的緣故,天知道他會不會真有那麼好的運氣再一次如願以償。

就他那脾氣,說話爽直,如果不是長的和他酷似,他早被他打死了。

煊親王府歷代相傳的臭脾氣,第一代煊親王自然也不例外。

楚昂臭了張臉,瞪了楚慕元道,「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嗎?」

他還做著美夢呢,就被他一盆冰水給僥倖了,實在是掃興至極。

他們「父子」三人邊說邊走遠。

三老爺和四老爺遠遠的看著,緊繃的臉上,找不到半點笑容。

他們在王府出生,在王府長大,在王府里娶妻生子,如今樹大分岔,兒大分家,他們要搬出去了。

陪伴老王爺最久的是老王妃,是他們的親娘。

先王妃才陪了老王爺幾年,還一直病痛,就因為王爺是長子,這偌大的家產,讓天下人懼怕的權勢都是他的。

這對他們來說,太不公平了!

以前他們不是不知道嫡長子和嫡次子,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可是如今真的分家了,要搬出去了,內心空落落的,甚至有些恐懼。

王爺對他們太狠心了,將來真的分出去,煊親王府四個字和他們關係就不大了。

這些年,王爺一直壓在頭上,雖然無人敢欺,但在朝中也沒有什麼顯赫的地位。

如今一切要靠自己了。

憑什麼都是老王爺的兒子,他佔盡好處,卻只給一點家產就把他們打發了,他們不是庶子!

三老爺和四老爺眸底迸發出寒芒來。

他不仁,就別怪他們不義。

松鶴院,偏屋內。

老王妃跪在佛堂前,對著菩薩念經。

她臉色陰沉著,就像是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天空,壓抑著。

佛經念了一遍又一遍。

最終,老王妃把手裡的佛珠往地上一扔,站了起來。

王爺今天的態度,傷到老王妃了。

她自認沒有虧待過王爺,把他當成親兒子看待,原以為他也會待她如親娘,可結果呢!

他任由小輩欺辱她,不吭一聲。

說到底,在王爺心目中,王府的權勢地位和家產勝過兄弟之情,甚至連告訴她都不願意,如此,她還念什麼舊情?

老王妃後悔,她曾有無數次下手的機會,就因為於心不忍,因為愧疚,到如今,悔不當初。

這邊老王妃後悔,那邊三老爺和四老爺也不甘。

除了他們之外,就是顧側妃了,她看著楚桓元道,「你也看見了,爭不到世子之位,做不到王爺的位置,一點點的家產就給打發出府了。」

當年,她嫁進王府,雖然沒有王妃之位,卻當了這麼多年實打實的王妃。

管理王府內院,和老王妃客氣相待,可誰能想到老王爺把楚慕元撿了回來,疼之愛之,還把世子之位傳給了他。

王爺不疼自己的兒子,任由他成長,本以為他會毒發身亡,誰想到他非但沒死,還把世子之位給坐實了。

顧側妃嫁給王爺,就是沖著王位來的,不然她崇祖侯府嫡女,何至於給人做妾,哪怕是煊親王的妾!

她熬了十八年,到最後卻成了一場空,顧側妃怎能甘心。

楚桓元看著顧側妃,眸光晦暗不明,沒人能猜到他心底在想什麼,他道,「娘,我打算跟隨父王去戰場。」

顧側妃怔了下,「你要去戰場?」

楚桓元嗯了一聲,「如娘所言,我繼承不了世子之位,將來就和三老爺四老爺一樣,分出王府去,兒子再不建功立業,就更沒有爭的希望了。」

顧側妃也知道他要想和楚慕元一爭高低,就不能比他差了,可是戰場兇險,她擔心,而且他才剛剛娶妻啊。

世子妃懷了身孕,趙嫣然可沒有。

他這一去,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讓嫣然才進門,就獨守空閨不好吧?

趙嫣然正好進來,聽到這話,她道,「我贊同夫君去戰場。」

PS:不甘心,所以很快就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