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神艾俄洛斯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神艾俄洛斯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427

那衛兵詫異的舉著手,都已經忘了他自己想要說的下半句話,卻見艾俄洛斯突然睜開雙眼來,沖他笑了笑:「出場了。」

就像是在回應艾俄洛斯的聲音。

轟隆隆~~

緊閉的大門被拉開了,喧囂的聲浪宛若狂風巨浪般撲面而來,讓幾個衛兵都忍不住微微頓了頓剛提起的腳步。

但那巨大的聲浪卻並非是如同以前那些角斗場一樣為艾俄洛斯歡呼的,而是幾乎壓倒性的在呼喚著他對手的名字。

「戈隆!戈隆!戈隆!」

「血魔族必勝,五比零!」

「戈隆先生,拍爛他的腦漿,不要給他留全屍!高等文明的威嚴,必須用鮮血才能洗凈!」

面對上魔獸戈隆,就算是往屆天門天尊班最強的實丹,也不敢說自己能與之一戰吧!畢竟,戈隆曾經也是天才中的天才,邁入金丹境後更是已經接近王級的境界,加上那強悍的肉身,就算是天貝督主這種恐怖存在,或許能贏他,但都幾乎無法殺掉他。這已是那種真正可以縱橫地界、無視諸多星盟規則的層次了,秒殺一個實丹還不是手到擒來?

現場此時完全是一面倒的山呼海嘯之聲,艾俄洛斯甚至都能感覺到那些吶喊聲震得整個地面都在微微顫抖。

很多強者或許對生死決殺早就習以為常,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就會習慣站到聚光燈下去戰鬥,哪怕同樣的無規則、同樣的以生死相搏,之所以如此,正是因為看台四周那些聒噪的觀眾總是會讓許多人心生不耐和厭煩,他們總是能有各種各樣白痴般的聲音去影響和干擾你,不是內心極其強大者、不是對這種競技舞台十分熟悉者,還真沒那麼容易駕馭這樣的戰場,何況還是在完全一面倒的噓聲中。

可這是艾俄洛斯。

非但本身就內心強大,何況角斗場的經歷讓他早就適應了這一切,甚至可以說,這聒噪的現場才是他現在最熟悉的舞台。而賭上整個地球的背景、賭上兄弟的信任,當然,還有扎力羅晃的全部身價,這些都是讓他有些抑制不住的興奮起來!

角斗場之王!

他大步走了出去。

「戈隆!戈隆!戈隆!」

對面戈隆也在歡呼聲中緩緩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對手,那個叫艾俄洛斯的地球實丹已經先他一步站在了競技場的另一端。

這競技場巨大無比,光是南北端的長度便足足有三公里,可這點距離對於一個金丹強者的視線來說,卻就和面對面沒有什麼區別,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鼻毛。

老祖安排他第一個出場,想要對付的本是那個收復了冥王的地球人,對那個地球人,戈隆還是有一點興趣的,畢竟背著冥王的名號,雖然只是個實丹,但也算是有實力與自己一戰了,可沒想到出來的卻是這個艾俄洛斯……

聽說之前只是一個角斗場的奴隸,後來得到了泰坦一族的雷電秘法,讓他在角斗場中不可一世,創下兩百場不敗的記錄。

這應該算是血魔族最了解的對手了,血魔族想要在如今的星盟中更進一步,那泰坦就是他們必須超越甚至是踩下去的對手,他們的雷電秘法,戈隆甚至比許多泰坦人還要更加了解,只是,一個地球人練泰坦的雷電秘術,會有怎麼樣的變化呢?

泰坦秘法,戈隆笑了起來,似乎……也還不賴,當然,這種不賴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無論是那個冥王木子還是天門王重,亦或是眼前這個艾俄洛斯,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意義,只是為了倒下而已。

「聽說,你學習的是泰坦一族的雷電秘法。」戈隆背負著雙手,居然開口了:「希望你能讓我看到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好值回你的出場費嗎?」艾俄洛斯淡淡的反問。

戈隆微微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哈哈大笑:「你付得起我的出場費?」

「當然付得起。」艾俄洛斯也笑了起來:「用你的人頭。」

兩人簡簡單單的幾句對話,卻是在這喧囂的競技場中清晰可聞,原本就已經無比熱鬧的競技場頓時就沸騰起來了。

他們聽到了什麼?那個角斗場出身的實丹鬥士,竟然想要取金丹戈隆的人頭?

拋開其他一切不談,要知道,就算是那些主席位上高高在上的王級金丹,他們或許有擊敗戈隆的能力,但卻恐怕沒幾個敢誇口說能摘下戈隆的人頭!那可是在天河潮汐的沖襲下都活下來的真正měngnán,在地界堪稱可以隨意縱橫的角色,這個地球人要是真能擊敗他,早就已經名揚天下了,還會只是一個角斗場的角鬥士?

可還不等看台上那些觀眾們爆發出更大的嘲諷聲時,艾俄洛斯已經動了。

文明戰沒有規則,也沒有所謂的主持人,這是兩個文明生死的碰撞,當參戰者進入競技場範圍內時,戰鬥就已經開始,剛才多說那幾句都已經屬於多餘的範疇了!

沒有花哨,角斗場的第一個戰鬥信條就是簡單實用,速度與力量、攻擊與防禦,拳拳到肉的近身格殺才是一切戰鬥的本能。

大多數人才剛剛意識到艾俄洛斯從原地消失的瞬間,一片塵囂已經從戈隆站立的位置處激蕩瀰漫,緊跟著才是姍姍來遲的音爆聲以及轟鳴聲,然後大多數人才從大屏幕上發現了剛才那衝刺的餘光和殘影。

無數正準備嘲諷的看客都是瞠目結舌。

快,太快了!快到讓看台上那近百萬虛丹、實丹都完全反應不過來的地步!如果此時站在台下的是自己,只怕連防禦的意識都還沒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