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十七章 天差地別

第十七章 天差地別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08-17 21:11  字數:2497

沈玥太好奇了,誰能告訴她是怎麼一回事?

她望著沈琇,沈琇笑道,「虧得你去了靈泉寺一趟,竟然不知今兒煊親王妃和昭郡王去靈泉寺了,更放出風來,說是煊親王妃要給昭郡王選郡王妃,不少大家閨秀都去湊熱鬧了。」

沈琇打開話匣子,沈珂接著道,「昭郡王是京都身份最尊貴的郡王了,他是煊親王妃的胞弟,今年還不滿十八歲,也是當今皇上嫡親的堂弟,身份原就尊貴了,加上皇上又從小在昭王府長大,昭郡王的身份就更尊貴了,加上他溫文爾雅,京都就沒有大家閨秀不想嫁給他的。」

最後一句話,說的小聲,畢竟她們也是大家閨秀。

沈玥表示,不要把她算在內,她對不認識的人,不感興趣。

沈琇又道,「聽說,煊親王妃此舉,是給昭郡王挑媳婦,更是借昭郡王的手刺激煊親王世子,讓他看看,同樣都是她看著長大的,性子卻天差地別,一個人人避諱,一個趨之如騖,目的是想他好好反省。」

難怪,她就說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原來那些大家閨秀是沖著昭郡王去的,不是煊親王世子,她還以為真有那麼多大家閨秀不怕被克呢。

沈琇還想從沈玥這裡問到點有用的消息,結果什麼都沒問到,還給人解疑了。

沈瑤鄙夷的看了沈玥兩眼,然後派丫鬟出去打聽了。

丫鬟打聽很快,她們還沒到寧瑞院,就回來稟告今天發生在靈泉寺的事。

沈瑤聽後,怒氣全消,甚至掛了笑容。

因為,昭郡王壓根就沒去靈泉寺,去的只有煊親王妃一人。

煊親王妃一人去,那還是別去她跟前露臉了,萬一被她看上,上門幫煊親王世子定親,又不能拒絕,被剋死克殘了,都沒地方伸冤去。

心情一好,沈瑤就不瞪沈玥了。

進屋,給老夫人請安,也沒抓著沈玥不放,只說文曲星廟的事,還有買回來的筆墨紙硯,給老夫人看好不好。

屋子裡,其樂融融。

不得不說,大夫人瞞天過海的本事,和對府里的掌控,可以說是滴水不漏,老夫人竟然不知道她去的其實是靈泉寺。

老夫人不知道,加上斗篷的事,沈玥也就不告狀了。

請安之後,就回沉香苑了。

回了屋,沈玥一顆心才徹底放下,軟趴趴的躺在貴妃榻上,趴著枕頭,回想上午發生的事,還覺得有些恍惚,像是在做夢。

紫蘇膽子不大,但她是奴婢,主子在內屋裡能隨意,她卻是不行。

她眼睛東張西望了會兒,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想了會兒才道,「半夏去哪兒了?」

紫蘇是望著沈玥問的,問完,得了一白眼,她就轉身出去了,也是她糊塗了,姑娘和她一起的,她不知道半夏在哪兒,姑娘又怎麼可能知道?

在珠簾處,問丫鬟麥冬道,「半夏人呢?」

麥冬就回道,「嚴媽媽回來了,好像心情不好,半夏說了什麼,惹她生氣了,嚴媽媽氣頭一上來,打了半夏一巴掌,這會兒在屋子裡哭呢。」

紫蘇的臉色就難看了起來,她朝內屋望了一眼。

沈玥已經從坐了起來,臉色有些青。

她穿來,還沒有正兒八經的見過嚴媽媽,可是腦子裡,卻對她印象深刻,因為過去的幾年裡,沈玥幾乎對她是言聽計從。

而嚴媽媽是大夫人的爪牙。

就是她拾掇沈玥可勁吃的,能吃多少吃多少,整天把能吃是福掛在嘴邊,還說府里的姑娘,唯獨她最得寵,頓頓大魚大肉,其他姑娘都不及她十分之一。

一番話,哄的沈玥高高興興,對她是掏心掏肺。

可是三個月前,也就是她跟沈瑤出門的前一天,她得了傷寒,怕過了病氣給她,就出府養著了,說是身子好了,就進來伺候她。

她被禁足三個月,嚴媽媽從來沒有進府看過她一回。

如今回來了,卻打了半夏。

這不是逼她收拾她嗎?

「嚴媽媽人呢?」沈玥冷了臉色問。

麥冬回道,「嚴媽媽去大廚房給姑娘端午飯去了。」

沈玥沒有說話。

紫蘇就道,「我去看看半夏。」

紫蘇去看了半夏,回來告訴沈玥,半夏臉被打腫了。

那邊,一陣腳步聲傳來。

麥冬在珠簾外招手,顯然,嚴媽媽回來了。

她進來就罵,「越發沒眼色了,看到我拎的沉,也不知道過來搭把手!」

這是罵麥冬的。

麥冬縮著脖子去幫忙了。

嚴媽媽給了麥冬一食盒,自己拎了一食盒,進屋來。

見了沈玥,她先是一怔,之前也聽說姑娘瘦了,卻是沒想到瘦了這麼多,都快不認識了。

她很會演戲,見了沈玥,眸光就閃著淚花了,「奴婢不過出府三個月,姑娘都消瘦成這模樣了,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沈玥看著她,也在笑,和以往並無區別,關心道,「嚴媽媽也瘦了許多。」

嚴媽媽愣了下,不是說大姑娘性子也變了嗎,這不和以前也沒區別嗎,大夫人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

不過姑娘說的對,她確實瘦了,出府三個月,雖然能和兒子媳婦一家團聚,可吃的哪有跟在沈玥身邊的時候好,沈玥再能吃,那麼多菜,也能剩一半。

她吃不下的,才是半夏和紫蘇的。

這些年,她存了不少錢,出府三個月,雖然吃的不差,頓頓有肉,卻還是瘦了一圈。

再加上昨兒寶貝孫兒傷著了,心情不好,臉色就帶了些憔悴,如今回府了,要趁機好好補補了。

沈玥看著她,笑問道,「嚴媽媽的病好全了?若是還沒好全,可以再養些時日。」

嚴媽媽就笑道,「勞姑娘記掛,已經好了。」

說著,她摸了下自己那松樹皮似的臉,帶了些苦澀道,「姑娘別嫌棄奴婢帶了些病容,是我那才出生不久的大孫子,我昨兒想姑娘,一時走了神,讓他磕著了,心中擔憂,所以沒有歇息好,過兩日就好了。」

原來是孫子病了,才憔悴的,她露了臉,又初露鋒芒,大夫人算計落空,嚴媽媽負責養胖她,結果她瘦了,那就是嚴媽媽失職,怕是挨了不少罵呢。

寶貝孫子受了傷,再加上大夫人責怪,心底太生氣,所以就拿半夏出氣了?

還有把孫子受傷算在她頭上,讓她感動,然後補償她?

不好意思,她現在窮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