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四百三十八章 便宜

第四百三十八章 便宜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2-31 23:57  字數:2485

沈玥這一覺,足足睡了兩個時辰。扒、書』小『說『網』

醒來時,只覺得骨頭都睡酥軟了,軟歪歪的靠著大迎枕上,聽著半夏說她睡著,顧側妃兩次派趙媽媽來拿東珠的事。

這事意料之中的事,不然她也不會在睡前,叮囑半夏和紫蘇了。

顧側妃就是趁王爺不在,要她和王妃把賠罪禮送出去,她拖著不去,顧側妃可不得著急。

沈玥看向窗外,雖然天邊有晚霞了,但王爺回來時辰還早。

往常,王爺回府的確要晚一些,但是今天有些特殊。

暗衛給楚昂送葯,把秦留在松鶴院發現暗衛,追蹤時中毒險些喪命的事告訴了楚慕元。

當時楚慕元就在王爺的大帳內,王爺也知道了暗衛的事,正好軍營里沒什麼事,王爺就提前回王府了。

他剛下馬,邁步進王府,楚總管就上前稟告道,「王爺,之前顧側妃派人來取了四匣子東珠,說是王妃和世子妃要去孔家替十三少爺賠罪,我就拿給她了。」

王爺聽了,眉頭一鎖,「四匣子東珠,去孔家賠罪?」

楚總管點頭,「但是世子妃和王妃還沒有去孔家。」

「把世子妃叫來。」

王爺吩咐一聲,就去了外書房。

這邊沈玥剛起床,重新梳洗打扮後,陳媽媽端了碗烏雞湯來,給沈玥補身子。

才喝了一口,就有丫鬟過來稟告,說王爺要見她。

沈玥猜到王爺找她是什麼事,硬是把雞湯喝完,然後才出門。

只是沈玥沒想到的是,她進書房,王爺手裡正拿著一紫金竹狀的東西,看著挺漂亮的,但不知道是什麼。扒、書』小『說『網』

見到她,王爺欲言又止。

沈玥見了,心裡忍不住嘀咕,「父王有話不妨直說。」

這樣欲言又止,鬧的她忐忑不安。

王爺輕咳一聲,把手裡的東西打開,沈玥才知道,就是一火摺子,只聽王爺道,「你給慕兒的那個火摺子,精緻小巧,也給父王一個吧。」

沈玥,「……。」

找她來不是說給孔將軍賠禮道歉的事嗎,怎麼是找她要打火機啊。

楚慕元跟王爺說了打火機,難道沒一併說打火機是怎麼來的嗎,她就一個,給了他啊。

這貨肯定是在王爺跟前顯擺了,不然王爺不會知道。

想到王府富可敵國,大東珠小東珠那是用起來眉頭不眨,卻偏偏一個小小打火機,難得讓王爺開尊口討要。

更要命的是,她沒有的給啊。

王爺不知道那東西就一個,那東西一看就是人造的,有一個,就應該有第二個第三個,那東西太方便了,掉水裡去還能用,絲毫未損,火摺子一旦浸水,就沒法用了。

行軍在外,荒郊野嶺,沒有火摺子……也還有別的辦法取火,但都容易驚動人,萬一火燒個糧草什麼的,用火摺子不能更方便了。

見沈玥不說話,王爺就道,「很貴嗎?」

如果是錢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

不等沈玥回答,王爺加了一句,「這怎麼賣的?」

「……差不多二三兩銀子。」

沈玥在心底換算,估計二兩差不多了。

王爺,「……。」

「這麼便宜?」王爺的聲音有些不敢置信了。

「那買一千個。」

沈玥,「……。」

王爺,這不是錢的事啊。

沈玥腦門黑線直掉,她望著王爺道,「那東西不貴,甚至稀鬆平常,但來的不容易,父王還是問相公是怎麼得到的吧,如果有機會,我再給父王要一個。」

可惜荷包就那麼點大,裝打火機實在是浪費,怎麼也應該傳點別的東西過來更有價值一些才是啊。

想到荷包,沈玥就望著王爺了,「父王,今兒臨安侯府李姑娘給我送荷包來,就是和楚昂偷的那個一樣的荷包,可是荷包沒到我手裡,在王府大門口就被大姑娘要了去,那荷包在她手裡沒有用,父王能不能幫我要回來?」

王爺點頭答應,而且,及時就吩咐人去找楚沅柔拿荷包了。

沈玥就鬆了一口氣。

王爺找楚沅柔要荷包,她應該不敢不給。

這時候,王爺才說起去孔家賠罪的事,沈玥就道,「顧側妃和老王妃,還有三嬸四嬸他們覺得楚昂所做所為一再丟王府的面子,昨天給趙姑娘賠罪了,就不能不給孔將軍賠罪,而且要送雙倍的賠償,因為母妃沒把楚昂教好,所以要母妃去孔家賠罪,讓我陪母妃一塊兒去。」

王爺眉頭微挑,「讓你和王妃去,你就去?」

且不說王妃沒有這麼好說話,她也不像是這麼聽話的人啊。

沈玥就道,「老王妃和楚昂賭氣呢,我再不聽話,非得氣壞她不可,為了平息此事,我只能順著她們了,我又沒有真去,而且,我覺得就算要賠罪,也該父王去才是,養不教,父之過嘛,母妃去了,皇上和相公知道了,又該惱父王了,就是我遲遲沒有和母妃去孔家,顧側妃和老王妃有些生我的氣了。」

沈玥一臉為了這麼點破事,我委屈求全,忍氣吞聲不算,還要被人惱,我容易么?

王爺見了直扶額,沈玥再說把東珠給王爺送來,王爺就道,「你留著吧。」

一點點東珠,都到她手裡了,還受了委屈,再要回來,慕兒回來,定會說他小氣。

總歸王府將來是他們的,一點點東珠又算得了什麼。

王爺說不要,沈玥當然不會傻到一定要送來了。

要是顧側妃知道,她準備的賠罪禮,最後全給了她了,非得氣得七竅生煙不可。

她要的就是這效果。

不知道荷包什麼時候拿來,王爺還有公務要忙,沈玥就福身告退了。

她往回走,剛過了二門,就看到楚沅柔了。

遠遠的,沈玥就感覺到她眼神不善,但是離近了,又彷彿是她的錯覺。

她蓮步款款的走過來,見到沈玥,笑道,「這麼巧,兩次都在二門處碰到大嫂,父王找我要荷包,不會是大嫂要的吧?」

沈玥正要點頭呢,就見楚沅柔把荷包拿出來給她看,嘟嘴道,「大嫂要荷包,怎麼不早些告訴我,現在卻是晚了,我想瞧瞧這荷包到底是怎麼做的,把它剪開了……。」

看到荷包,沈玥的臉當時就青了。

荷包豈止是被剪開,幾乎就被剪成了一堆碎片。

這是不甘心王爺幫她要荷包,寧肯毀了,也不給她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