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八十六章 雙重靈魂

第二百八十六章 雙重靈魂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265

「木子的殘存意識對我而言只是一點小小隱患罷了,並不是多大的威脅。我會選擇穩妥,但並不代表我就無法用強。」冥王淡淡的說道:「我可以再多給你一點時間讓你好好想想。但記住,當我抵達冥宮時,你必須做出你的選擇。」

冥宮,便是那座潛藏在這森林最深處的宮殿了,冥王能感受到那裡有著他曾經的記憶和潛藏的力量,自從佔據主導之後,他發覺的意識里藏著秘密,要想徹底復甦,要想恢復到全盛時期,他必須得到冥宮裡的一切。但在那之前,他還要更多的殺戮,他要讓那嗜血之意將木子潛藏在身體中的那點意識徹底吞噬,只有到那時他才能成為這身體唯一的主人,才有資格去接受有關冥王這個身份的一切。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逃走。」他一邊說著一邊朝森林深處繼續進發,卻並非是直線走向冥宮,而是在尋找下一處怪物族群的棲身之所:「可是沒有木子的生死棺,就算讓你走出了這地獄島,你能橫渡這冥河嗎?桀桀桀桀……」

格萊的臉色異常難看,他知道在有關木子的方面,冥王說的並非虛言,自己所做的這些努力幾乎都只是白費功夫。至於自己,逃是不可能的,冥王說的沒錯,沒有木子的生死棺,又陷身於這冥河深處,自己確實是哪裡都去不了,而且他也不能逃,只要冥王一天沒踏進他的冥宮去接受過去的記憶和傳承,那就代表著木子的意識還未完全消散,而只要木子還有一息尚存,就意味著希望還未完全斷絕。

木子殘存的意識很可能也在觀察著外界,若是看到格萊已經放棄,那就等於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無疑會讓木子陷入徹底的絕望中,再難有絲毫翻身的機會。

看著前方的身影很快就即將消失在樹林中,格萊深吸口氣,隨即快步跟上。

渺茫到了極致的希望,可只要存在,就還能在這片黑暗中看到應有的曙光。

……………………

九黎戰船確實可以抵禦冥水的腐蝕和侵襲,這大部分要歸功於九黎陰木這樣特殊的材質,但也僅僅只是船身不腐不壞而已,要想抗衡冥河中那無盡的怨念和致命的冥息,終歸還是要靠個體的力量。

老王已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冥河中前行了多久。

這冥河四周的黑暗永無止盡,終日不見絲毫光亮,且厚重的迷霧重重,目不能視物,磁場也是無比混亂,根本就不可能辨明方向和自身的位置所在。

老王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的使用青銅鏡,用來鎖定格萊和木子的坐標,以此辨明地獄島的位置、矯正自己的方向。

每次使用青銅鏡,自身的靈力都要消耗大半,然後用補元丹慢慢恢復,等恢復圓滿後再使用第二次修正自己的航線,如此往複,老王已經使用過了至少三十次青銅鏡,以每次恢復需要大概地球時間四小時計算,自己在這冥河中已經前行了足足五天以上。

這時間已經有點超出老王的預估了,原本大概估算地獄島和冥河城之間的距離,自己全力催動九黎戰船,最多也就兩三天時間而已,可是越往冥河深處,四周的壓強就越大,海水也變得越加『厚實凝重』,全力催動下能保持正常的船隻航行速度已然不易,再想像之前在海邊時那樣輕易破浪前行只能是種奢望而已,

而且,越往冥河的深處進發,四周的冥息就越發濃厚,原以為以自己的實力,至少在這冥河上行舟並無困難,可等他真正靠近了這冥河的深處……這裡的海水不再像普通冥河中的冥水那樣腐臭充滿著血腥味,反倒是感覺越發的『純凈』,甚至連那凄厲無比的鬼哭狼嚎之聲也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空無的死寂,就好似這海上的一切聲音都消失不見,連海水聲都已經再也聽不到,四周除了空寂還是空寂,彷彿整片天地都只剩下了你自己。

沒有腐臭也沒有怨念之聲,但這只是另一個極端的純凈,老王能清晰的感覺四周冥河中的邪惡和冥息力量已然濃聚到了一種讓人難以想像的巔峰極限,以至於讓人已經再也感覺不到其他的任何東西,就像是讓人身處於無盡的黑暗中墮落了一萬年,早已忘記了陽光的明媚和色彩、且對一切邪惡都早已失去了辨別的能力,才會產生這種讓人不寒而慄的錯覺。

強如老王,在這可怕的冥息面前也是讓他開始感覺有些窒息,這還只是那強大冥壓帶來的力量上的壓迫,更可怕的還是那環境。四周明明有無盡邪惡卻顯得空寂的環境,那種感覺就像是身在一座無邊黑暗的地獄之中時,被四周無數雙充滿怨念的、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盯著你。它們不發出任何聲音,也不對你做出任何別的干擾,就那麼靜靜的看著你,彷彿在等待著你成為它們中的一員……

這也就是老王了,心境靈魂異乎常人,雖有種背脊發涼的毛骨悚然之感,可終歸還是能牢牢的穩守本心,不為所惑。

距離上一次探查已經過了五個多小時,靈力的恢復速度在越往深處走時早就已經明顯變慢了,不過上次探查時能看到彼此間的距離已經十分接近,老王正打算再次打開青銅鏡確認一下木子和格萊的坐標位置,卻看到原本黑漆漆、空無一物的海平面上,突然有一抹妖異的猩色暗光在天邊隱隱閃耀。

那是……地獄島!

在這冥河上飄蕩了好幾天,老王的久疲的精神也是為之一振。

說是島,可真到了近處才發現這簡直就不像是一座島嶼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