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奪舍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奪舍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9-11 16:24  字數:4686

咔嚓,木子沖入了虛丹群中,慘烈的廝殺,在地下世界,能成虛丹者,無一不是經歷過無數惡戰的殺人魔鬼,但是,他們的攻擊落下,生死轉化之間,一切都落在空處。

而木子只要抓住一個機會,就能對一名虛丹造成可怕的傷口。

在他重傷了兩名虛丹之後,兩名實丹強者終於忍無可忍。

「哼!一群廢物!」

黑霧中的人終於破開霧氣而出,那是一個長著翅膀的人,完美無瑕的身軀上面散發著濃郁的光華,他手中的兩件至寶法器同時迸射出兩道濃烈的氣息沖向木子,一道生,一道死,這讓這兩件法器明顯黯淡了更多。

轟……

生死在木子的身軀上猛地對撞,這讓木子在一剎那爆成無數碎片,但又在下一剎那被一股生機硬生生扯住,像是搭建積木一般拼湊了回來。

一生一死間,他的生死真身瞬間被破!

「抓住他。」無瑕的鳥人不滿的瞪向一群虛丹。

就在這時,木子慘慘一笑,這就是實丹嗎?他的生死道真身,足以對抗十餘虛丹,但在對方手上,只是一引一爆的事情。

但是,他不會讓人抓住的,一名實丹的動手,兩件至寶法器釋放之後的空檔讓木子抓到了一絲逃遁的空隙。

生死棺一橫飛到他的身旁,他輕輕撫過棺身,他彷彿聽到了一聲不舍的哀鳴。

「去吧。」

轟!狂暴的死亡氣息從生死棺中爆發!

生死棺也許曾經是一件很差的法器,但是,它的材料,卻是在神域也屬於禁忌,比神器更加稀少罕有,至少,在木子搜刮的那些關於神域材料寶物介紹的各種秘籍之上沒有關於它的任何記載。

木子在冥河中看著上方,鳥人正在怒吼,驚疑的眼神盯著那正在破裂的生死棺!他認出了生死棺,發出了異樣的叫聲:「生死一體,吾族至尊的生死樹的樹心怎麼會在這裡,怎麼會在你的手中!」

「不!你竟敢引爆這麼寶貴的東西!」

生死棺猛烈的新星劇爆,一瞬間化成了數以千計的碎片,向著四面八方迸射,一道生與死的裂隙從木子的身前打開,這是以生死棺為祭品打開的一個通道,冥河的氣息從中湧出,木子一鑽而入。

生死棺碎,木子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也碎了一片,他的嘴裡噴出大塊的血肉,他的靈魂,他的生死,有一半寄託於生死棺上,從這個通道離開,失去了生死棺,其實他也活不下去了,但是,至少,他不會給那些人留下可以追查到人類身上的信息。

這就夠了,而且,他還有足夠的時間處理地獄島的遺產,但願格萊可以繼承一切。

「去死!」

天人怒吼著,他的手一斬而出,狂暴的力量在那道生死裂隙合攏的瞬間,追入了進去,一個剎那,木子的身體被這力量一斬兩段!

一切變得黑暗!

轟隆隆!

然後,冥河的記憶涌了上來。

它保護了他的殘屍,儘可能的將他落入冥河中的一切都拼進了他這具不堪的身體當中,冥河還收攏了他剩下的殘魂,雖然只有一半,但是卻足以在這個遠離神域規則的虛空世界當中將他喚醒,這裡沒有規則,只有混亂,冥河的力量可以在這裡無窮的釋放而不受到神域的鉗制。

「一起,一起,自由,生存。」

冥河在催促著木子。

它向木子展示了它的存在。

它如何誕生,它懵懂的受著束縛,它吞噬生命,因為嫉妒生命的自由,它發現了身上的神域枷鎖,它渴望自由,然後,木子出現了。

一個可以承載它的力量而不消融的存在,一個可以與他意志同步的生命。

它一直在等待,等著木子面臨死亡的時候,它會將他拉進冥河,在這個遠離神域監控的地方……

「還是讓我死吧!」

木子睜開眼,他笑了笑,然後拒絕了冥河一起生存的意志。

轟隆隆,冥河憤怒的滾動著它的河水,但轉瞬又平靜下來,「條件,我在你的身上,知道了很多,但,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用條件來談的。」

木子的回應是漠然,死亡,從來都不可怕,這是解脫,談條件?他不會,也不想。

可憐的冥河遇上了史上最不會做生意的一個地球人,卻是最大的剋星。

而且這種思緒直接的毫無阻擋的傳遞給了冥河意識,它很恐懼,它不知道千萬年的歲月還會不會在有一個木子。

它不想在等待了,這宇宙中,沒有什麼僵硬的等待更麻木更殘忍的了。

「你為主導,我為輔!」

這是冥河意識給出的最後條件,他太渴望自由了。

幻海里,帕瓦羅還是沒追上,才只是一愣神間,那邊王重已經沒影了,移動速度實在太快。

帕瓦羅的臉色微微一變,之前他進入骨龍世界就是因為感覺到冥冥中有一種召喚,所以當時根本沒有多想就迫不及待的鑽進去了,難道王重也是?

王重的實力是很強,能滅殺那兩條恐怖的骨龍,能凝聚自己的術,絕對不可以用普通的虛丹來衡量他,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有去闖紅色警戒區的資本,那可是連金丹都有可能隕落的無限制區域。

帕瓦羅站起身來,立刻追了上去。

和帕瓦羅猜的有些許不同,魯莽什麼是不存在的,老王是什麼人,那是從無數征戰中走出來的戰士,敢猛的時候絕不慫,但不代表可以無腦冒險,而是他感覺到的呼喚竟然隱約的引起了命運石的反應。

如果只是單純的機緣或者呼喚,王重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