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一百零五章 吹毛求疵

第一百零五章 吹毛求疵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09-16 21:49  字數:2336

沈玥臉微紅,像是雪染胭脂,美得驚人。

能躲過這一回,沈玥是大呼幸運,可是想到一會兒還要和昭郡王比試,而且東平王有言在先,下不為例,那就是昭郡王比試什麼,她都得照做啊啊啊!

將惆悵的心情收起來,沈玥深呼兩口氣,朱唇輕啟,吟誦出聲:

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

華筵九秋暮,飛袂拂**。

翩如蘭苕翠,婉如游龍舉。

越艷罷前溪,吳姬停白紵。

慢態不能窮,繁姿曲向終。

低回蓮破浪,凌亂雪縈風。

墜珥時流盻,修裾欲溯空。

唯愁捉不住,飛去逐驚鴻。

聲音婉轉如黃鶯啼叫,聽得眾人如痴如醉。

東平王輕點了點頭,看了站在一旁的趙嫣然一眼,眸光落在她纖纖柳腰上,正是一抹淺綠,輕盈靈動,她臉頰一抹羞紅,美如林中桃花。

東平王笑道,「趙大姑娘出身書香世家,一曲水袖鼓舞更是驚人天人,沈大姑娘吟誦的詩詞,你覺得如何?」

沈玥就稍稍轉身,看向趙嫣然了。

要說東平王也真是個妙人,喜歡把難題丟給別人,之前是她,現在又輪到趙嫣然了,那首詩是誇張她舞跳的好的啊,他還問誇讚的好不好,這是見人臉紅不夠么?

這不,趙嫣然的臉愈加嬌紅了,她羞不自勝道,「沈大姑娘用這首詩誇讚嫣然的舞姿,是高看嫣然,也點出了嫣然的不足之處。」

沈玥眼睛倏然睜大,天可憐見,她只是誇讚她,哪有點出不足之處了?

趙嫣然一說,大家就開始竊竊私語了,對沈玥指指點點,趙嫣然得了九朵加四瓣桃花,那就是十朵桃花了,她的舞姿有目共睹,美的驚人,她一個連跳舞都不會的,竟然有臉點出人家的不足之處,臉還真是大的出奇。

那邊,東平王聽趙嫣然那麼說,也好奇了,「說來聽聽。」

趙嫣然朝沈玥看了一眼,而後回道,「沈大姑娘吟誦的詩,意在誇讚我所跳之舞的嬌柔靈動,宛若驚鴻,而水袖鼓舞不僅表現了婉柔,還體現了女子剛強的一面,恰恰,嫣然的剛強一面表現不足。」

沒有誇讚,就代表了說她不足?

沈玥尷尬的臉紅,還有些無語,人家要往這上面想,她也攔不住,她這也算是被人雞蛋裡挑骨頭了吧?

而且,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這麼美的詩詞,怎麼沒人覺得驚艷啊,咋都沒人好奇她是從哪本書上看到的,她都想好應對之詞了……

到底沒人問她那首詩是哪裡知道的,趙嫣然謙遜一番,東平王妃還誇讚了她兩句,她就福身告退了。

她謙遜有禮,德才兼備,眾人無不讚賞青睞。

與之相比,沈玥收到的都是鄙夷譏諷,還有口難言,這都叫什麼事啊,好吧,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她運氣太好了,坐到了第一位,然而這個位置並不是沈玥期盼的啊。

她坐下,就聽身後有人幫趙嫣然抱打不平,譏誚道,「什麼都不會,還吹毛求疵,我看一會兒昭郡王表演,她是不是也會雞蛋裡挑骨頭。」

沈玥抬頭扶額,只覺得心累的謊。

更讓她心累的還在後面呢,趙嫣然下場了,接著上場的居然是楚慕元。

他沒有其他人那麼積極,總管報了序號,請他上場時,他還在給自己斟酒,許是酒壺空了,他叮囑道,「給酒壺添滿酒。」

眾人有些醉,方才在花園裡,他和人比試,喝了那麼多桃花釀啊,還沒喝過癮呢,都要表演了,還念念不忘酒壺裡沒酒了。

想到之前的斗酒,大家都朝昭郡王那一桌看去,那少年還暈在桌子上呢。

也是湊巧,大家看過去的時候,那少年動了下,正緩緩抬起頭來,顯然是酒醒了。

楚慕元躍上比試台,他吩咐了添酒,丫鬟哪敢怠慢啊,趕緊的將酒杯添滿。

楚慕元給東平王等人作了一揖,然後便是轉身。

只見他手往腰間一碰,然後大家的眼睛就被亮光閃了下,一抹明晃晃泛著冷光的劍就出現在了他手中。

劍身薄如禪意,甚至帶了些透明的感覺,卻給人一種削鐵如泥的感覺,想煊親王世子隨身佩戴的軟劍,不可能會差。

而且,這麼多年,煊親王世子出門,只帶一個暗衛,從沒見他帶過刀劍,沒想到他都是隨身帶著呢,今兒是第一次看他用劍,眾人有些期待了。

那柄軟劍在他手裡,宛如靈蛇,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

沈玥只覺得大開眼界,見大家拍手叫好,她也想拍手的,可是想到他的惡劣,要不是他多說那麼一句,她早回去坐了,哪會有那麼多尷尬。

楚慕元劈劍回首,就看到沈玥了。

四目相對,沈玥一臉悠閑的端起酒杯,假裝飲酒。

楚慕元見了,眸光閃過一抹光亮,他劍鋒一轉,直朝自己的桌子刺去,將酒壺蓋挑開,劍鋒上引,竟是將杯中佳釀悉數帶起,晶瑩的桃花釀中,那一朵桃花,是那麼的惹眼。

一團酒,跟著他的劍轉,變化無窮。

這不,剛剛還是只兇猛無比的老虎,轉過臉,又變成一條尾巴上系著桃花的小水龍了。

眾人看的驚呼,這是用劍作筆,以酒為墨,把空氣當紙,隨心所欲的作畫啊,不但劍法高超,而且丹青更是了得。

楚慕元又忍不住斜了沈玥一眼,沈玥以為他是炫耀,懶得搭理他,兩眼一翻,不予理會。

楚慕元臉一黑,一個青龍擺尾,那尾巴上的桃花,裹在酒中,朝沈玥砸過來。

好巧不巧的,沈玥嘴巴張著,直接進了她的嘴,滑入喉嚨。

沈玥嗆了起來,一雙噴火的眼睛朝楚慕元瞪去,彷彿在說,你再砸一下試試!

楚慕元看懂了她眼底的意思,而且照做了,一滴比之前更大的酒珠朝沈玥砸過來,沈玥把頭一低,那酒珠往後一砸,直愣愣的砸在身後一穿著淡黃色裙裳的姑娘身上。

那姑娘可沒沈玥的膽量,直接嚇傻了,眼底都有了淚珠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