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一百八十四章 胡鬧

第一百八十四章 胡鬧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10-07 13:51  字數:2312

要是沈琅之真娶了馮玲,老夫人相信,大夫人會把沈琅之當親兒子疼。

老夫人委婉的提了下,大夫人直接裝傻給避開了,老夫人多聰明,還能不明白什麼意思,這事便沒了下文。

老夫人那麼疼沈琅之,就算他不爭氣,都對他寄予厚望,何況現在入了嶽麓書院,還拜在了山柳先生名下,而娶妻娶的不僅僅只是個姑娘,還有她身後的家族勢力,馮家倒了,馮玲別說是助力,簡直就是個拖累,老夫人可能答應嗎?

可馮夫人那幾乎就是臨終所託,大夫人怎麼忍心拒絕,她跪在地上,拽著老夫人的腿,哭的肝腸寸斷,「我知道馮家完了,可玲兒她是無辜的啊,我這個做姨母的,能幫她一把,如何能看著她往火坑裡頭栽,我知道她並非琅哥兒良配,我豈會那麼不懂事,這只是不得已之下的權宜之計,我不會真讓玲兒嫁過來的……。」

大夫人表示,只是借用沈琅之未婚妻的名頭把馮玲留在宜春伯府。

等過個一年半載,甚至兩三個月,就能以馮玲思念爹娘兄弟為由「病逝」,人死了,婚約自然就解除了,到時候沈琅之就又能另行嫁娶了。

計策很好,只是沈琅之晚個一年半載議親而已。

他如今十七歲,又在嶽麓書院求學,學業為重,親事對他暫時影響不大。

大夫人苦苦哀求,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老夫人被她磨的暈頭轉向,就點頭了。

等沈玥得知時,她差點沒氣撅過去。

算計她沒成功,又惦記上大哥了?

馮家完了,馮玲要是真以大哥未婚妻的名頭留在京都,會捨得「病逝」,將來過隱姓埋名的日子嗎?

現在說的天花亂墜,只求保住一條命,不敢奢求其他,等過一段時間,指不定就變卦了,到時候馮玲人在宜春伯府,人家要是不「死」,沈家還能去掐死她嗎,不還得八抬大轎去把人娶回來。

再說了,馮家倒霉,全因為她,她如願了,要是把大哥坑了,她能不愧疚嗎?

得知消息後,沈玥當即就去找沈鈞了。

沈鈞才從府衙回來,還不知道這事,聽沈玥這麼說,沈鈞臉一冷,呵斥道,「簡直是胡鬧!」

可不就是胡鬧嗎,沈玥望著沈鈞道,「祖母好像已經答應了,母親是鐵了心要救馮大姑娘,馮大姑娘將來詐死,這是欺君之罪,我不信宜春伯府敢冒這個險,只要走這一步,大哥就真的要娶她了。」

沈鈞哪裡不知道,他氣的來不及換下官服,就直接去找老夫人了。

他進門,就喝道,「胡鬧,讓馮大姑娘假冒琅哥兒未婚妻的名頭,我不同意!」

大夫人還正打算等他回來,就和他說這事呢,馮家倒霉,他這個妹夫沒怎麼出力,這一回,再不能拒絕了。

可她還沒開口,沈鈞就表態了,大夫人就傷心的哭了,「老夫人都同意了。」

沈鈞冷看了大夫人一眼,道,「昨天下朝,還有幾位大臣向我打聽琅哥兒有沒有議親,我說沒有,這話至少有五六位大臣聽到了,四弟也在,現在冒出來他早和馮大姑娘定親了,這算怎麼回事?!」

沈玥站在屏風處,並未跟進去,聽沈鈞這麼說,嘴角就往上勾了一勾。

等老夫人說還是不要把琅哥兒牽扯進來時,沈玥嘴角的笑容就更大了。

大夫人苦苦哀求,沈鈞都無動於衷,他可不像老夫人那麼好糊弄,「既然都是選擇假死,又何必借琅哥兒名義,路上假死也一樣。」

嬌滴滴的大家閨秀,遭逢家變,流放千里,路上要是有什麼萬一,那些押送官可沒那閑工夫挖坑埋人,所以假死很容易矇混過去。

大夫人無話可說,都是假死,不用挑地方,她要再堅持,明顯就是打沈琅之的主意了。

只是大夫人還有些不死心,她道,「我捨不得玲姐兒吃那個苦頭。」

「捨不得?」沈鈞赫然一笑,「馮家大少爺寫了休書,休了懷了身孕的馮家大少奶奶,現在馮大姑娘又突然定親了,如此鑽朝廷律法的空子,又都是宜春伯的外孫,若是傳到皇上耳朵里,只怕宜春伯府永遠都沒有復爵的希望了。」

聽到這裡,大夫人身子一凜。

人,到底都是自私的。

比起護著馮玲,大夫人自然更希望宜春伯府能恢復侯爵,這才關係著她切身的利益。

況且,讓沈琅之娶馮玲原就不是她希望的,只是受不了長姐的苦苦相求。

既然路上能假死,那還是別打亂她的計劃好。

沈玥站在屏風處,聽得是兩眼直翻,宜春伯府和馮家還真是夠膽大的,馮夫人生了一兒一女,她都想護著啊,馮大少爺護不住,就護著馮大少奶奶,她肚子里懷著的是馮家的長孫,簡直把朝廷律法當成是兒戲了。

可偏偏鑽了空子,律法還奈何他不得,七出三不去,可沒說懷了身孕就不能休妻。

馮家遭難,只要馮大少奶奶辱罵,撥弄是非,離間親屬,就犯了七出,可以被休。

休了就不是馮家人了,馮家的罪,牽連不到她頭上。

沈玥很唾棄這樣的行為,不過馮家大少奶奶懷著身孕,要是真的流放,那孩子十有**保不住,到底是一條人命。

想著,沈玥嘴角閃過一抹冷笑,都快做祖母的人了,都不知道給孫兒積點福德,多管閑事,禍及家人。

沈琅之的事,算是解決了,沒什麼事,沈玥就轉身往回走了。

只是剛轉身,外面飛奔進來一丫鬟,差點和沈玥撞上。

堪堪避開,丫鬟朝沈玥福了福身,就進了屋,道,「老爺,東平王府來人了,說是有事相詢。」

沈鈞聽了,就道,「來的是誰?」

丫鬟趕緊道,「是東平王府總管。」

要是東平王來,沈鈞要親自去迎接,來的是東平王府總管,沈鈞就不必去了,道,「請進來。」

沈玥原本是打算走的,可是東平王府突然來人了,她心底就打鼓了,先看看再走不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