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百零七章 辛巴,王者歸來

第三百零七章 辛巴,王者歸來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251

看台四周鴉雀無聲,剛才召喚九大老祖亡魂、汲取上十萬生魂的血魔老祖,看起來是那麼的不可一世,連星盟六大王級在他面前都要被迫防守、都要陷入被動。可就是如此強大的存在,竟然在頃刻間落敗,山窮水盡、無路可走!

「地球人……」

天貝督主、卡洛斯族長等人看向王重的目光中,已經不再是曾經那種看待後輩的眼神,而是帶著一絲震撼,甚至是……敬畏!

就算是他們,也沒有自信能空手面對掌控血河圖的血魔老祖,而是必須要藉助鎮族寶物的能力。可這王重……王重手上可沒有任何逆天的法器,而且到現在都還只是一個實丹,但卻僅僅憑藉他自身就輕易竟血魔老祖的血河圖生生抹除、甚至是將血魔老祖逼入絕境!這實力,已經是有點超出地界文明的想像範疇了。

原以為那個木子或是墨問應該已是地球人的極限,可是和王重比起來,那兩人簡直是都還太嫩了……

這是一個真正崛起的超級強者,僅憑他一人,已足可震懾星盟萬族、足可讓地球與所有的八級文明平起平坐!

真正的地界第一!

就算是主台上諸多王級大佬,就算是讓他們手掌鎮族法器,他們自認也不會比剛才的血魔老祖強出多少,而在能鎮壓血魔老祖的王重面前,只怕任何人都不是敵手!

「結束了……」卡利丹族長的聲音多少有些落寞,但也帶著一絲欣慰。

他想像到當初火魔族上下集體想要致王重於死地,那是一種何等樣的危險!如果不是因為拉薇爾力排眾議,如果不是因為潛龍劍的恩惠讓王重放過了普米修斯,同時也等於給了火魔族一個下去的台階,否則,若是真和王重對立,那現在頭疼的可就不止是血魔族,而是火魔族了!

他的這聲結束,可不僅僅只是代表血魔族的終結,更是代表了火魔族積蓄這些年以來,想要和天貝族一分高下的那股勁兒!

王重和地球顯然是站在天貝族一邊的,而擁有這樣強大的王重、擁有那麼強大的地球勢力,可以想像,兩大八級文明暗中較勁的天平早就已經向天貝族傾斜了過去,只要王重站在天貝族那邊,火魔族就絕對沒有任何勝利的機會!

幸運的是,火魔族有拉薇爾,憑藉著拉薇爾和王重的關係,憑藉著拉薇爾為王重做的那些事兒,這地球人應該不會和火魔族徹底交惡,也應該不會再記前仇。同時,火魔族和天貝族的爭鬥畢竟還沒有真正白熱化,現在抽身後退,只不過是服個軟的事兒,還來得及……

「不,還沒有。」里昂**官目光沒有一絲波動,機械族往往知道各族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恰好也知道一些有關血魔老祖的。

其他人則都有些詫異的看向里昂**官,實在無法想像此時此刻的血魔老祖,究竟還有什麼反抗的餘地。

「你贏了。」血魔老祖此時的聲音反倒是平靜了下來,站在王重的棋盤上一動不動,任由那四周棋子的矛頭對準自己。

失去了血河圖,他的力量甚至還不足以與一個真正的王級相抗衡,就更別說面對王重了。

但他還有別的手段,還有一個足以保命的手段!

他要活下來,只要自己活著,機會就還存在!

「讓我離開,血魔族的一切就都是你的。」

「你覺得我會答應嗎?」老王微微一笑:「就算我答應,你覺得那枉死在你血河圖中的無數亡魂能答應嗎?」

血魔族,手中的血債太多!他們屠殺的生靈數以億萬計!

而且,王重和地球文明一路走到這裡,可不是靠著傻白甜的,誰都可以活,血魔必須死!

「嘿……」血魔老祖的手指微微一翹,臉上閃過一絲陰霾狠厲之色。

「年輕人,做人留一線,不要趕盡殺絕。」血魔老祖的語氣可並沒有半點服軟的意思,更沒有半點求饒時應有的可憐像,反倒是硬氣得很。

王重微微一笑,血魔老祖的口氣飽含威脅,肯定還有什麼後手,但自己何須畏懼。

「該你下棋了。」老王只是淡淡的說道:「你還有最後一步。」

「…………」血魔老祖的臉上看不出有什麼悲喜,也並沒有接腔,只是安安靜靜,就像是在王重天地領域的規則內拖延時間。

可此時,四周看台上那些好不容易才稍稍鎮定下來的星盟精英們卻是終於從恐懼中回過神來。

說實話,文明戰開始前,星盟支持血魔族的文明絕對是支持地球的幾百幾千倍,可此時此刻,所有的聲音卻是在瞬間一邊倒了過來。

不止是因為王重的強大,更是因為血魔老祖的雙手血腥,剛剛才在所有人眼前死掉的那十萬人,甚至還一度威脅到了這所有的倖存者。

什麼賭局、什麼錢財、什麼立場、什麼站隊,在生死存亡的威脅和恐懼下,統統都不值一提,所有人此時都只有一個心愿!

「不要放過他!這老狗罪大惡極!這老狗該萬死!」

「王重殿下!請殺死這老狗!為那些無辜的死者報仇!」

「血魔老狗!死不足惜!」

「嘿!」血魔老祖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他無法移動、無法逃跑,身在天地棋盤中,被規則所限制,他只是一個棋子。

但同樣,他也擁有自主的意識,這就已經足夠!

那無法行動的身軀中,猛然有一片耀眼的血光透射了出來,侵染了他全身的皮膚。

手中那喪失了九大亡魂後,已經徹底乾涸的血河圖,此時竟好似是在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