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二百七十四章 拜堂

第二百七十四章 拜堂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1-07 09:54  字數:2587

半夏鼓起腮幫子,喜婆沒理她。

半夏沒轍,只能去找楚慕元了。

轎子不能停,楚慕元悠哉悠哉的往前走,半夏一邊跟著一邊道,「世子爺,我家姑娘吃太多瓜子,口渴了。」

楚慕元愕然,半夏繼續道,「喜婆說不能喝水,姑娘說她要渴瘋了。」

楚慕元一聽就道,「有什麼不能喝的,給她喝水。」

喜婆趕緊上前道,「世子爺啊,千萬不能由著世子妃喝水啊,越喝越渴,忍忍吧,一輩子就這麼一天,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楚慕元回頭看了花轎一眼,眉頭擰著。

喜婆回去了,把半夏也拉走了。

楚慕元騎在馬背上,過了半條街,他想到什麼,把身上戴的玉佩拿了出來,手一動,玉佩就分開了。

他將一半玉佩交給秦牧道,「拿給世子妃。」

秦牧接了玉佩,趕緊給沈玥送去。

半夏敲了敲花轎,沈玥掀開轎簾,半夏把玉佩給她,道,「世子爺給姑娘的。」

沈玥不明所以,但還是伸手接了玉佩,

暖暖的手心,接過玉佩,便覺察到一股寒意。

沈玥細細一看。

這不是那塊玉佩嗎?

當時就覺得玉佩很奇特,一半溫暖,一般寒冷,卻沒想過是兩半玉佩合起來的。

而且看這半塊玉佩的造型,像是裡面藏了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什麼?

沈玥心中好奇,不過現在么,這玉佩明顯是給她去口渴的,就是玉佩有點大了……

好歹聊勝於無吧。

有了寒玉,沈玥就沒那麼煎熬了。

在花轎里,顛簸了差不多兩個半時辰,紫蘇提醒道,「姑娘,就快要到煊親王府了。」

沈玥大鬆了一口氣,再不到,她脖子估計真的要斷了,鳳冠好沉。

不過紫蘇說快要到,沈玥在花轎里還熬了一刻鐘,才到煊親王府所在的那條街,過了半盞茶的功夫,才聽到鞭炮和嗩吶聲吹起來。

司儀官扯著嗓子喊落轎,沈玥都沒聽見。

落轎之後,便是射箭,然後踢轎簾,楚慕元撩起轎簾,伸出手來。

沈玥緩緩把手搭上去,楚慕元下意識的握緊了,還摩挲了兩下。

手很暖和,而且很滑,叫人愛不釋手。

將沈玥從花轎里牽出來,喜婆把大紅綢緞拿過來,一人牽一頭,富貴到白頭。

楚慕元走在前面,喜婆和丫鬟一人扶一邊,扶著沈玥跟在後頭。

邁火盆,跨馬鞍……

幾乎是走一步,司儀官就說一句吉利話,而且還不帶重樣。

走了好一會兒,才到正堂。

剛進去呢,就聽公鴨嗓音在喊,「皇上駕到。」

皇上果然來了。

不過煊親王並不歡迎他,尤其他還掐著點來的。

皇上來了,楚慕元和沈玥自然要先拜見皇上了,不過沒有下跪,楚慕元作揖,沈玥福身。

皇上讓兩人起來,又讓其他人平身。

煊親王看著皇上,道,「皇上怎麼來了?」

皇上輕笑道,「世子是朕看著長大的,更是當兒子疼,他娶親大事,朕怎麼能不來?」

諸位大臣聽了這話,默默的在心裡補充一句,不是當兒子疼,而是勝過親兒子,皇子們成親,也不見的皇上都親自參加啊。

煊親王沒說什麼,只道,「皇上先在一旁坐著,等他們拜過堂,臣再陪你好好喝幾杯。」

大臣們面面相覷。

讓皇上在一旁坐著?

有沒有搞錯啊,皇上參加誰的喜宴,不是坐上座的,哪有讓皇上坐一旁的道理。

可這裡是煊親王府,不管楚慕元,皇上是不是當成親兒子疼,總歸是煊親王府世子,是他煊親王名義上的兒子,在別的地方,皇上霸道他不管,但這裡是煊親王府,他做主。

皇上和煊親王兩個,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誰也不讓。

王妃站在一旁,連咳了好幾聲。

不是那種假咳,像是真得了傷寒。

聞著聲音,沈玥朝王妃看去,這咳嗽聲是裝的還是真病了啊?

王妃一咳,皇上就看著她了,眸帶關心,「病了?」

王妃輕搖了下頭,道,「只是有些不舒服,讓皇兄擔心了。」

皇上一轉移視線,煊親王就坐下了,另外一個位置顯然是王妃的了。

皇上狠狠的瞪了煊親王一眼,然後在一旁坐下了。

高堂就坐,吉時已到,該拜堂了。

一拜天地。

二拜皇上,再拜高堂。

沈玥,「……。」

這勁較的有意思么,能多長几斤肉還是能多活幾年啊。

三夫妻對拜。

拜過堂,司儀官就喊道,「送新人入洞房。」

然後大堂內氣氛就活躍了起來,楚慕元領著沈玥跟著喜婆走,去往他住的臨墨軒。

路上,沈玥問楚慕元道,「王妃病了?」

楚慕元笑道,「還喊王妃呢?」

沈玥臉一紅,改口道,「母妃病了?」

楚慕元眉頭微皺,目露疑惑,「我去迎接的時候還好好的。」

那就是裝病了,裝的挺像的,連她都沒聽出有破綻。

沈玥以為是裝病,可楚慕元疑惑的是王妃的臉色看著有些蒼白,即便抹了粉,也難以遮掩,這麼短的時間,怎麼突然病的這麼嚴重了?

等明兒,讓她給母妃把個脈。

入了新房,楚慕元就道,「還口渴?」

沈玥蓋著喜帕,點頭如搗蒜。

喜婆扶著沈玥坐在新床上,楚慕元打算挑開沈玥的蓋頭,讓她能喝茶,結果還沒開口呢,就有人進屋來,把楚慕元拉走了,「急什麼啊,世子妃已經娶進門了,跑不了,就算能跑,還能跑的出你的手掌心,走,我們先喝酒去。」

然後,就把楚慕元給拽走了。

沈玥那個氣啊,就不能等一會兒嗎?

不過楚慕元走之前,還吩咐半夏給沈玥倒茶。

半夏端了茶來,喜婆還要阻攔,半夏就道,「這是世子爺吩咐的!」

喜婆便沒說話了。

沈玥一連喝了兩杯,她從來沒覺得茶水如此甘甜,瓊漿玉液都不足以形容了。

喝過了茶,沈玥就坐在床上乾等著了,祈禱楚慕元能早點回來。

等著等著,沈玥就滿臉通紅了,紅的能滴血了。

老天爺,不帶你這麼玩我的,要瘋了。

沈玥如坐針氈。

喜婆見了,趕緊道,「世子妃再忍忍,世子爺一會兒就回來了。」

就說了不能喝茶,口渴還能忍,這內急能憋得住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