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地獄無門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地獄無門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125

「我是星盟的使者!捆縛星盟使者,你等可知罪?!」

馬東輕蔑一笑,這裡昂如果真是星盟的使者,那就會直接和地球高層交涉,而不是選擇和希伯威合作了。他顯然沒有一個正式的身份,擅自闖入地球,等若擅自闖入了他人領地。而面對一個非法入境者,地球方面只要不怕對方私下報復,根據星盟律法完全有權利自行處決!

馬東不開口,四周也是寂然無聲。

里昂的臉色一變再變,六芒困神索的威力還在不斷加強中,這玩意,越掙扎纏得越緊,而且一刻不停的吸食著自己的靈力和能量,里昂甚至都已經快維持不住自己的真身。而隨著希伯威死掉,在場所有地球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過來,和之前的眼光相比,此時這些地球人的眼神已經變得炙熱而大膽,富有侵略性!

里昂瞬間就明白了,捆綁?擒拿?

錯了,對方根本就沒有放過自己性命的打算!那個叫馬東的地球人,他要想杜絕地球今後出現如希伯威這樣的叛徒,那就要將地球推到和血魔族絕對的對立面,讓地球人再也不敢相信血魔族會真的收編他們,而要想做到這一點,殺掉自己這個血魔族人就是最好的選擇。

里昂憤怒、驚恐,奮起全身的餘力想要再做一番掙扎,可在那六芒困神索前卻是毫無寸功。六個虛丹牢牢的掌控住了這件組合法器,就那麼將他捆縛著,任由法器慢慢的蠶食著他的靈力和生命力……

整個廢墟般的廣場上安安靜靜,從希伯威死,再到里昂那漫長的被蠶食,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所有人都在靜靜的、甚至是膽戰心驚的看著,在消化著他們所看到的東西和信息,同時,再看向馬東那張似乎古井無波的臉時,所有曾經自認為只是給王重、給王戰封面子的元老們都戰慄了。

毫無疑問,這幾個虛丹是馬東暗中培養出來的,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竟然已經擁有了這樣的勢力,而整個元老會乃至整個地球卻都蒙在鼓裡?!

藏得太深,讓人驚懼,不管他之前是如何在廣場上布局設陷阱,可是如此輕易、以毫無傷亡的代價就收掉一個血魔族實丹強者的性命,那隻要他願意,他甚至可以隨時征服整個地球、整個元老會!

場中那血魔族的身影漸漸變得虛弱,再變得癱軟,從憤怒到驚恐到絕望,最終化為一灘爛泥……

整個廣場上從頭到尾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只是靜靜的看著。

馬東只是朝那灘爛泥血肉看了一眼。

「王重是我地球一脈的領袖,如今雖有各種謠言四起,但實則生死未卜,我等當竭盡全力維持局面,耐心等待王重最確切的消息。」他冷冷的說道:「此乃我地球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務必上下齊心,共渡難關!若是再有如希伯威這等背叛者,殺無赦!」

王重並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兒,他的四周早已不再是之前跌入河中的黑金鎮礦場位置,當時剛跌入冥河,碎片世界並未關閉,和冥河相連,因此那入口媒介也是隨著河流一直往下流淌,直到龍鼎發威,重新封閉了碎片世界為止。此時看看出來的位置倒是更接近龍頭灘,甚至在這河面上都已經可以直接看到龍頭灘的街區,但不同於之前龍頭灘的火爆熱鬧,此時龍頭灘的那片街區看起來已經冷清了許多,甚至可以說是無比安靜。

自己也不知道在碎片世界中到底昏迷了多久,恐怕時間不會太短,否則即便是有靈丹妙藥幫助突破,虛丹化實的轉變過程也是需要十天八天的。

難道這期間木子已經來過了?不,木子如果來做過了交易,那無論他現在離去與否,龍頭灘都只會變得更加火爆,怎可能突然冷清了下來。

老王第一直覺就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兒,過去瞧瞧。

……確切的說,老王已經消失了整整一個多月了,此時正是地下世界一天中難得的光亮時刻,冥河的微光照耀,街頭上冷冷清清,來往的行人極少,王重此時還是那副黑泰坦的樣子,之前仗著這偽裝身份在龍頭灘行走時可是到處都大受歡迎,可此時才剛在街區上露面,就看到遠處有幾個原本朝這邊走過來的行人看向他愣了愣,緊跟著那幾人居然臉色急變、想都不想轉身就跑。不止是那幾個行人,周圍街區好幾家之前認識的商鋪,看到王重這黑泰坦裝扮,居然立刻就將大門緊閉,偌大個街區,原本還能看到小貓兩三隻,此時卻是瞬間變得宛若一座死城,只剩下涼風嗖嗖,卷著樹葉在地上不停的打著轉兒。

見鬼了嗎這是?

老王越發狐疑,本是想直接抓個人來問問,可要說消息靈通,在這龍頭灘又有誰比得上布魯爾呢?自己正好也要找他算賬呢。

他身影一晃,只是十數秒間已然到了布魯爾在龍頭灘街區的住處,都不用敲門,神識直接就探查到屋子裡空無一人,不僅如此,而且看那桌上的灰塵,這屋子有很多天沒人進來過了。

王重的目光微微一凝。

這很不正常,布魯爾幫九陰宗或者說幫血魔族傳遞假消息來陷害自己,這點基本是可以確認無疑的,那他必然就知道自己已經被九陰宗『殺掉』的消息。那他為什麼還要跑呢?或者說,是九陰宗或者血魔族事後殺人滅口?

老王心念一動,身影微微一晃,直接去了老尼森酒館的後院。

原本住在後院的四個夥計已經只剩下一個,顯然這生意大起大落實在太快,就連酒老闆都直接裁員了。酒館貌似大白天的就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