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主動權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主動權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514

元素領域,冰封區

冰極宗決定命運的宗門大比已然殺成一片腥風血雨,大多數弟子的主戰傀儡都被打得粉碎,沒有了繼續向上的動力以及能力,只能使用他們備用的副戰傀儡來苦苦守住他們現在擁有的排名位置,冰極宗的宗門排名從來都是以殘酷著稱,失敗一次,可能就意味著一切都要重頭來過,這是冰極宗的宗門策略,他們試圖用這樣的方式將現實的殘酷告訴他們的傳人,沒有溫和的手段,更不存在什麼循序漸進的道路,這裡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只有這樣,才能把每一個合格的傳人都煅造得比萬年寒冰還要更加堅硬。

朱麗安·西婭成為了眾多挑戰者們的首要目標,今年的她,沒有再祭出她擅長的巨冰魁,而是換了一個古怪的人類材料製作冰傀。

而且,現在她的手頭上面只有這麼一隻冰傀儡!

在她的競爭者們眼中,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只要擊敗朱麗安一次,就可以讓她在這一次的宗門排位大比當中徹底失去戰鬥力,她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去煉製第二具傀儡了。而排名大戰少了前十的朱麗安,就意味著後面會有更多的修行資源可以讓給他們去分配!

一場緊接一場的挑戰,朱麗安帶著弗拉基米爾貌似艱難的奪取了一場又一手的勝利,而每一場勝利都為她帶來了大的排位積分以及宗門的資源獎勵。

而當弗拉基米爾迎來第二十八勝時,所有競爭者們終於停止了對朱麗安的主動挑戰,他們被打怕了,也終於意識到他們上當了!弗拉基米爾和一般冰傀儡的不同之處,它擁有可怕的戰鬥智慧!或者說,他身前的戰鬥本能,被朱麗安完美的保存了下來,並運用到了她指揮的戰鬥當中,這是一個狡詐的戰鬥怪物,驚人而恐怖。每一場看似贏得艱難,事實上,這是在演戲給他們看,刺激他們不斷的去向朱麗安發動挑戰!

他們沒能看破這場演戲,以為有機會的他們不斷密集的挑戰,想要通過車輪戰來拖垮只有一隻冰傀儡的朱麗安,但事實上被拖垮的是他們自己,不少以為有戲的挑戰者派出了他們的主戰傀儡,結果每一次都是弗拉基米爾「險勝」。

「半羅,你這次差一點點就能贏了,唉,弗拉基米爾又險勝了……」

「險勝你個大頭娃娃,天降惡雷,狗鑽耗子洞找烏龜蛋的險勝啊!」半羅痛苦的抱著頭,今年的宗門大比他穩紮穩打的排進了前三十名,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鬼迷心竅去挑戰了朱麗安!

四周一片嗨笑,其中不乏面帶苦味在苦中作樂的,很顯然,他們和半羅一樣,是成就弗拉基米爾那二十八連勝的失敗者之一。

「好了,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朱麗安不存在險勝,那個狡猾的臭娘們是個戲婊!」

「呵呵,今年我算是完了,我的主力戰傀的核心都被打碎了……今年只能靠家族的支持了,唉,現在這個位置肯定是守不住了。」

這時,朱麗安的個人實驗室中,她正埋首於對弗拉基米爾的改造當中,「嗯,智慧方面有點超出我的預計了,不過這是好事。」

「布穀,布穀,他是活的,他是活的。」

冰鳥飛了過來,它沖著朱麗安大喊大叫的說道,冰藍的眼睛卻有點忌憚的看著弗拉基米爾。

「我的傀儡當然是活的。」

朱麗安驕傲的說道,西亞一族煉製的傀儡和別人的死物傀儡完全不同,西亞傀儡可以擁有高強度的生命特性,而其中的關鍵之一,是西亞一族的神之血液,這些血液在傀儡的體內就像活人的血脈一樣流淌,會吸收並存儲強大的能量,甚至可以模擬生命的修鍊方式,從而為傀儡提供進化的保障,這是西亞一族獨樹一幟的秘傳,也是朱麗安有信心將弗拉基米爾打造成為虛丹傀儡,甚至更進一步,問鼎於上的基礎。

冰鳥在天花板下打著盤旋,朱麗安卻已經沉入了她的研究當中,二十八連勝,為她帶來了大量的可用資源,冰極宗即殘酷,卻也對勝者不吝惜獎勵,她申請到了足以製造更多神之血液的材料,很多都是極其稀有的珍品,包括一顆巨龍心臟,那將會是最關鍵的一步,關係到弗拉基米爾是否能完成她的夢想,成為史上第一個金丹期的傀儡!

現在,她需要對弗拉基米爾的身體進行下一階段的適應性改造,巨龍心臟不是人類可以承受得了的,但是,她對弗拉基米爾很有信心,這個人類的身體有著令人難以相信的彈性,看上去很薄弱,但是有一種遇強則強的特性,她認為只要操作得當的話……

砰!

熱血猛地從弗拉基米爾的身上噴了出來,沒有傷口,就是那麼筆直的從他的毛細孔中噴射而出。

「哇啊啊啊……」

促不及防的朱麗安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正和天花板較勁的冰鳥被震得摔到地板上面,它「布穀——布穀——」的抗議!

「閉嘴,臭鳥!」

朱麗安顧不上噴射得她滿臉全身的血液,她極力的擺脫心中的慌亂,她知道她太急切了,一下子對弗拉基米爾的身體做出了太重的改變,再好彈性的皮筋,也會因為過負荷的力量而崩斷,而現在弗拉基米爾的身體正在因為不適應的力量而在劇烈的衰竭。

但幸運的是,他已經是一個死人,而且是一個死在了冰泉之地,受到了極寒改造的一具冰魁,她衝到一邊抓起一根輸血管注入到弗拉基米爾的血管當中,大量被她處理過的神之血被輸入到弗拉基米爾的體內循環當中,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