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八十一章 龍丹

第二百八十一章 龍丹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603

格萊的腦海中思緒電轉。

要讓木子完全交出他自己的身體給冥王,冥王一定是承諾了他某件大事,比如,滅掉九陰宗替王重報仇?剛才冥王殺人時,似乎就隱隱提到過要滅九陰宗滿門,這營地對他的願望來說不過只是一道開胃菜罷了,那麼此時掌控著木子身體的冥王,最大的可能就是趕去了九陰宗!他要完成對木子的承諾,那才能讓他徹底掌控木子的身體,而不會遭到木子意志的任何反抗,達成冥王夢寐以求中最完美的融合。

九陰宗!

格萊眼神一凝,連營地里那具金丹強者的屍體都懶得去查看,猛然間身影化霧,嗖的一聲消失無蹤。

…………………………

咕嚕咕嚕咕嚕……

殺殺殺殺殺!!

嘩啦啦啦~~

老王的意識始終處於一種模模糊糊的狀態,他似乎在不停的喝水,能感受到一股股強烈的殺伐之意在腦海中一次次的凝聚衝擊,能感受到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在侵蝕自己的意志,讓他始終無法將頭腦完全清醒過來。

他只模模糊糊的記得自己掉落進冥河中時,在那瞬間,他強行打開了自己的碎片世界,將自己的身體扔了進去,那是老王當時認為可以自救的唯一手段,畢竟冥河水對他來說具有太過詭異的力量,確實不可碰觸。

可他還是失算了,進入碎片世界雖然沒遇到什麼阻礙,但卻連冥河水竟然也跟著倒灌了進來……而且,沾染著冥河水的氣息,連通了冥河,碎片世界的通道竟然變得無法關閉,然後,這碎片世界就變得和冥河沒有任何區別,大量的冥河水充斥,將他浸泡其中。不止是老王,連同原本培養在碎片世界中的那些六級靈草、那些各種神奇法器,統統都被冥河水浸泡了起來,整個碎片世界中水漫金山,被那噁心的冥息所充斥,原本生機勃勃的世界立刻就變得死氣沉沉,那些六級靈藥幾乎只是在瞬間就變得枯萎凋零,只是老王現在已經完全沒空去關心這些花花草草了。

原本被幽冥長老那一掌就已經打得他全身氣息紊亂,連真身都無法維持,此時再被冥河水一浸泡,那冥息鑽入本就重傷的體內進行二次侵襲,讓老王幾乎徹底喪失了一切抵抗的能力。

神化細胞無法再動用,虛丹真身無法再動用,整個身體都好像是生了銹一樣,連靈氣都無法再運轉,當然,在此時這冥息濃郁的碎片世界中,原本也感受不到任何的靈氣存在。

全身都被浸泡在冥河水中的感覺是無比恐怖的,這和之前老王自己在冥河邊上一點點的實驗研究可完全不同。

冥河水本身的溫度並不算極低,但接觸到生靈身上時卻能讓你感覺冰寒刺骨,那是一種冥息死亡的寒冷,並非正常的寒冰元素,冰系抗性根本就不頂用,宛若要直接撕裂你的**。而無盡紀元來,有無數死於冥河中的亡者,他們的靈魂和意志都被冥河束縛住,形成滔天的怨念,混在那冥河水中,不停的衝擊著你的意志。

此時那種來自意志的衝擊已然到了一個頂峰,心境穩定如老王都被那滔天怨念影響得有種即將要喪失自我之感,迷糊中有著一絲清明想要求救於命運石,可意外的是,命運石對此竟然毫無反應!

老王心中最後那絲清明都隨之一涼,命運石只會保護靈魂不破碎,但若是被邪惡的意志衝擊、影響,命運石似乎是不會產生多餘反應的。

完了……

老王只感覺自己最後的意志都在飛快喪失,意識越來越薄弱,甚至都已經無法再看到碎片世界中具體的情形,可就在意識即將徹底消散的那一瞬間,他似乎看到碎片世界中有一團光亮閃耀了起來。

不是命運石,而是那堆被堆放在碎片世界深處的雜物中,似乎……是那具海皇送來的龍鼎?它竟然閃耀出了光芒?

是自己的錯覺嗎?

最後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王重再也抑制不住腦中的疲憊和倦意,昏死過去。

嘩啦啦……

那顯然不是錯覺,原本黯然無光的龍鼎鼎蓋緩緩開啟,十一顆龍頭彷彿活了過來似的,竟然張開了它們的大嘴,緊跟著,宛如鯨吞海吸,所有被灌入碎片世界中的冥河水都被那十一顆龍頭瘋狂的吞吸了過去,這還不算,甚至連通著外界的冥河,都在不停的用更快的速度被吸納進來,瘋狂倒灌!

逃~逃~逃~~

冥河水中所蘊含的那些怨念意志動搖了、恐懼了,拚命的想要逃出這詭異的碎片世界,逃出那可怕的龍鼎的吸收,可那點反抗之力在龍鼎的吞吸力面前簡直就是毛毛雨!若是此時有人正在細緻研究冥河的話,就會發現黑金鎮外圍長達數十里的冥河,生生下降了半個水位!

直到那龍鼎吸飽喝足了,才停止了對外面冥河水的強行吸取,原本被冥河強行撐開的碎片世界通道在瞬間關閉,整個碎片世界回復正常,甚至連那些原本已經在冥河侵襲下變得枯敗了的靈草、乃至已經奄奄一息、渾身漆黑的王重,此時都已經重新變得『乾乾淨淨』,只是意志仍舊未曾清醒,靈魂的創傷可不是將冥河水吸走就能治療的。

啪!

龍鼎合攏,十一顆龍頭潛藏了起來,緊跟著有耀眼的金光從那龍鼎的『肚子里』閃耀,整個龍鼎緩緩懸浮了起來,在半空中懸停。

金光越來越盛,就彷彿龍鼎的『肚子』中正在醞釀著什麼東西,隔了約莫十七八秒,那龍鼎突然劇烈的震顫起來。

嗡嗡嗡嗡嗡~~

轟轟轟轟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