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百零三章 黑暗法則

第三百零三章 黑暗法則 (1/6)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609

「如你所願。」木子的臉上始終保持著一種雲淡風輕的笑容,能站到這場上的絕無弱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他知道這血洛肯定也有,這惶惶之威、堪稱恐怖的金丹大能血傀儡也只不過是道開胃菜而已,或許現在所有人都認為自己輸定了,畢竟遠離了冥河的冥王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

可是,王重不會這樣認為,木子也不會。

一念之間,一直背在木子身後的生死棺竟然『蠕動』了起來,緊跟著,那看起來好似木質的材質竟然緩緩變形,就像橡皮泥一樣,居然化為了一個人形。他長得和木子一樣高,類天人的外形,卻穿著一身寬大的長袍,五官看起來也和木子極其相似,只不過全身都籠罩一股黑色的霧氣中,一對眸子閃閃發亮,好像一個黑化版的木子。

那黑木子現身之後沖木子微微欠身,神態恭敬:「木子。」

那是……冥王?

幾乎所有人第一時間就已經將這化身認了出來,他身上那黑色的煞氣太過顯目了,仔細盯著時,竟能讓你感覺那黑霧宛若水流一般在隱隱流轉,就好似將一條地下世界的冥河給背負到了他身上!

休息室中,除了王重和格萊,其他人均是詫異。

在座的地球人里除了朱利安之外,其他人都和木子在聖城時見過接觸過,對他的生死棺也算都有所了解。木子能召喚冥王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生死棺變冥王,這是什麼鬼?木子的生死棺呢?

「冥王歸附木子後一直都沒有實體,便以生死棺作為他的承載,是靈化轉生的手段……呵呵,要在冥王面前說轉生,血魔族還不夠看呢。」格萊對此比較了解,畢竟一直陪著王重和木子在天貝別院中閉關潛修,如果說這世上有誰知道這兩人真正的實力,那就一定是格萊:「而生死棺本是冥界的一種特殊物質,黃泉路上的祭品,可聯通冥界……」

眾人瞬間領悟。

當初冥王在地下世界大開殺戒,以一己之力輕易屠戮整個九陰宗,在整個九陰宗的瘋狂反抗下,強行滅殺數位金丹大能、屠戮宗門過萬、毀其山門,殺得九陰宗十幾個金丹、包括幾位大能者抱頭鼠竄,那是何等的威風!可為什麼所有人卻都會覺得擁有冥王的木子會很弱?究其原因,不過是因為此戰是在地界,遠離冥河,沒有冥河之氣可供冥王利用而已。可若是生死棺能連同冥界……

「那裡有隻迷途的亡靈。」木子淡淡的聲音響起,手指朝著那十幾米的高大泰坦血傀儡遙遙一指:「收了他。」

「是。」

冥王的目光一轉。

轟~~

一股黑色的氣焰猛然從他身上升騰而起,體表覆蓋那宛若水紋般的黑煞之氣滾滾而動,竟將原本染紅的天空生生硬擠出半邊的黑夜!且那黑夜中流光溢彩、銀星點點,竟宛若有一條星雲組成的天河倒掛在那黑夜上空,磅礴大氣、讓人望而生畏!

四周看台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被那威壓所震懾、屏住了呼吸。

之前那三場,無論地球人最後怎麼贏的,可至少在牌面上、在氣勢上都是遠遠不如血魔族的金丹,境界的差距擺在那裡,你可以說你擁有很強的實戰能力,可一個實丹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擁有像金丹強者那種從生命層次的層面去震懾人心的能力的。

若說先前人人都能感受到血洛和奧布羅斯凶氣滔天、氣吞山河;那此時此刻,所有人感受到的就是一種無邊的深淵黑暗,宛若永無盡頭般的浩瀚。

勢均力敵、分庭禮抗,唯有金丹大能者,才能擁有這樣的氣勢!

有意思!

血洛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提前擁有血河圖,他不畏懼任何對手,這將會是他的成名戰,偉大的血魔族領袖崛起史的開端,對手當然不能太弱,而且是越強越好!

「殺。」他也是同時一揮手,光是好看,頂不頂用還要打了才知道。

接受到主人的指令,奧布羅斯的眼中霎時間凶光畢露。

血傀儡動手了!

奧布羅斯手中的一柄巨錘高高舉起,四周天地之氣彷彿鯨吞海吸般朝著他的巨錘中湧入,這一瞬間,彷彿整個競技場都在搖晃,被他的氣機所牽引。

空中立刻便有血色的雷霆聚集,受這巨錘召喚、為之相應,從遙遠的天際閃落下來,連接在那巨錘上。

「吼!」

血傀儡發出怒吼,場中雷光大盛,無數網狀的血色雷線被那巨錘拉扯,宛若扯著整片天地般朝對面的冥王和木子一股腦的砸了過去!

哪怕是隔著競技場的防護罩,那恐怖的雷聲仍舊是震得所有觀戰者心驚膽戰,耳膜受損!真正擅長雷法的金丹大能,只是起手間便已達到先前艾俄洛斯近乎爆發巔峰時的狀態!而那惶惶雷威的氣勢,更是讓人感覺自己為之置身於風暴之中,飄搖欲墜、瑟瑟發抖!

可此時處於那攻擊中心的黑冥王卻是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微微張開的雙唇,露出他全身上下唯一白凈的兩排牙齒:「定。」

緊跟著,他左手一抬,往空中那隕落的巨錘輕輕摘去。

所有人的眼中,競技場彷彿消失了,甚至連地界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先前幻化在空中的那條銀色河流,巨錘只不過是那星河中數以億萬計的小石子之一,而一隻普普通通的白凈手掌此時伸進了河裡,宛若一個頑皮的孩子,輕輕鬆鬆的從河中將那顆閃亮的石子給撈了出來……

場上的一切攻勢噶然而止,所有在剛才那瞬間失神的人此時才回過神來,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