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三百九十五章 原則(求月票)

第三百九十五章 原則(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2-18 10:39  字數:2473

老天,要不要這麼靈啊,這雷聲打的他心都顫抖了。扒、書』小『說『網』

楚昂引雷聲是想嚇住楚慕元,結果雷聲一炸響,把他都炸焉了。

不過,這雷聲還是如他所願,讓楚慕元止步了,也更生氣了,「怎麼,你還想引雷電劈死我嗎?!」

楚昂看著楚慕元道,「什麼劈死你,明明是你以大欺小,老天爺看不過眼了!你以後改了就好了!」

嘴硬的叫人嘖舌啊。

只聽說過不孝子孫,會天打雷劈的,還是第一次聽說祖父訓孫子也會天打雷劈的……

沈玥表示嘆服。

她走到楚慕元身邊,抓了他的手道,「打了一頓,氣差不多也消了。」

說完,沈玥就看著楚昂道,「你這些天離京都忙什麼去了?」

楚慕元來找他,就是問這事的,把話題岔開,免得一言不合又打起來,沒玩沒了了。

楚昂就道,「我說了,那你一會兒留下幫我釀酒。」

還以為找她是什麼事呢,原來是釀酒,可是……她不會啊。

而且以煊親王府的權勢地位,王爺又是愛酒之人,王府不少他酒喝吧。

但沈玥還是點了點頭,釀酒不大會,但是打個下手不成問題。

楚昂就回道,「沒幹什麼,就是去殺了幾個人。」

沈玥,「……。」

都殺人了,這還叫沒幹什麼?

楚慕元眉頭一緊,問道,「你殺了什麼人?」

楚昂哼了鼻子道,「不樂意跟你說話。」

方才打我打的爽,現在想從我嘴裡問話,我是那麼沒有原則的人嗎?

爺我可是從小挨打長大的,方才那點皮肉之苦,算得了什麼?

楚慕元剛剛消了的三分怒氣,看著他那一臉弔兒郎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騰的一下又冒了出來,比之前更火大了。扒、書』小『說『網』

楚昂長的太像他了,臉上那嫌棄的表情,楚慕元看了撓心撓肺,感覺不打的他把一身倒毛給捋順了,他如鯁在喉。

知道楚昂在挑釁楚慕元,偏楚慕元的忍耐原就不好,打又打不過,嘴上還不服軟,骨頭硬的很,沈玥頭疼啊。

你好歹勤練武功,不至於被打的那麼慘,她就權當他們是切磋武功了,這完全就是挨打啊。

沈玥攔著楚慕元,然後問道,「你到底去殺什麼人了?」

他來自幾十年後,和這裡的人無冤無仇,卻偷了昭郡王的令牌離京,巴巴的趕去殺人,這不明顯是給將來除患嗎?

能跟煊親王府作對,還被孫子記住的仇人,必定身份不簡單。

沈玥覺得寧朝應該沒有這樣的敵人,沒準兒就是東齊和南秦了。

東齊戚王坑了王爺和王妃十九年,這口氣,王爺肯定咽不下的,但是顧全大局,忍不了,他也忍了。

如果楚昂這時候殺了什麼人,壞了王爺的事,就不好了,現在問清楚,或許還有補救的辦法。

對楚慕元,楚昂沒好臉色,但是沈玥問話,他很聽話道,「我只是殺了幾個該死之人,其他的……。」

說著,他眼睛上瞟,彷彿說了會遭雷劈。

沈玥就沒有再問了。

楚慕元和王爺互望一眼,猜楚昂殺的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人,否則王府安插在東齊和南秦的暗衛,怎麼都沒有密信傳回來?

但王爺心有所動,今兒早上,楚昂說的那話,他還記得,他這一趟,只怕去了東齊。

只是怎麼暗衛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回來?

楚昂說完,就轉身回屋了,雖然天氣暖和,但是他渾身濕透,風一吹來,還是有點冷,而且難受。

他回屋了,王爺也回書房了。

很快,楚昂就換了身衣裳出來,看著那張臉,楚慕元道,「帶上易容面具。」

楚昂瞅著他,摸著自己的臉道,「易容面具戴久了,臉上容易長痘痘……。」

沈玥,「……。」

這小子,還挺愛美的啊。

楚昂也不樂意和楚慕元長太像,以前戴過銀色面具,可是戴久了,再摘下來,被遮擋的部分太白,其他部分則被晒黑了,太難看了,他在屋子裡待了十幾天才出門。

易容面具也戴過,可是取下來,臉上長了好幾個小包,更難受。

以前還好一點兒,現在和楚慕元年紀相仿,就更難受了,看著楚慕元,楚昂就彷彿看到了年長一歲的自己,他覺得自己越長大越難看了……

他嘆息一聲,「容貌是爹娘給的,如果你實在惱火,我不介意你有事沒事揍我爹幾頓……。」

沈玥,「……。」

楚慕元,「……。」

這是親兒子說的話嗎?

他爹是撿來的吧?

暗衛縱身一躍上了樹,十三少爺這麼正大光明的慫恿世子爺揍王爺,他們還是少聽為妙。

楚昂一聲聲嘆息,邁步朝屋子走去,進門回頭看了一眼,用眼神催沈玥幫忙。

沈玥看了楚慕元一眼,然後就朝楚昂走了過去。

她進屋時,楚昂正擺弄桌子上的東西,一臉苦大仇深道,「看著挺容易的,沒想到弄起來這麼麻煩,你可得幫我。」

沈玥沒看懂他在做什麼,好像釀酒不需要這些東西吧,就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楚昂拍拍桌子上的酒罈子道,「就是把這酒弄的更烈更香醇一點兒。」

喝慣了好酒,現在喝這些酒,總覺得割嗓子。

沈玥聽得一笑,釀酒她不會,但是把現成的酒提純還難不倒她。

沈玥看了看桌子上的東西,準備的還算齊全,就是密封性不夠好,酒水蒸發,還沒來得及冷凝就差不多跑光了。

捋起雲袖,沈玥就忙活開來。

楚昂自然被她當成小廝使喚了,他忙的是屁顛屁顛的,樂此不疲。

楚慕元在門口站了會兒,不知道他們在忙活什麼,打算坐下來看看,結果王爺讓人來喊他,他便去了書房。

王爺是擔心楚慕元留在沉心院,保不準一言不合又打起來,把他支開。

楚昂到底是孫兒,又比他小一歲,被欺負的那麼慘,他都看不過去了。

只是楚慕元剛走到書房,正要推開書房的門呢,那邊楚總管快步走過來。

楚慕元見了,就問道,「出什麼事了?」

楚總管搖頭,「我也不知道,皇上急召,讓王爺火速進宮一趟。」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