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五十二章 唯一的希望

第二百五十二章 唯一的希望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741

老王剛才也是重寶在手,心裡高興,一時忘了提醒,事實上以老王的估計,喬納斯好歹已經築基巔峰,拿這重劍肯定會比較吃力,但也不至於這樣。他卻忘了自己覺得比較順手是因為神化細胞的肉身太變態,而且法劍認主,在他手裡本身就會感覺輕一些……

「沒事兒吧?」王重哭笑不得,想要順手把重劍拿起來。

「別動!」飛豬死的心都有了,一臉哭喪相,八根手指此時的感覺是完全麻木:「斷、斷了!」

麻蛋,這也太特么坑了!

鏡面世界。

漆黑的夜幕,陡然,一輪腥紅的圓月從空中亮起!陰紅的月光灑落在這個詛咒的世界,綻放著魔力的波動。在這波動中,一個又一個身影蹣跚著從陰影爬了出來,他們無聲的扭曲著,隨後,他們直立起來,仰頭望向天空的那輪腥紅之月,前一刻他們還是被詛咒扭曲了的殺戮怪物,現在,在月光之下,意志的靈魂正一點一點的回到他們散亂的認知之中。

「嗷……」

「不!」

褪卻了瘋狂的詛咒,當記憶從腦海當中回想起,巨大的痛苦從他們的心底升起,他們絕望的嚎叫。

反抗軍營地……

隨著腥紅月光的灑落,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走了出來,聚集在營地空地上,閃爍的黃色篝火彷彿沖淡了月色的腥紅,照亮了大家望著天空的臉龐。

悲慟在漫延,「清醒日又到了。」

「最痛苦的莫過於此。」

詛咒令人瘋狂,但是,一直沉浸於詛咒的瘋狂之中,未嘗不是一種解脫,但是很顯然,鏡面世界的管理者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每隔一段時間出現的腥紅之月,給所有流放者帶來了清醒的時間,比瘋狂更悲傷的痛苦在每一個倖存者的胸口滋生蔓長,他們痛苦自己在瘋狂中做出的殺戮,他們記得一切,如何殺人,如何啖食生肉,渴飲鮮血。

「活不能活,死不能死……」

一聲長嘆,遠處,腥紅的月色中,一大群通體散發著慘灰色澤的靈體從地下鑽出,他們的靈體震顫著,深重的痛苦在他們的靈魂深處凝結,他們想慘叫,但是靈體的他們不能嘶吼,一點也不能發泄,只能默默沉受著這所有的痛苦,而他們剛剛被強行喚醒的神志意識,正一遍又一遍的被一段又一段可怕的回憶撞得粉碎,這令他們不斷的崩潰再崩潰,就像巨石炸成了碎石,又被碾成了石粉,每一次都碎得更深!

這才是鏡面世界這座監獄的真相!

死亡只是第一步,真正的折磨,是死後的靈魂,就算能在殺戮中一直保持著活下來,他們也會在清醒日中一遍一遍的為他們獸行而戰慄,殺人也許不能動搖他們,但是爬在地上舔血的記憶衝上他們的心頭時,他們立刻知道,曾經堅持的一切,堤潰瓦解。醒著不如瘋狂,至少瘋狂令人忘卻。

在清醒日自殺?當然有人做過這種蠢事,但是,這些蠢貨很快就會知道,他們大錯特錯!死亡並不是終結,靈魂在這個鏡面世界被封鎖住了,在這裡死亡後的靈魂將被這個世界的規則捕捉,它們被困在黑暗的地下,持續不斷的接受著更深層次的痛苦,那是一種比殺戮要更加直指本質的酷刑!

直到最後一絲靈魂被痛苦細細的碾磨,最後一絲靈魂泯滅了才會結束,不,所謂的結束也只是倖存者們的猜測,或許泯滅也不是最終的結束,而是另一個更深層的新的痛苦的開始!

輕聲的議論聲突然低沉,然後隱沒,所有視線都從天空的腥紅之月上收回,一道身影從主營帳中走了出來,所有的視線都火熱的望向了他。

一襲青衣長袍,他們的領袖,他們的啟明星,指路燈塔,是把他們從詛咒裡面拖出,喚醒了他們的尊嚴,給了他們希望的佛佗墨問!

墨問的身邊緊跟著反抗軍的「四大信徒」——長鼻子的象人永遠站在前面,他的靈敏的鼻子可以嗅到危險的氣味,一位驕傲的孔雀族緊隨在墨問的身後,他懷疑的目光掃向每一個可能碰觸得到佛佗的人,而在佛佗左手,是一位六目猴尊在亦步亦趨,三雙眼睛熠熠生輝,在右手,則是一位身軀有如神器一般強悍的金剛族,龐大的金剛之軀足以震懾一切威脅。

悲慟的氣氛隨著墨問的到來而一掃而空,大家的視線變得堅定起來,反抗軍是清醒的,和清醒日帶來的那種回憶痛苦的清醒完全不同,墨問帶給他們的是尊嚴的自我,他是鏡面世界唯一的救贖,只要墨問還在,他們就不會再次跌入沉淪當中。

而現在,他們要拯救更多的兄弟姐妹加入他們!

墨問停下腳步,他環顧四周,金剛在他身前跪下,墨問對著金剛微微點頭,伸手輕輕觸碰著金剛額頭,金剛激動的雙手便伸了過來,將墨問捧起站在了他的肩上。

當金剛再次站起時,所有人都需要仰視才能看到墨問,每一個人的眼神,都爆發著信任與崇拜,不是誰都能得到金剛的下跪,哪怕是金丹強者也不行,金剛一族的尊嚴,誓可殺不可辱,只有站著死的金剛!但是在這裡,金剛心甘情願的跪下了,向著佛佗奉獻了他的尊嚴,這意味著他可以為佛佗奉獻一切。

墨問居高臨下,視線環顧過每一張臉,一千零一十六名來自不同種族的反抗軍。

每一個人都對他無比崇敬,在這些人的仰望當中,墨問可以感覺到自己能力的提升,那是一種極其恐怖的變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實力,尤其是他的精神力量,隨著反抗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