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四百一十二章 抓賊

第四百一十二章 抓賊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2-24 15:32  字數:2674

楚昂長這麼大,還沒這麼尷尬過啊,瞬間臉就從脖子紅到了耳後根。扒、書』小『說『網』

不過他手沒有鬆開。

既然臉都丟了,要是荷包還拿不到,那真是白丟臉了。

他手一動,就把系著荷包的繩子震斷,把荷包拿在了手裡。

那姑娘和丫鬟都驚住了。

沒見過這麼大膽的賊,被抓包了,那麼多雙眼睛盯著,竟然還敢偷竊!

沈玥和楚慕元離的不遠,聽到叫抓賊,就看了過來,見楚昂一手拿著包子,熱氣騰騰的,腰彎著,手抓著人家姑娘腰間的荷包。

這一幕,楚慕元想戳瞎自己的雙眼,特別的想將楚慕元從哪裡來踹哪裡去。

煊親王府少他吃的,還是少他穿的了,居然在大街上偷人家姑娘的荷包,偷也就算了,還偷不著被逮到了,他不鬧的滿城風雨不罷休是吧。

楚慕元惱火,沈玥則是吃驚。

雖然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那荷包有些眼熟啊。

她快步上前,結果看熱鬧的人把楚昂和那姑娘圍住了,半夏喊讓一讓,沈玥還不容易才擠進去。

那姑娘氣紅了臉,看著楚昂道,「你,你,你快把荷包還給我!」

楚昂斜了她一眼,舉了舉手裡的荷包道,「這荷包真是你的?」

丫鬟氣的叉腰道,「荷包不是我家姑娘的,難不成還是你的了?!」

長的挺俊朗的,穿的也華貴,沒想到竟是個扒手,白瞎了那麼一張好看的臉了!

四下圍了不少人,有眼尖的道,「這少年怎麼和煊親王世子長的那麼酷似啊,他是不是就是煊親王剛剛認回來的,煊親王世子的孿生弟弟啊?」

「別說,還真是,只是他怎麼偷人家姑娘的荷包啊?」

楚昂,「……。扒、書』小『說『網』」

得,這回跳什麼河都洗不清了。

沈玥從人群里擠進來,走到楚昂身邊,問道,「怎麼了?」

楚昂看著手裡的荷包,然後遞給沈玥道,「這荷包……。」

看著那熟悉的荷包,沈玥眸光凝了凝,她伸手接過,多看了楚昂一眼,道,「你見過這樣的荷包?」

楚昂嗯了一聲。

沈玥心中一動,她當初會穿越來,就是和這荷包有關,莫非楚昂能到幾十年前來,也是因為這荷包的緣故?

只是這荷包,沈玥看著荷包的穗子,然後望向那姑娘。

四下議論聲那麼大,那姑娘也知道搶她荷包的是什麼人了,知道楚昂她惹不起,但是大街上,被人搶荷包,她也太倒霉了一點兒吧。

沈玥看了四下一眼,把荷包遞還給那姑娘,道,「對不住啊,這荷包很不尋常,我以前曾丟過一個,他瞧著像,這才……。」

沈玥覺得舌頭打結了。

不管是像,還是不像,你要人家荷包你直接開口啊,好吧,直接開口要也不行,到底是人家姑娘的貼身之物,但總比直接拿好吧,又是掛在人家姑娘腰間的,這像什麼話啊。

不知道怎麼接話,沈玥乾脆就轉了話題,道,「這荷包姑娘是從何處得來的,我不是要回荷包的意思,而是這荷包的穗子,我以前在東平王府見過。」

不是見過,而是這荷包,分明是她當初去東平王府參加桃花宴時送給靜樂縣主的禮物。

不知道何時變了顏色,又怎麼落到她手裡的。

沈玥提到東平王府四個字,那姑娘明顯怔了下,她多看了沈玥一眼,然後道,「這荷包是我前幾日在張氏綉坊買的,因為荷包我拿到手裡,眨眼的功夫就變了顏色,甚是珍貴,因此多付給綉坊五兩銀子……。」

平常,她肯定不會花五兩銀子買一個荷包的,但是她前些天去臨安侯府,曾聽李嵐晴說過,有一種絲線會變顏色,可遇不可求,她有幸有一個。

她還纏著她讓她看上一眼。

她沒想到能碰到。

當時她和丫鬟太高興了,張氏綉坊起了反悔之心,不願意賣了,說這荷包是東平王府一小丫鬟賣給她的,現在變的這麼珍貴了,回頭人家來要,她可賠不起。

只是比起一個丫鬟,張氏綉坊更得罪不起她,畢竟荷包她已經付過銀子了,也拿到她手裡了,所以還是賣給了她。

但她還是多付了五兩銀子,但是她高興。

這幾天,這荷包她日日佩戴在身上,只是沒想到會被搶,而且是那麼身份尊貴的人搶。

這荷包除了會變顏色,到底珍貴在哪裡啊,它都變不回原來的樣子了。

沈玥把荷包遞過來,那姑娘有些猶豫要不要接,不如做個順水人情送給她了,煊親王府她得罪不起。

可是鬼使神差的,她手伸了出去。

沈玥一碰到她的手,沈玥腦子裡就閃現一幅畫面。

那是一個布局雅緻的內屋,一張雕花大床上,躺著一個病歪歪的男子,一聲接一聲的咳嗽。

咳的撕心裂肺,幾乎要斷氣。

忽然,一道俏麗的身影走近,帶著哭泣聲,喊道,「大哥。」

然後畫面就消失了。

有了沈琅之的先例,沈玥就知道這大概就是這姑娘的心愿了。

沈玥握緊了荷包,那姑娘想接過,結果成握住沈玥的手了。

她尷尬的臉一紅,連忙把手收了回來,還有些懊惱,她拿回自己的荷包,怎麼反倒她不自在了。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就聽沈玥問道,「你大哥是不是病了?」

她身子一怔,抬頭看著沈玥。

陽光灑在她身上,別樣韻味,帶著驚訝,「你,你怎麼知道的?」

沈玥笑道,「你不用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我幫你大哥治病,你把荷包送給我如何?」

末了,沈玥還加了一句,「這荷包是我當初參加東平王府桃花宴時送給靜樂縣主的,不過,這荷包與你更有緣。」

沈玥的醫術之高超,整個京都都知道。

她主動說幫她大哥治病,這是她求之不得的事啊,別說一個荷包了,就是十個,她也捨得。

她連連點頭,唯恐遲了沈玥會反悔。

點頭之後,她小心翼翼的問道,「那你什麼時候幫我大哥治病?」

沈玥看了看天色,不早了,而且她還很餓,便道,「明天吧。」

說完,她問道,「府上是?」

那姑娘連忙道,「我是忠武將軍府趙家二姑娘,就住在西平街。」

她話音未落,楚昂就扭眉了,「西平街趙家?怎麼聽著挺耳熟的?」

他多看了那姑娘兩眼,扯著嘴角問道,「你不會叫趙嬋雲吧?」

不會這麼巧吧?

那姑娘臉一紅。

丫鬟就用一種好生無理,竟然直呼我家姑娘名諱的小眼神瞅著楚昂。

楚昂,「……。」

不是吧,還真是他那未曾謀面過的外祖母啊?!

這一回真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而且還是姥姥娘家……

PS:O∩_∩O哈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