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五十九章 翻身做主人 (萬字肥章)

第二百五十九章 翻身做主人 (萬字肥章) (1/5)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11095

同樣的夜晚,在遙遠的地界天門內,不同於地球上的平靜,一個龐然大物的內部正有些劍拔弩張的感覺。

十幾個強大無比的火魔族人正齊聚在會廳中,都是火魔族中的金丹高層,面色不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個平靜如水的女人身上。

「拉薇爾,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一個中年男子的火氣異常大,火魔族眾多長輩在此,更還有兩位長老也在場,讓拉薇爾做點事,竟然敢推辭:「這是族群的命令,不是請求!何況眾多長輩在此,豈容你放肆!」

對別的一些文明來說,哪怕是那些六七級文明,天尊班的殿下都是無比尊貴的,在族內那必然是被捧在手心裡高高在上,可這是火魔族,強大的八級文明,天尊班的殿下對他們來說並沒有那麼高貴,雖然也同樣在族內擁有很大的特權,但還不至於讓整個族群都唯唯諾諾,頂多算他們同樣也是族中高層的一員而已。

「塞西比。」拉薇爾靜靜的看著這個沖自己咆哮的中年人,眼中和口中都沒有任何的尊敬,甚至還帶著一絲蔑視。雖然對方是自己的長輩,可無論實力還是心性都配不上他長輩的身份,說白了,他就只是族中一個『老一點』的紈絝而已:「別自我感覺太良好了,我拉薇爾想和誰上生死擂,要怎麼做事,還用不著你來教。」

「你!」

拉薇爾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站起身來,轉頭看向坐在會廳主位的火魔族長老:「長老,現在是我煉製四品法器的關鍵時刻,不容分心,另外找人執行吧。」

會廳中安安靜靜,米希爾長老淡淡的看著這個高傲的女子,臉上那絲若有若無的笑容並未有絲毫改變,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她,彷彿一種無形的壓力,整個會廳都安靜了下來。

長老身上所散發的那絲壓力,對別人來說或許無比可怕,畢竟那是一位處於巔峰期的金丹強者,即便曆數整個地界都是排得上號的高手,他的無聲壓迫足以讓在場其他的金丹強者窒息。可拉薇爾卻沒什麼感覺,面色如常,甚至不以為意。

等了約莫四五秒,得不到長老的應承,她也只是淡淡的一笑,沖長老微一頷首:「我還有事,先走了。」

「站住!你竟然敢……」塞西比大怒,憤然出聲,沒有個結果就想走?

可他的喝止對拉薇爾而言顯然是毫無約束力,拉薇爾只是輕輕的瞥了他一眼,一絲恐怖的、甚至比米爾希長老更可怕的氣息從她的眼中激射了出來,讓同為金丹的中年男子渾身都打了個激靈,讓他心悸劇跳,愣是生生將後半句話給咽回了肚子里,眼睜睜看著她轉身離開卻不敢開口。

直到拉薇爾已經離開了半晌,塞西比才一口氣猛喘過來,又羞又怒:「長老!你看她……」

「夠了。」米希爾長老微一擺手,淡淡的說道:「隨她去吧,她不想做的事,誰又能強迫她呢。」

「哼!我看她是和那個地球人走的太近了,她難道是想要背叛族群?!」

「塞西比!」米希爾長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對當年拉薇爾打殘你兒子的事兒懷恨在心,可那是你兒子挑釁在先。而且你得隨時得記住一點,別仗著和族長的幼時交情就敢什麼事兒都信口開河,對族群來說,和拉薇爾比起來,你和你的兒子什麼都不是!我提醒你一句,管好你的嘴,敢挑撥離間族群和拉薇爾的關係,就算族長也保不住你!」

「可這次任務……」

「我火魔族在天尊班也不是只有拉薇爾一個人。」米希爾長老微一沉吟:「普米修斯的天魔界任務應該快要完結了,等他回來,對付那個地球人的事兒就交給他吧。」

「普米修斯殿下!」

「天魔界的任務快完成了?天吶,普米修斯殿下應該還沒有凝聚金丹吧,竟然就已經……」

「天魔界的任務在天尊班的金丹任務中都算得上是中等難度了,普米修斯殿下以實丹境就能完成,這……」

會廳里響起一陣底底的議論聲,完全沒人在乎塞西比那半青半紅的臉色。

普米修斯,大約十年前才從火魔族裡冒出頭的妖孽天才,新一代的領袖,也被視為拉薇爾之後,火魔族在天門的接班人。

「呵呵,普米修斯殿下因為天魔界任務已經在外兩年沒有返回天門,正可借王重此事來讓新人們都認識一下天門門徒的未來領袖。」

「哼,能死在普米修斯殿下的手中,那地球人倒也足以自傲了!」

…………

老王最近一直都呆在藏書閣中,且並非呆在丹閣,而是在秘法區以及史記區中轉悠。

和格拉文圖這一戰,觸動太大。在格拉文圖看來,王重的實力突然暴漲是因為之前一直隱藏了實力、是因為那柄法器重劍的古怪等等,可只有老王心裡相當清楚,不是的……真正讓自己在那一戰中蛻變的,是龍氣的出現!

當初本能的使出升龍和降龍的時候王重還沒意識到這一點,沉浸在鑄就虛丹的喜悅當中,而實際上,在不斷的交手他明顯發現,他的靈力威力是碾壓級別的,不僅僅是對於死物有壓制,而是對於其他文明也有壓制,這並沒有讓王重沾沾自喜,反而產生了濃重的危機感,他不知道這種變化是因為命運石還是什麼,但是要小心一點,所以才買了劍。

而這一戰之後,他的虛丹更是發生了變化,虛丹呈現「龍形」,早期的時候他並沒有有很明確的意識,可是在得知神域曾經有「龍」,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