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六十六章 捉摸不透(求月票)

第六十六章 捉摸不透(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09-05 15:59  字數:3490

她以為沈琇是心向著沈玥,面上向著沈瑤。

沈琇搖頭了,眸光有些飄遠,「我改主意了,連她自己都說了,要想有嫡出的身份,還是要討好大夫人,既然如此,我為何要幫她?」

「可大夫人不會同意的,」沈珂還有些搖擺不定。

沈琇就道,「我知道大夫人輕易不會同意,可我們幫她就能如願嗎,父親再怎麼寵她,她能跟大夫人比嗎?她拉攏我們,不也是為了對付大夫人,你真當她真有那麼好心,今天還只是粒磕牙的石頭,沒得哪一天飯菜里多了些不該有的東西,連命都沒了。」

聽到這話,沈珂的心就堅定了。

比起沒命,沒有嫡出的身份又算的了什麼?

兩人往前走,追上沈瑤,臉上帶著諂媚,眸底卻是不甘。

紫蘇端著綉簍子進屋,送到沈玥跟前。

沈玥眼尖,注意到她手指頭包著帕子,就問道,「這是怎麼了?」

紫蘇就道,「是奴婢不小心,翻才翻動綉簍子看缺什麼,補齊了好拿來,沒注意到綉簍子里有塊碎瓷片,就划了一下……。」

昨天沈玥閨房那一架打的激烈,連綉簍子都沒能倖免。

沈玥要看紫蘇的傷口,還好,不算深,她手裡頭還沒有葯,只能忍著了。

半夏過來,道,「那姑娘閨房收拾好了嗎?」

紫蘇就道,「收拾倒是收拾好了,只是博古架壞了一點,上面也是空的,嚴媽媽說大夫人說了,等煊親王世子送了賠償來再買了東西放上,就是不知道煊親王世子什麼時候送銀子來。」

沈玥驚訝,「嚴媽媽居然沒出府看她的大孫子?」

她在的時候,她都恨不得回去守著大孫子,她不在,她居然這麼盡職盡責,實在叫人詫異。

紫蘇就笑了,「奴婢也是這麼納悶的呢,嚴媽媽今兒心情特別好呢,奴婢進院子的時候,喜兒笨手笨腳打碎了一盆花,她都沒生氣。」

這要是以往,那都是不敢想的事。

半夏就笑了,「總不會又添了一個大孫子吧?」

紫蘇恨不得拿手去戳半夏腦門了,懷胎十月,哪有兩個月就又生孩子的,不過嚴媽媽心情是真好。

這事,大家笑笑,並未放在心上。

再加上,外面丫鬟進來,一臉高興道,「大姑娘,代國公府大太太來了。」

半夏和紫蘇也高興不已,姑娘救了代國公府三姑娘,等了許久,代國公府總算登門道謝了。

她們倒不是在乎那點謝禮,重要的是姑娘對代國公府的恩情啊,外人越是看重姑娘,老夫人才會看重姑娘,姑娘將來的親事才會更好,至於大夫人,那……估計是更嫌棄了。

老夫人讓丫鬟來傳她,這是要她去給代國公府大太太請安的意思。

沈玥就起了身,紫蘇還想給沈玥重新梳妝,又怕耽誤時間,只好作罷。

沈玥只帶了四個丫鬟進寧瑞院,怕她們莽撞,得罪老夫人院子里的人,已經叮囑過,沒事不要隨便和寧瑞院的丫鬟攀交情,打聽消息,是以代國公府大太太都進了寧瑞院了,丫鬟來稟告,她才知道。

而且消息閉塞到,連沈瑤和沈琇都已經來了。

繞過屏風,沈玥就瞧見老夫人的左手邊坐著一貴夫人,容貌端莊,嘴角帶著笑,看著就很和氣。

看到沈玥,她不動聲色的將沈玥打量了一番,她是聽說了沈玥原本長得很胖,三個月就消瘦了好幾圈,昨天和煊親王世子鬥雞,贏了他,更是鬧的滿城風雨,如今煊親王世子還掛在城門上呢,得罪了煊親王世子,還能如此氣定神閑,面容溫婉,不卑不亢的,整個京都還真難找到幾個有她如此從容的。

不等老夫人給她介紹,鍾大太太就笑道,「這位應該就是沈大姑娘了吧,果然名不虛傳。」

沈玥臉微微紅,雪白的臉蛋上,就像是蜿蜒雪山映照霞光,美的驚人。

她恭謹而有禮的福身給鍾大太太請安。

鍾大太太又誇了沈玥幾句,誇的老夫人都臉紅了,她道,「她就是個膽大的,惹出這一鋃鐺的禍事,我只盼著煊親王世子能不追究才好。」

鍾大太太想到煊親王世子,也是替沈玥頭疼,不過這會兒,她能說的都是好聽的,她笑道,「煊親王世子雖然頑劣,但是信守承諾,昨兒依照賭約上門退了親,今兒又自掛城牆,沈大姑娘是個女兒家,贏了他,想必他也不好再揪著不放。」

老夫人聽得點頭,「但願如此。」

沈玥則苦笑連連,要是真有這麼好就好了,她現在都不知道他想幹嘛,她還以為他會登門指責她耍詐的事,誰想到他會自掛城牆。

沈玥起了身,老夫人讓她也坐下。

這時候,鍾大太太才道,「那天,順國公府大姑娘及笄,還多虧了沈大姑娘出手相救,才救了我那三侄女一命,這些日子,她病情一直反覆,到今兒,才勉強算度過了危險,我那三弟妹是衣不解帶的守在病榻前,本來該她親自登門道謝的,只是她走不開,我就代她來一趟了,等三姑娘病癒了,再親自登門道謝。」

鍾如婷是代國公府三房嫡長女。

老夫人就笑道,「是鍾三姑娘命大,我這孫女兒三個月前落水,還需要人救她,沒想到她是個有決心的,落了一次水,竟然學會了鳧水,還誤打誤撞的救了人。」

鍾大太太有些驚訝,看了沈玥,她笑道,「都是有福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不知道她的後福在哪裡?沈玥心中犯嘀咕。

正想著呢,外面進來一丫鬟,瞧見有外客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