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七十九章 隕落冥河

第二百七十九章 隕落冥河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585

天地異響,四周的冥氣倒灌猛然增強了數倍有餘,加固了那黑色的屏障。

轟轟轟轟……

恐怖的對沖還在持續,可幽冥長老已被沖得彎曲的背脊卻已經重新緩緩挺直,終歸是沒退出去。

對方看似還在攻擊,可無論力量還是氣勢都已大不如前,不過只是強弩之末,幽冥長老先前臉上那絲詫異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濃濃的殺意,竟然差點被一個小小虛丹給陰了,即便只是差點成功,也是讓他感覺有些臉上無光。

「小子,三招已過。」低沉的聲音從幽冥長老的口中傳出:「你的死期到了!」

黑色的枯爪微微一揚,巨大的幽冥鬼手直接橫掃,宛若摧枯拉朽般瞬間將所有殘餘的劍光統統盪碎!

可當那漫天劍光消失,卻失去了那個原本該在那裡絕望等死的目標。

噌!

一道金影早已往遠處瘋狂掠過。

打不過就跑,老王可是身經百戰,他可從沒覺得對方會遵守諾言,這裡可是地下世界。

王重沒有絲毫的遲疑,早在察覺到劍光無力時便已飛竄開逃,此時已是在數十里外疾飛逃竄,若是再多個十幾秒時間,說不定還真可以逃出對方的神識探照範圍,那以王重的隱匿能力,能逃過此劫也未可知。可失去靈力支撐的劍三撐的時間太短了,只是眨眼功夫,劍三餘威被破,那甩不掉的神識已然鎖定到了王重的身上。

「逃得掉嗎?!」幽冥長老的聲音在遠處響起,可等到這四個字音落時,聲音卻已經追到了身後數十米處!巨大的幽冥鬼手轉瞬便已從天而降,帶著致命的冥息和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兒,且改掌為爪,似是想要將王重生擒活捉。

太快了!老王已經是龍息真身加能量雙翅拚命飛逃了,還先拉開了幾十里距離,可竟然還是眨眼間就被追上。

不止是靈力、肉身、速度這些基本元素的差距,世界意志認可強者,會給予金丹大能一定的尊重,在金丹大能的身周,一些自然法則會自動退散,因此金丹強者已可做到一定的言出法隨。不敢說隨意一言判定旁人生死,但想要順風就順風,想要重力、靈壓等等皆可一言成型,而不需要你去真正領悟和掌控這些法則,干擾他自己身周的這些簡單法則運轉不過只是一念之間。

啪!

只是霎那間,五爪已然追上收攏!感覺不到那幽冥鬼手的實體,只有無盡的黑暗和血腥從四面八方朝王重瘋狂圍攏過來。

升龍!

王重不及細想,一道龍印在腦海中成型,混合著本就流轉於身體中的龍息,升龍之意陡生,左拳反衝,化為一道金光沖射,竟一頭扎進那巨大的鬼手中。

幾乎從出現就所向無敵的升龍,竟然沒有完全展開身形就被壓住。

啪!

幽冥鬼手五指徹底合攏,可緊跟著卻又彷彿被蜜蜂蟄了一樣突然下意識的張開,一道混雜著黑色冥氣的黯淡金光從那手掌中跌落出來,朝下方急墜,只是眨眼間。

『噗通』一聲,那黯淡金光直接砸落入冥河中,濺起一個不大不小的水花。

「嘶!」幽冥長老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幽冥鬼手的化形連通自身,剛才那一瞬間他竟然真是感覺整個手掌被狠狠的蟄了一下,讓他忍不住下意識的張開。

好奇怪的靈力、好奇特的靈魂!

到了他這樣的層次,普通的力量已經很難傷害到他,更別說讓他感覺到刺疼了,那地球人身上散發的金光就像是對自己的幽冥氣息有著天生的剋制,先前正面對敵時全力以赴還不覺得,畢竟對方只是個虛丹。可直到最後手到擒來,一切盡落於掌中時,那一瞬間自身自然的放鬆加上對方搏命的最後一擊,竟是被陰了一下,居然讓他『逃脫』。

幽冥長老的目光朝那冥河中望去,只見湍急的河流嘩啦啦聲不絕,對方栽進去後便再也沒有冒頭。

「幽冥大人!」幾道血魔族的身影急匆匆的從遠處飛掠過來。

「中了我的幽冥鬼手,再跌入冥河之中遭受冥氣二次侵襲,此子必死,你等可以回去復命了。」幽冥長老冷冷的說道。

那幾個血魔族臉色一變,面面相覷。

雖說這幾人無比了解幽冥長老的手段,也親眼看到王重重傷跌落入冥河,可族長的話言猶在耳,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跌落入冥河中算是怎麼回事兒?

幾人朝冥河中望去,他們是有心要去撈出屍體的,可是以這幾個實丹的實力,即便站在這冥河邊上也是需要靠陰陽丹才能保證自身不受冥河氣息的侵襲和干擾,鑽入冥河中去找人?即便這只是一截很普通的冥河,遠不如冥河的源頭深處那麼恐怖,可那也不是他們幾個實丹所能踏足的領域。

幾個血魔族都忍不住又轉頭看向幽冥長老,要說有能力在這裡撈出屍體的,也就只有幽冥長老了。可看看幽冥長老此時那陰沉的臉色,顯然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再加上之前訓斥幾個血魔族的事兒,要讓他去打撈屍體這種話,幾個血魔族又有誰敢說得出口?

只希望……是真的死了吧,……肯定是死了,被金丹重創又跌入冥河,這叫做屍骨無存。

嘩啦啦…………………………

一艘籠罩著迷霧的小舟在河岸邊停了下來,從那船舟上走下來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光頭伸手微微一招,河中那小舟上的灰色迷霧飄散,露出那小舟的真容,卻是一口長方形的棺材。光頭摸到那棺材的邊緣處,灰色的迷霧化為了兩根肩背紐帶,重組生死棺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