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六十五章 法則理解

第二百六十五章 法則理解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4533

原本就微微安靜下來的現場中,喬納斯的聲音頓時顯得無比的醒目。

飛豬此時的臉上洋溢著從來沒有過的紅光,簡直是紅光滿面,激動得連頭皮都在顫抖,這絕對是他這輩子乾的最出格、也最大膽的一件事兒,可放飛自我的這一刻感覺簡直是美妙極了!

去尼瑪的!誰再敢說我是膽小鬼!我是喬納斯!我是史上最勇敢的芭比!

樹人和扎力西亞微微一怔,雖然沒有多餘的表示,可卻已經收起了剛才的那絲不屑,而在人群中,原本一臉憤怒的幻族兩位長輩,包括喬納斯最懼的老爹,此時都是統統愣住了,回去一定打死他!

因為火魔相關的人已經眼神不善了,人家可不會信這一套說辭。

「暴魔元年第56期門徒普米修斯,暴魔元年第58期門徒王重,自願生死擂一戰!」一個威嚴的聲音在空中回蕩,瞬間將四周的雜聲統統壓下,與此同時,那生死擂上也有層層玄奧的符文憑空出現,凝結為一層層巨大的防護罩,籠罩天際:「生死有命,成敗在天,無論結果,雙方文明不得追究!」

話音落時,那符文防護罩已然籠罩整個生死擂,無數符文在那防護罩上閃耀出炙白的光芒,隨即悄然隱沒、變得虛無,可所有人都知道,一層足以抵禦金丹強者攻擊的防護罩已然生效了。

四周看台的喧嘩聲嘎然而止,不管如何判定這一戰的強弱懸殊和勝負,不管如何覺得那地球人撐不過五秒,可至少在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生死擂上那兩人所吸引。

普米修斯微微一笑,手掌一抖,一個宛若紙人般的東西出現在他兩指間。

「正好手裡有個沒用的小玩意,試試你成色。」

蓬~~

他雙指微微一晃,紙人瞬間燃燒為灰燼,可卻有一股靈力自那迅速燃燒的灰燼中透出,待得灰燼落地時,那靈力已然化為人形,穿著打扮甚至乃至神態表情都和普米修斯如出一轍,就猶如是放出了一個和他本尊一模一樣的虛影,看起來像是某種分身術,關鍵是這虛影身上竟然有著實丹的靈氣!

火魔鬼身!

「去!」普米修斯手指遙遙一指。

只見那分身幻影瞬間全身燃燒,沒有任何靈力凝聚的鋪墊,可四周空間卻有無數火元素朝他身上瘋狂匯聚,才只是起步的瞬間已然由普通的火光耀眼化為宛若太陽般的炙目,攜帶著龐大的靈力,風馳電疾般朝王重衝去,熱浪衝天,威勢驚人!

這攻勢來的極快,王重眼中微光一閃,左腳微微抬起,就像是畫面突然閃爍了一下,他憑空消失再憑空出現,一閃沒間,那火人的攻勢已然避開。

普米修斯好整以暇的看著,對他來說,這是一場遊戲,滿足家族對他的要求,說真的,他做事確實率性直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但那是在外面,回到天門內,他這個高兩界的壓一個如此境界的小傢伙,還是有點掉價的。

疾沖的傀儡火人已然變向,純粹只靠靈力感知的操控竟然能將那股澎湃的沖勢收放自如,眨眼間已從前沖變成背襲,變招太快,燎火的模糊身影中,那凝聚著白色炙光的閃光耀眼,宛若一顆顆尖銳的爪子,要將王重的整個後背直接撕裂!

空中不少對火魔族十分了解的天尊班成員都是眉頭暗鎖。

火魔族擅控火、擅煉器,更是常出各種傀儡大師,普米修斯並不以傀儡術稱著世間,但此時僅只牛刀小試,玩起這手傀儡術來卻已然是一副如臂使指、收放自如的大師姿態。都說世間萬法自然,皆有共同之處,能將並不擅長的傀儡術用到這樣的地步,已然能從側面反映出他到底進步到了何等樣強大的地步。

「那地球人把這傀儡術看得太簡單了,這是絕對的實丹之力。」

「面對真正強大的傀儡師,就不要想著可以繞過傀儡去攻擊指揮者,那等待你的只有陷阱,必須正面解決。」

「下界的人就是愛投機取巧,利用這些閃轉騰挪,自以為技巧無敵,可遇到真正高手自然得吃虧。」

「差距太大,火魔鬼身雖然只有普米修斯一半的靈力,那已經是地球人不可逾越的距離……」

四周的議論聲才剛剛響起,老王的眼中精芒一閃,絲毫沒有要避讓那身後攻擊的打算,甚至都沒有轉身,只是左手側向一甩,只見一道金光在那火焰沖勢中一閃而沒。

噌!

收劍還鞘,金光隱沒。

王重站立不動,甚至連目光都沒有從正前方的普米修斯臉上挪開過半分,可那道被所有人認為是無法躲避的、從王重身後襲去的火魔鬼身卻是沖勢嘎然而止,被那一劍金光橫斬,原本凝練無匹的火光只是微微一頓,隨即就像是突然泄了氣,在空中朝四周漫無目的散亂的噴涌開,將王重的背景襯得火光衝天、衣角獵獵作響!

「試過成色了,那麼,」王重淡淡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雖混雜在那瘋涌的火浪聲中,卻穿透力十足,足以讓整個生死擂旁觀戰的所有人都清晰可聞:「現在可以來點有意思的了嗎?」

「………」

普米修斯原本微笑的笑容微微一凝,四周看台則是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那個地球人……竟然擋住了?而且,擋住都算了,竟然還擋得如此漫不經心、擋得如此輕鬆隨意!

這……

即便是剛才最興奮的飛豬,此時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嘴巴張得大大的忘了叫好。

這不過只是一場高等文明的博弈遊戲,王重在所有人眼裡只是個附帶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