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四十八章 焦點人物

第二百四十八章 焦點人物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1-26 08:50  字數:5104

煉丹堂那邊的課程現在開始逐漸多了起來,之前的第一年只是個海選,現在才是重點培養。

當然,一莫長老的公開授課,正常情況下依舊還是只有一個月一次,其他大多數時候都是幾位大督導輪流授課,會講解一些基礎或者細緻的東西,像莎莉絲特、卡卡丁目、扎力西亞等一幫煉丹堂最頂尖的,這種普通課程大多都是不去的,基礎方面他們早就已經打好,只是適合王重這一類基礎還不夠牢固的而已。

今天是一莫長老的授課,過來的人就比較齊全,上次一莫長老布置的六品丹任務,規定時限也正是在今天上交。

此時一莫長老還沒有到,但煉丹堂的人已經全來了,魯魯督導正在長桌前進行丹藥的收繳登記,交丹的沒幾個,即便是之前交過七品丹、進入了煉丹堂核心的那五六十人,這次能成功煉出六品丹的,也是十不足五六,大多數的成色還很差,但也正是要這種時候才能體現出頂尖天才和普通天才之間的區別。畢竟是六品丹,橫跨了一個大境界,能出丹的,哪怕只是最基本標準的三成丹,凝丹都十分勉強那種,就都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不愧是殘角卡卡丁目,六品丹吶,不但成功,而且還是八成丹,應該是這批里成色最好的了吧……」有不少人在低聲交談議論。

「不是,最好的是莎莉絲特,九成丹!在前面交的,這可是煉六品丹吶……天貝族的煉丹天賦,太可怕了。」

「這幫人都是怪物嗎?之前交七品丹的時候好像也就這成色水準吧,六品丹和七品丹對他們來說難道沒區別不成?」

「畢竟是高等文明的天才,他們這幫通過了上次七品丹任務的,在煉丹堂已經單獨劃分出來了,人家每個月可是能聽一莫長老授道兩次以上,而且各種資源也不一樣,聽說新學年開始的時候,他們每個人都直接獎勵一百點初始積分,自然是突飛猛進……」

三大堂的積分現在已經不是用來作為淘汰門徒的標準了,通過了第一年選拔篩選的正式門徒基本不會被淘汰,除非隕落,積分的作用主要是用來兌換天門貢獻點,十積分可以兌換一個貢獻點,用以兌換藏寶閣的寶物、亦或是進入藏書閣的機會等等。當然,你也可以直接繳納金星來向天門換取貢獻點,但那個價格就十分高了,一百金星才換一個貢獻點,如果是用來兌換藏寶閣的寶物,除非是如同天河源水那種外面根本買不到的特殊物品,否則要按照價值來算是非常不划算的。

可即便如此,用金錢兌換貢獻點也是有限制的,普通門徒一年最多才可以兌換一百點而已……說白了,天門根本就不缺錢,物價都是他們定的,地界的很大一部分流通金星根本就是天門生產,所以錢財對天門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只不過是作為衡量價值的一個標準罷了……

眾人此時都在竊竊私語,看著那些繳納六品丹的煉丹堂精英,不少人眼紅,只要完成了就有五十積分,而像卡卡丁目這種交八成丹的,更是可以得到翻倍的獎勵,那可都是貢獻點,讓他們擁有更多修行資源……強者越強,弱者越弱,差距就是在這種過程中不斷的積累出來。

「那個王重呢?上次不是說七品丹出了圓滿丹嗎?」

「那種才學習丹道幾個月的傢伙,居然都能進入煉丹堂核心,不過是運氣好出了一次圓滿丹而已,真是不公平。」

「呵呵,沒什麼公平不公平的,也不用眼紅他,沒實力,他自然會被刷下來。就像這次六品丹任務,且看他交出個什麼東西來。」

「收聲,那小子來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不少剛才還提到王重的煉丹堂門徒都統統閉嘴,這個地球人兩次在生死擂上的血腥轟殺還是給這些門徒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天門內雖然說欺壓現象嚴重,但真正鬧到生死擂上殺人的還是比較少,至少每一屆剛開始時都很少,像這屆新門徒中,更是只有王重一個人干過,另外兩個是巴洛和苟斯特,可惜都死了……也是給王重留下了不小的殺名,甚至有門徒暗地裡稱之為『瘋王』,誰都不願意招惹這樣一個動不動就下殺手,而且根本不看人家背景的瘋子。

「哼……」剛剛才交了八成丹出盡風頭的卡卡丁目也看到了王重,眼神里有著狠辣和厲色。

和那些普通門徒不同,不止是卡卡丁目,煉丹堂最核心這個圈子裡的十幾個強者,都是對天尊班保持了密切關注的,也有那個資格和背景,因為進入天尊班本來就是他們在天門中最大的目標。所以,他們當然都知道王重進入了天尊班的事,竟然能打破慣例以虛丹境進入天尊班,而且居然比莎莉絲特還要更早進入……

作為這屆新人中排列最前的頂尖強者,卡卡丁目在第一學年結束時也報考了天尊班,現在仍舊還在那漫長的複雜評定流程中,就算通過了評定,也還需要有漫長的實踐考核過程呢,可自己之前完全看不起的仇人,區區一個地球人卻已經身在天尊班中。這固然是讓卡卡丁目無比的不爽,但也是無比的忌憚。

能進天尊班,王重身上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和底牌,之前他完全沒有把王重當成自己的對手,頂多就是自己人生路上一顆看起來很不順眼但又臭又硬的石頭罷了,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太忙沒來得及去踢開他,可沒想到,這傢伙非但並不是一顆可有可無的石頭,反倒是突然就成了一座橫在自己身前的大山……這種感覺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