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九十三章 特赦

第二百九十三章 特赦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135

看著弗拉基米爾那一成不變的臉,朱莉安的臉上露出一絲滿足之色,小女孩總是很容易滿足的,也很容易被其他東西分散注意,四周那些阿諛奉承之聲似乎也變得沒那麼刺耳……嗯?

朱莉安瞪大了眼睛,她剛才好像看到冰王子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

作為冰傀屍,沒有主人的命令是萬萬不可能自己行動的,即便是抬動眼皮這種再簡單不過的事。什麼冰屍永恆、真正不死的冰屍煉傀最高境界,那也只不過是傳說,即便是作為曾經無比強大的西雅的傳人,帶著家族的無上秘法,那種傳說也只是聞其型而不知其法,能做到讓冰屍自然進化已然是西雅家族當年縱橫冰極世界的無上手段了,可剛才……

朱莉安還在狐疑中,卻已聽到一陣嘰嘰呱呱的聲音飛快傳來。

「布穀,布穀!有機械族!」

冰鳥從峽谷口中飛快的飛進來,驚慌失措的嚷嚷道。

整個冰谷中先是一靜,隨即就是一片嘩然和詫異之聲。

冰極世界已經很久沒有機械族前來光顧過了,事實上,這類處於第四維度的生命星球,機械族一般是不會光顧的,它們雖然監管星盟所有文明,許可權滔天,但卻也只限於是在第五維度的星盟位面中,而並無權利伸手到各大文明的誕生地區去,除非是一些特殊事件,比如來自星盟的任命之類,只是,即便是來自星盟的任命,那也應該是去找冰極世界那些大人物,那些各宗的首領,跑來這冰極宗一個弟子潛修的區區冰谷做什麼?

聚集在此的大多數冰極宗子弟都是臉露詫異之色,朱莉安的臉上卻是帶著一絲欣喜。

曾經的西雅家族在冰極世界也是一方豪強,接觸過高層,知道星盟的規矩,機械族顯然是星盟的使者,能讓星盟的使者紆尊降貴到這樣的小地方來,原因只可能是一個:這裡有人的名聲傳了出去,被星盟高層或是天門看中,這是來招收天門門生的?

這原因連朱莉安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雖說自己在冰極宗崛起的勢頭很猛,但就算整個冰極宗、乃至整個冰極世界,在星盟和天門那等龐然大物的眼裡只怕都是螻蟻般的存在,怎可能突然主動注意到這裡一個小小弟子的崛起?但除了這理由,她又實在想不出別的原因來,至少,自己從沒有觸犯過什麼星盟的律法,何況以自己的程度,就算想觸犯也觸犯不到呢。

不管怎麼說,自己是這冰谷的主人,機械族派人前來這冰谷,必然是來找自己的。無論是喜還是憂,能和星盟扯上關係,都代表著自己的格局已經不再局限於小小冰極宗內一個弟子的程度了,這或許正是西雅家族即將重新崛起的希望。

她騰的一下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旁邊的冰鳥還在驚慌失措的呱呱亂叫著。

「閉嘴!」朱莉安在這霎那間都忘了剛才弗拉基米爾眼皮動過的事兒,她的臉上帶著潮紅之色,心裡既有一些忐忑更有無盡的期待,只恨這栝噪的傢伙在耳邊嗶嗶:「一點規矩都沒有,再亂叫,我就把你化成水衝到馬桶里去!」

話音方落,只見兩個銀光閃耀的傢伙已穿過冰谷,懸空而來。

果然是兩個機械族!而且看他們的裝束,只怕在機械族中的地位都不低。

好歹是一個六級文明,冰極世界的修行者們眼力還是有的,冰谷中瞬間就嘩啦啦的跪了一片,面對地界星盟的上使,就算是冰極世界的老祖宗也得下跪,何況是這些底層的子弟。

「拜見上使。」眾人齊聲呼喝,包括心中正有些激蕩的朱莉安。

那兩個機械族卻連看都沒看這跪拜了滿谷的人一眼,而是目光在人群中一掃,隨即……

「地球文明與血魔文明開啟文明戰,特赦一切地球人罪責,允其參與文明戰,為各自文明的生死存亡效力……地球人弗拉基米爾,你可願以地球人的身份參戰?」

這滿冰谷的所有人都是為之一愣,地球人?弗拉基米爾?那是什麼東西?還有地球和血魔族的文明戰?倒是有個別弟子曾聽說過一些風聲,但那是遙遠星盟地界中的事務,和他們可不相干,在冰極世界也根本沒有流傳起來。

雖說每一個操控冰傀屍的主人都能從對方殘缺的生前記憶中找到他們的名字,但他們是不會將自己傀儡前生的名字宣之於口的,這是一種傳統,因此冰極宗人人都知『冰王子』,但卻並無人知道弗拉基米爾是誰。所有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這機械族所言何物。

唯有朱莉安,明亮的眸子一呆,下意識的回頭看向冰王子的方向。

只見那僵硬的軀殼此時微微顫了顫,根本就沒有朱莉安的任何指令,那彷彿凝霜一般的眼眸,卻在此時緩緩睜開,而在那冰霜般的眼皮之下,一對明亮的眸子閃閃生輝,和尋常冰屍那種灰暗的眸子完全不同。

「戰!」不止是眸子,連他那微微佝僂的身子都在此時緩緩挺直了起來!

就如同是打開了某種封印、亦或是某種束縛,朱莉安能感覺到自己和冰王子之間那傀屍的聯繫突然就被中斷了。

非只是如此,一股恐怖的寒冰之力已經從那釋放了封印的身體中解脫出來,宛若狂風般倒卷,瞬間就將幾十個跪伏得距離他稍近的冰極宗子弟刮飛了老遠。

「敢犯我地球者,殺無赦!」弗拉基米爾冷冷的說道。

朱莉安整個人都呆住了,她的弗,竟、竟然活了?!

不止是朱莉安,弗拉基米爾出聲的那一刻,整個冰谷都在瞬間就安靜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