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六十三章 潛龍

第二百六十三章 潛龍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506

雖然從進煉器室開始,拉薇爾一句都沒有提過王重和普米修斯上生死擂的事兒,可作為火魔族年輕代的領袖人物,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事兒?之所以加班加點的趕在生死戰前夕將魂鋼孕養出來,拉薇爾師姐顯然是想要幫自己的。

這不止是要讓自己收復魂鋼、收復這件四品法器,也是拉薇爾師姐對自己的一次考驗。別說什麼四品法器已經遠遠超出虛丹所能掌控的範疇,王重要上生死擂去面對普米修斯,那又是一個正常虛丹該做、能做的事兒嗎?

靠蠻力收復四品法器的考驗顯然有點不太合理,對虛丹來說要求太過苛刻,可那又怎麼樣?要知道,收復魂鋼靠的是靈魂強度和意志,而普米修斯,在老王之前所了解的資料中,最強的便是他所修鍊的火魔族噬魂**,那便是針對靈魂強度意識的可怕攻擊!如果王重連這點小小的難關都過不去,連一塊剛剛誕生靈智的魂鋼意識都無法降服,那又如何站到生死擂上去面對更加恐怖強大的敵人?

原本拉薇爾不用如此的,如果她的目的只是為了將這四品法器鍛造出來,完成對她自身的試煉,那現在她大可不必冒險讓王重來嘗試難度的挑戰,這可是有很大失敗的可能,而一旦失敗,拉薇爾之前對這件法器的所有付出可就全都白費了。但她還是這樣做了,那看似冷淡的外表下,隱藏著的卻是一顆火熱的心。

想要靠蠻力強行征服一件四品法器的器靈,這對虛丹來說本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別說虛丹了,就算實丹也不可能!真正的四品法器,私人匹配的幾乎已經到了地界的極致,只有懂的人才清楚,能夠全力發揮並給與支持的法器才是有用的,過猶不及。

拉薇爾顯得給外的冷靜,不得不說作為天門內的頂尖高手,能讓她起波瀾的事兒並不多了,王重的表現不錯,在她看來,八級文明中這樣的人都很罕見。

老王控制的很快,急促的呼吸漸漸放平,原本還帶著些許質疑的目光漸漸收攏了,變得凝練且純粹,不再有任何對自我的懷疑,而是將那些原本散亂的意識高強度的集中了起來,一絲一毫都不浪費。

老王深吸口氣,他知道這個時候不是隱藏的時候,信任有的時候必須付出,而且必須做出選擇。

啪!

巨大的能量雙翅在他身後猛然展開,整個煉器室中都充斥著狂暴的靈力,可是還不夠。

意念在腦海中凝聚,龍息在靈魂內成型,一絲龍氣悄無聲息的融入了神化細胞中,被抽取、被凝練、被複制,最後匯入靈力中,一絲絲金色的『秘紋』在能量翅膀上顯現……

轟!

儘管僅僅只是隱藏龍息狀態的百分之八十威力,可質的變化卻是在剎那間打破拉鋸的平衡,急劇的增壓來得太突如其來,瞬間就叩開了魂鋼意識正在不斷抵抗的大門。

靈力在剎那間瘋涌而入,整塊魂鋼的表面那原本的銀白色,此時竟然透出了絲絲金芒,密布那魂鋼表面。

旁邊的拉薇爾也終於有點動容,說真的,即便一切順利,她絲毫不覺得王重是普米修斯的對手,她是有替王重設想過各種各樣的征服過程,比如生死的煎熬、漫長的堅持,用他的韌性去和魂鋼意識進行拉鋸,慢慢的磨等等,可卻絕對沒有想到王重竟然擁有瞬間強行壓服的能力。單純只是長出雙翅的真身,拉薇爾也沒有見過,但她卻能感受到這真身上所透露出來的強大氣息,以及那高貴的生命層次,竟然能連自己都隱隱感覺到一絲敬畏!

這是王重的底牌?是他敢和普米修斯上生死擂的依仗?

如果是這樣,這次的生死戰,恐怕就不會出現想像中那麼一面倒的局面,那就會有趣很多。

強勢的征服和插入似乎將魂鋼那抵抗的意識在瞬間給徹底摧毀掉,被衝擊得直接就『懵』了,讓王重毫無阻礙的將自己的靈力、氣息乃至生命印記都死死的刻在了魂鋼意識的最深處。

嘩……

當完成這一切,老王感覺到自己猛然間就和這塊有著獨特意識的魂鋼拉近了彼此的距離,那絲魂鋼的意識在自己的感知中變得顫抖和畏服,同時又對自己這個『主人』產生著無比的好奇。

「滴血,往複剛才的步驟和過程三次。」拉薇爾總算是從剛才那一瞬間的震撼中及時回過神來,及時提醒。

老王趕緊照辦。

滴血、靈力灌注,這就好像肉和皮鞭。就好像是在調教一隻野獸,給它鮮血是給它一塊肉,隨即再灌注魂力,就彷彿是馴獸師在用鞭子教導野獸規矩、教導野獸服從。老王能感覺到魂鋼意識中一些原本鋒利的稜角和個性,在這種鞭子和糖間不斷反覆的過程中被逐漸削平,變得溫順並且慢慢開始親近自己。

如此往複三次,魂鋼意識出現了一次質變,拉薇爾將魂鋼直接推入了熔爐中,鑄劍開始了。

煉器技術層面上的東西,老王就只需要旁觀了,進爐融化、融汁定型、百鍊鍛造等等,每一步看似粗糙簡單,卻是各自暗藏玄奧,平凡中透著不凡,哪怕只是隨意的一揮錘,都展示著拉薇爾超凡的煉器技巧,清脆的錘聲在煉器室中不斷的回蕩著。

圓滾滾的魂鋼逐漸被鑄造為了劍的形狀,滴血和靈力灌注的過程參雜其中,拉薇爾一邊又在開始里三層外三層的往劍體中鐫刻符文,一個個古老的符文符號隱沒入劍體,就像是一個個馬蹄上的釘掌,不但加以堅固、加以各種輔助功能,也是一種內外形態的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