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三百三十六章 聰慧

第三百三十六章 聰慧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0-25 16:26  字數:2411

前腳沈玥剛離開了涼亭,後腳又被徐賢妃找了去。

楚慕元自然陪在左右。

對於沈玥救了八皇子,徐賢妃感激至極,尤其為了救人,還險些得罪了東平王府,叫她如何感謝才好?

徐賢妃要賞賜沈玥,沈玥沒有拒絕,收了。

之後,徐賢妃就問沈玥八皇子的流鼻血之頑疾是不是治好了,以後還會不會複發。

這話,沈玥實在難以回答,宮裡的病,大多都不是真病那麼簡單,她不知道是誰要害八皇子,但八皇子的流鼻血之症,明顯是藥物刺激的,而且是持續刺激。

她想過,能這樣刺激他的,除了隨身佩戴的香包,就只有屋子裡的熏香了。

現在八皇子的病,她已經插手了,之後再出什麼問題,估計還是得她來治,而且八皇子人小小的,她看著挺喜歡的,也不忍心他受苦,便道,「八皇子年紀還小,不宜久聞熏香,以後他屋裡,就不要點熏香了,身上的香囊最好也不要帶,如果半年之內,他沒有再流鼻血,就無大礙了。」

徐賢妃是聰明人,沈玥這麼說,她就明白幾分了,再次向沈玥道謝。

沈玥笑笑不語。

徐賢妃也笑了,「方才聽丫鬟說,你是去見宴貴妃了,她等了一會兒,才見到你的,她找你,應該是想和太后一樣,年輕十幾歲吧?」

沈玥輕點了下頭,道,「是為了這事。」

「你答應她了?」徐賢妃有些緊張的問。

後宮,皇后、宴貴妃還有徐賢妃三人算是平分秋色,要是宴貴妃再年輕個十歲,豈不是要壓她和皇后一籌了。

徐賢妃真怕沈玥會答應,看到沈玥點頭,徐賢妃一顆心都沉到谷底了。

然而沈玥點了頭,才開口道,「宴貴妃找我幫忙,舉手之勞,豈有不幫之理,不過調製葯泥的藥材得她自己準備。」

這話說的也對,宴貴妃是皇上的寵妃,身後有宴將軍府還有常山王府,她不敢得罪東平王妃,又豈敢得罪宴貴妃?

「不知道葯泥需要哪些藥材,若是我也收集齊了,可否勞煩沈大姑娘幫忙?」徐賢妃問道。

沈玥點頭一笑,爽快道,「自然可以了,我學習醫術,也是為了能幫助別人。」

說完,然後把之前和宴貴妃說的那些東西,再說一遍給徐賢妃聽。

徐賢妃聽了,臉上的神情就說不出味道來了。

她想到方才賞賜沈玥的那些東西,和這些東西一比,就是打她的臉啊。

紫葵是沈玥摘的不錯,可她摘紫葵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救她的兒子八皇子嗎,為此觸怒東平王妃,嚇的她不敢承認。

怕東平王妃記恨,事後報復,所以想辦法彌補,找不到紫葵,所以出此下策,付出那麼慘重的代價,就連太后賞賜她,她都一股腦的推到東平王妃頭上。

也是,花了這麼多心血,太后賞賜她,又能賞賜她多少呢,還不如全給了東平王妃,把紫葵的事了了。

按理,葯泥該她賠償東平王妃才是啊。

可這葯泥如此珍貴,她拿什麼賠啊?

徐賢妃後悔把沈玥找來了,不過她堂堂賢妃,自然要有恩必報了,她望著沈玥道,「難為你為了救八皇子,付出這麼多,我一定稟告皇上,讓他賞賜你。」

沈玥輕笑一聲,起身道,「賞賜就不用了,當初我救八皇子,不是因為他是八皇子,只是一個不救就會有性命之憂的小公公,我並未想過要什麼報酬,哪一天,徐賢妃收集齊了藥材,我定會幫你,沒事了,我就先告辭了。」

徐賢妃沒有留沈玥,讓丫鬟送她和楚慕元出去。

宮裡的路,楚慕元熟的很,就沒讓丫鬟帶路了。

四下無人,楚慕元看著沈玥,看著她恬靜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清雅如盛開的山茶花,叫人挪不開眼睛。

楚慕元盯著她看,沈玥不是木頭,當然發現了,她摸了下自己的臉,微紅著,吶吶聲道,「別看了,沒那麼厚。」

楚慕元帶著笑的嘴角,倏然抽了下,伸手捏沈玥的臉頰,道,「想什麼呢,我只是從未見過這麼聰慧的姑娘,忍不住多看幾眼而已。」

沈玥的臉,幾乎是瞬間,就紅的快滴血了。

這麼肉麻的話,虧得他都說的出口,還不如罵她臉皮厚呢,雞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你肯定是在諷刺我,」沈玥語氣篤定道。

楚慕元很無力,他說的是腹誹之言,為什麼她就不信呢。

她已經不是聰慧兩個字能誇讚的了,她這一次進宮,給自己找了多少張護身符。

首當其衝的便是太后。

雖然她說的葯泥,是用那些稀罕之物調製成的,可既然她能說出來,這世上便有,只是稀少而已。

太后嘗試了變年輕,將來再變老,她怎麼承受的了?

只怕從現在起,太后就會收集那些藥材,等幾年後,再一次使用。

先皇都過世多少年了,太后還渴望一直年輕著,何況是徐賢妃和宴貴妃她們了,就更渴望了。

而沈玥放話了,只要收集齊了藥材,她都會幫忙,不論是誰。

但凡想和有能力收集齊藥材的,都不希望沈玥出事,而她們可都是有能力護著沈玥的人。

忽然間,楚慕元發現,其實沈玥並不需要他的保護,只要她放開自己,不再風華內斂,不再處處低調,會有無數人趨之若鶩。

何其有幸,他早早的就把她攬在懷中,不然還不知道將會有多少人惦記她呢。

楚慕元想什麼,沈玥不知道,她望著他,道,「我說葯泥所用的東珠和藥材都是你給我的,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上回,納采禮的事,就鬧的沸沸揚揚,她就聽到不少指責楚慕元的話,說他不過是占著煊親王世子的位置,用的都是煊親王府的東西,鳩佔鵲巢,那些話。

她聽著都覺得刺耳,何況是楚慕元了。

只是不把葯泥往珍貴了說,她將來還不知道會被多少人呼來喝去呢。

而且,葯泥是不得不珍貴。

不珍貴,如何和紫葵相比?

可她只是沈家大姑娘,不依靠楚慕元,她上哪兒弄那麼多東西去?

正想著呢,就聽楚慕元問她道,「我上回在湖畔說的話,你可還記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