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九十五章 王者三兄弟

第二百九十五章 王者三兄弟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120

在地界的高等文明中,總有那麼一兩個擁有著進入天尊班的能力,卻並不加入天門的天才,作為各大豪族絕對的核心繼承人,他們並不缺乏在天尊班修行的那點資源,同時也是作為各族的底牌被雪藏保護起來。

血洛就是這樣的人之一,身為血魔族的天才少主,從一出生便已光芒耀眼,出生即是實丹!已算是打破了血魔族這區區七級文明的血脈桎梏,在地界、在諸多星盟高層眼裡都是鐵定的血魔族未來繼承者,也承載著血魔族衝擊八級文明的未來。這些年他雖然一直在血魔城中潛心修行,並未聽說有什麼響噹噹的戰績,但這種出生即是實丹的逆天妖孽,還坐享著血魔族無數的修行資源,就算用膝蓋也想像得到他如今的成就和實力,正是馬東手中那份名單上血魔族很有可能出戰的最強戰力之一。

此時這血魔少主的臉上完全看不到普通年輕人的那種浮躁,只是微笑著沖看台上地球坐席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股殺氣自他雙眸中透出,竟讓遠在數千米外主席上的馬東、王戰峰等人莫來由的打了個寒顫。

不是畏懼,而是被那強大的氣勢所壓迫,就宛若螻蟻面對神靈!

「在挑釁了,哈哈哈,血魔少主霸氣,只怕是沖王重去的。」

「潛心修行那麼多年,總要出來露臉,血魔族鐵定的未來繼承人可是需要聲望的,現在這地球王重如日中天,若是血魔少主將之斬殺,必將名揚維度。」

「必然如此,文明戰什麼的,地球哪有資格和血魔族對等?要不是想收王重這份兒大禮,血魔族隨便派幾個金丹都足夠碾壓了,哪用得著血魔少主出手。」

「那王重在天門幹掉普米修斯,血魔火魔同氣連枝,血魔王子這是想要替同輩出了。

不少人笑談著,對兩個文明來說的生死存亡之戰,可在眾多看客眼裡也不過只是一場遊戲而已。

言論聲未絕,只見一個體形壯碩無比的血魔族已緊隨血洛之後從大門後走了出來。

這血魔族看起來也很年輕,不過三十歲上下,**著上身,一身精湛的肌肉鼓脹,泛著一陣陣黃銅膚色,頭頂的一對暗紅色犄角粗壯厚實。他空著雙手背負在身後,目光沉穩狠厲,行步間虎踞龍盤,雖未展露金丹氣息,但卻自有一股駭人的威勢撲面而來,氣血衝天,讓人彷彿感覺這完全不似眼中看到的三米身軀,而是一頭來自遠古的巨型洪荒猛獸!

「竟然是血魔獸戈隆。」

這次可不止是其他人,連坐在馬東等人身旁的諸多『盟友』,如莎莉斯特等人都皺起了眉頭。

「以武證道的血魔獸戈隆啊!聽說上次闖天河潮汐失敗受傷,一直未曾恢復,此次竟能出戰?」

「好恐怖的氣血,坐在這遠處看台上感受,竟都能讓我感覺渾身燥熱……」

看台上瞬間就響起一陣驚異聲,如果說血魔少主出手還在大家預料之中,但這戈隆可就不同了。

血魔獸戈隆!

這綽號里的『獸』字可絕沒有半分貶義,身為血魔族有數的金丹大能之一,戈隆是那種及其罕見以武入道的強者。

都說武修無用,那只是因為武修凝聚金丹實在太難,可若是有人能以武證道邁入金丹,那實戰力就是絕對的強悍。倒不是說武修金丹就一定比丹修強出多少,只是因為武修入道太難,那些劣質者早都已經被拒之金丹門外,能留存下來邁過這道門坎的無一不是武修中頂尖天賦的佼佼者,起點自然就比大量以丹修入道的良莠不齊者要強悍得多。

而血魔族的武修則更恐怖,血魔族承繼於火魔族,而傳聞中火魔族又是天界荒族和元素族的後代,如此算下來,血魔族至少也有著四分之一的荒族血統,那可是靠肉身吃飯的超級血脈,一旦以力證道、發揮出自身天賦,那就相當可怕了。這血魔獸戈隆早在數十年前就已是天尊班成員,更是拉薇兒等人的師兄,聲名赫赫。曾闖過天河潮汐,雖然最終失敗,但能在闖天河失敗後、從那萬丈天河之巔跌落凡塵、受無盡天河威能的衝擊都保住性命,此人的實力絕對是駭人聽聞,金丹中的絕對強者之一,放到血魔族的金丹中也足可排進前五的存在。

只是聽說此人闖天河潮汐失敗後受了重傷,這幾十年時間一直都在血魔族內休養生息,未曾在地界各處闖蕩,以致有不少人都認為他是傷勢過重,要麼是無法恢復、要麼就是已經實力大退了。

可沒想到,血魔族文明戰,第一個出來的就是他,而且看看此時血魔獸戈隆那渾身滔天般的恐怖氣血,血色紅光直衝蒼穹,哪有半分受傷的樣子?反倒是比傳聞中感覺要更加可怕一些。

馬東手上那份關於血魔族的資料中,血魔獸戈隆的名字是有的,但因為幾十年前闖天河潮汐失敗且受重傷之故,所有人幾乎都認定他不可能出戰,沒想到竟然第二個出場。

可這還不算,緊隨其後,又是一個同樣震撼全場的存在。

那是一個看起來無比消瘦的老者,不同於其他血魔族那動輒兩三米的身高,這老者看起來最多一米六七,且佝僂著腰,比之尋常地球人的體形還不如,看起來雖是一副行將就木之態,可一雙鷹眼偶爾閃動時卻宛若黑夜的將星,攝人心魄。

殺神夜魂!

先前血魔少主和戈隆出來時,看台上還有不少說笑之聲,清閑心態,可這時看到此人,竟連整個競技場內的聲音都瞬間矮了八度,說是噤若寒蟬都不為過。

能在地界闖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