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兩百六十二章 冥王之威

第兩百六十二章 冥王之威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792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下世界的冥王風波再次席捲,相比上一次,各大宗門的反應十分的激烈,他們的人,在龍頭灘公然被殺!

而且,死得非常乾淨,灰飛煙滅!冥王的殘忍的手段,也讓他們沒有選擇,必須用血來清洗這個污點。

龍頭灘變得冷清下來,就連向來與各方交好的商族也都對這裡退避三舍,地下世界所有生命都在等待著這一戰的到來。

龍頭灘酒館仍然還在經營,雖然冷清了許多,但是除了宗門的人,龍頭灘還是有不少其他人留了下來,有些是膽子大的,也有不少是已經將全部身家都投在了這裡,不得不留下來照看的「倒霉蛋」,當然,還有許多投機者,他們乘著這個機會大肆的收購龍頭灘的物業。

「不知道冥河行走者還會不會來交易……」一名投機者喝著酒,無聊的找著話題。

「他已經不是什麼行走者了,已經是冥王的化身了,不然,站在岸上,他怎麼可能可以擊敗冥門的那些強者?」海耶侃侃而談,他是這群投機者中的佼佼者,他擅長從危險當中尋找機會,他盯上了酒館的老闆,「酒老闆,怎麼樣,現在我提出的這個價格很公道了。」

「呵呵,精明的海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冒險精神。」

「你就不擔心宗門最後會把你的店收回去?你認為宗門這樣的大動作下,還會任由這裡自由發展?你知道的,我在這裡收店並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也就賺個辛苦錢。」

「你肯定宗門會贏?」酒老闆不甘心的反駁道。

「我理解你,還有大家的心情,幾乎全部身家都押進來了,但是,你看,宗門怎麼可能會輸?認真起來的宗門聯盟已經足夠可怕了,何況現在是憤怒的宗門,上一次,已經出動了半步金丹,你覺得這一次呢?」

海耶搖了搖頭,他並沒有說謊,他的確是在為大宗門的某位大人物出面,他得到了十分確切的消息,龍河灘事變,某位大能最寵愛的一位孫輩死在了冥王的手上。

「你是說……」

「噓!沒錯,那位大能現在就在這裡。」

海耶點了點頭,他十分享受這個時刻,他的消息將整個茶館都震住了,他知道,接下來,他的收購行動將會順利……

轟……

一道劇烈的震動打斷了海耶的開心,所有人都瑟瑟發抖的感應到了空氣震動中傳來的那股駭人氣息。

金丹!

那位金丹大能他動了!

「咕噥……」

海耶想要說話,但是,他張開嘴,卻發現半個字都吐露不出,他的喉嚨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空氣在他的嘴裡進進出出,卻不能讓他的喉嚨發出半個音節,只有唾液不斷的吞咽下去。

恐懼在空氣當中蔓延,幾乎沒人敢動,但是,總有膽子夠大的,他們扭動著身體,從那股駭人的金丹氣息當中掙脫出來,然後衝出了酒館,他們想要見證這一戰,能見到金丹大能動手,即便是全部身家都扔在了這裡也不算太虧了。

海耶也沖了出來,他狂喘著氣,酒老闆就跟在他的身邊,緊皺雙眉一言不發。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冥河的河岸,遠遠的,數百名宗門高手圍住了一個光頭。

「是冥宗!」

「那是……」

半空中,數十位強者凌空而立,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手執長矛,那股震動空氣的氣息,正是從他身上傳出。

「冥宗的穆辛長老!」

「竟是真的!」

酒老闆怔怔地看著空中的穆辛,他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他已經可以預見,他花費了全部身家的酒館將成為冥宗的私產,而他將再一次一無所有。

「那是冥王?那個小光頭?」

「是冥河行走者。」

「蠢啊,冥河行走者就是冥王!」

「從上次龍頭灘血案來看,冥王的實力應該是實丹左右,嘖,三大宗門就是三大宗門,金丹強者親至,這是完全不給冥王活路啊。」

「在地下世界,一些小宗門也就算了,惹到三大宗門,呵,冥王也要變冥蟲。」

看到穆辛凌空,遠遠的,人們駐足觀戰,冥宗顯然是想要在眾人面前立威,也並不阻止越來越多的人趕到現場。

海耶笑著看向酒老闆,打鐵趁勢,他正要開口,陡然,轟鳴雷音從冥河之中傳來。

冥王動手了!

「豎子!受死!」

穆辛怒哼一聲,手中長矛舉起,霎時,黑色漩渦在矛間湧出,四周靈力鯨吞海吸的向著長矛湧入,這一瞬間放佛整個地下世界都在搖晃,金丹大能是地界的容納極限。

立於四周的冥宗弟子還好,遠處觀戰的眾人看著空中的穆辛長老,呼吸越來越加困難,他們彷彿置身風暴之中,飄搖欲墜,這就是金丹,舉手投足便能牽動天地靈力異動,一旦動手,四周的靈力幾乎是形成一股靈壓一般朝著他匯聚過去,金丹輕易不動,一動,則天地變色。

穆辛冷冷的看著下方所謂的冥王,幸虧他有個八杆子打不著的侄孫死在了龍頭灘,讓他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得以被允許破例可以親自復仇,不過,這是值得的,他將會剝得冥王行走於冥河之中的秘密,這個困頓他的地下世界或許將因為這個秘密獲得自由。

他手中的冥界之矛已經充滿了靈力,毀滅在矛間化成一道漆黑的長蛇,就在這時,他看到那個光頭突然抬起了頭。

光頭的臉上是一個古怪的笑容,拉開的雙唇,露出了兩排雪白的牙齒,轟……彷彿天閃雷鳴,又像是亘古破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