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盛世醫香 >第五章 退親

第五章 退親 (1/1)

小說名稱《盛世醫香》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6-08-17 21:11  字數:2592

周氏呵呵一笑,「讓順國公消氣,如何消氣?能攀上煊親王府的親事,做夢都能笑醒了,如今親事退了,順國公只怕滅我們沈家滿門的心思都有,還惦記你爹的仕途呢。」

沈玥聽得,額頭一顫一顫的,腳步停下,就不知道如何邁步了。

丫鬟出來,瞧見她,福身請安道,「見過大姑娘。」

這下,是不進去都不行了。

沈玥收拾了下心情,繞過屏風,邁步進去。

沈瑤見了她,雙眼就迸出火花來,「如果不是丫鬟給你請安,大姐姐不會打算轉身就走,不給祖母請安了吧?」

老夫人坐在紫檀木羅漢榻上,她穿著一身石青彈墨如意紋裙襦,頭髮梳理的一絲不亂,只是鬢髮微白,像是籠著一層秋日晨霜,臉上有皺紋,但是一雙眼睛卻很明亮,沒有一般老太太的渾濁,甚至有些犀利。

但是看到沈玥,她眉頭微攏了下,顯然對沈玥瘦了許多,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聽了沈瑤的話,她看沈玥的眼神有些不虞,好像是認同了沈瑤的話。

這要是不解釋一番,還真要扣一個不敬祖母的罪名了,姚大姑娘的事還沒解決,再添一條罪名,以後還混什麼。

沈玥上前一步,恭謹的福身給老夫人請安,又給坐在她右下手的大夫人請了安,然後道,「方才在屏風處多站了一會兒,不是不來,只是聽到四妹妹和母親說話,深以為然,雖然姚大姑娘落水,不是我故意的,卻也因為我的莽撞,讓她受了牽連,我去給她賠禮道歉,哪怕是負荊請罪,都理所應當,只是現在煊親王府和順國公府退親了,我現在去負荊請罪,只怕是火上澆油,一時間沒想到好辦法,所以多站了會兒。」

聽沈玥說負荊請罪,沈瑤眼前一亮,覺得就該讓她吃這樣的苦頭,可是聽到後面,她眉頭就皺了,冷笑道,「什麼火上澆油,不過是你的搪塞之詞罷了!」

沈玥看了她一眼,沒有回她,而是望著老夫人道,「孫女兒是犯了錯,但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大錯,只是無心之過罷了,這樣的過錯,負荊請罪有些嚴重了,我若是真的去順國公府門前負荊請罪了,只怕要轟動整個京都,顧及流言蜚語,順國公府明面上肯定會原諒孫女兒,可心裡會更惱火,就算一時間給父親委任了官職,只怕要不了多久,父親也會丟官,而且比現在更嚴重。」

老夫人是聰明人,她都這麼說了,她豈有不懂之理。

只是懂了,能不要用那種探究懷疑的眼神看著她嗎,看的她心底惶惶不安。

可她又不能藏拙,不然就任人欺凌了,只希望別當她是妖孽給滅了才好。

沈玥不知道她一番話,老夫人心底有多震驚,方才只是驚訝她的容貌,和她娘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是她略豐滿了些,這會兒細看,眉間眼,似乎比柳氏更具有神韻。

這個嫡長孫女,她極少關心,卻也記得,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不過是糟了一番罪,竟似乎一夜之間長大了,懂事了?

想到柳氏入了棺材,還將她生了下來,這麼離奇的事都發生在她身上了,一夜之間長大,倒也不稀罕了。

大夫人坐在下手,見沈玥如此調理有據的說話,很是不適應,看她的眼神,探究中帶了些冷意。

辛苦算計了三年,結果一朝回到解放前,這是一巴掌,扇在了她臉上,指望她對她有好臉色,那還不如盼望明兒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呢。

不過,大夫人會做人,心底再怎麼不高興,面上也不露聲色,她笑道,「這麼說,倒也對,只是順國公府的怒氣不消了,你爹的仕途必定不順,看你這麼氣定神閑,應該是想到好辦法消了順國公府的怒氣了。」

比起讓沈玥負荊請罪,想辦法消了順國公的怒氣更難辦。

大夫人說完,沈瑤在一旁補充道,「禍是你闖的,好不容易想了個辦法,你還說不行,那你想個好辦法出來!」

這是逼沈玥想辦法了。

沈玥看向老夫人,老夫人手裡佛珠撥弄著,道,「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沈玥沒有什麼大毛病,就是管不住嘴,以前也沒闖過什麼禍,老夫人對她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嫌棄。

況且大房唯一的嫡子,是柳氏生的,也就是沈玥的胞兄。

哪怕是看在她大哥沈琅之的份上,也要高看沈玥兩眼,更何況,她從小就酷似柳氏,得她爹沈鈞的喜歡,老夫人是聰明人,怎麼會明知道兒子喜歡她,還厭棄她呢,最多不耐煩看她胖墩墩模樣,免了她晨昏定省,眼不見為凈。

老夫人開口了,沈玥便道,「孫女兒現在還沒想明白為什麼煊親王府要退順國公府的親事,聽聞煊親王世子克妻,煊親王府此舉,不知道是不是想驗證煊親王世子是真克妻,還只是被我牽連。」

說著,頓了一頓,繼續道,「如果退親之後,姚大姑娘的病好了,那她受了三個月纏綿病榻之苦,就是定親帶給她的,於我無關,如果一直不好,那就是我連累的,和煊親王世子無關,到底如何,過兩日就應該有結論了。」

但願,姚大姑娘病能儘快好轉,不然她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老夫人聽著,又多看了沈玥兩眼,這一回,眸底帶了些光彩了,像是讚賞。

「那就過兩日再說吧,便是賠禮道歉,也不急這一兩日了,」老夫人點頭道。

見沈瑤幾個面帶憂色,老夫人又道,「幾年前,你爹算過命,說是他命里有一段時間仕途不順,熬過去就好了。」

熬過去,自然青雲直上。

熬不過去,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這話,老夫人說來是寬慰沈瑤幾個,更多的還是寬慰她自己的。

她手中佛珠撥弄的飛快,心中祈禱。

但願姚大姑娘久病不愈是煊親王世子克的,與沈玥無關。

沈玥沒有坐下,想著危機暫緩,她就不站這裡戳人眼窩子了,打算回沉香苑了。

只是剛要說話,外面進來一丫鬟,急匆匆道,「老夫人,吏部侍郎府孫夫人來了。」

老夫人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

大夫人掃向沈玥的眼神,眸中冷意不加遮掩,活像是罵她禍害。

沈玥有些無辜,有些惱火,吏部侍郎府孫夫人來,關她什麼事了,她都不認得她好么……想著,沈玥自己的眉頭也皺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

大哥前不久議親了,要娶的好像就是吏部侍郎府上的姑娘,只是她記得那姑娘姓李啊,與孫夫人有關係嗎?

額,孫夫人好像是保媒的。

那她這會兒來,不會是……退親吧?

完了,坑完了爹,接著坑大哥了。

這還有完沒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