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九十三章 煉製

第二百九十三章 煉製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8-18 18:15  字數:3404

沒誰是傻子,背後嘴花花幾句過過嘴癮,那是一種發泄。可當面去找人麻煩……現在還有誰不知道王重是一莫長老眼前的大紅人?沒看到連一向辦事最不配合、最懶的修武堂泰坦督導,聽說是一莫長老的吩咐之後,半個小時內就從外地專門傳送回來,立刻給王重辦完了轉堂的手續嗎?挑在這時候去招惹王重,那不是有個性,那是絕對的傻逼。

老王婉拒了魯魯督導讓他去煉丹堂附近挑選宿舍的提議,當然,魯魯督導本來也不願意,只是剛看王重表達出一點點婉拒的意思,立刻就同意了。

老王的想法比較簡單,宿舍而已,都在天門境內,條件方面其實也沒什麼太大區別,去那邊只是距離煉丹堂稍微近一點方便一點而已。但卻還要去適應新的舍友,倒遠不如就和喬納斯住在這邊,一來這邊已經跑得蠻熟悉了,二來對喬納斯這傢伙,老王還是相當認可的,起碼住在一起不感覺彆扭。

天門內這些天的謠言他也沒管,謠言而已,愛怎麼說怎麼說,自己已經進入了煉丹堂,這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上次和莎莉絲特回天門時所遭遇的那次雷殺陣,倒是讓老王呆在天門內這半年來逐漸放鬆的警惕,又重新提回了警戒線。

無論安排那次暗殺的背後主使是誰,毫無疑問,對方有在天門內向他動手的能力和決心,這一次是躲過了,下一次呢?老王覺得自己必須要找到一個迅速提升自己實力的方法了,而這個方法就是煉器。

在神域,真正的生死戰鬥中,武器非常的重要。

這麼說吧,上次和巴洛的一戰,巴洛其實有N種方法可以弄死王重,神域中強者之所以強大,那從來都不是僅僅只是體現在個人的身體實力上。只可惜巴洛太大意了,他既沒有在生死擂中準備任何丹藥、也沒有準備任何法器,顯然對巴洛來說,對付一個築基境還要準備那些東西顯然太過丟人,當時剛開戰時他可是連真身都不願意動用的!

可以他完全低估了王重的手段,但如果當時他有準備,比如身上有那麼幾顆救命的靈丹,有那麼一兩件可以更大限度發揮他力量的趁手法器,那王重絕對是必死無疑!

老王相當清楚這一點,他自己肯定不會犯下和死掉的巴洛同樣的錯誤。

只不過煉器這事兒找喬納斯有點不靠譜。

上次他煉那柄九品法器本身是沒有問題,事實上九品法器對一個區區築基,甚至對虛丹強者來說都是足夠用了,可自己不一樣啊。

自己的戰鬥方式多變,劍技的理解更是涉及到許多靈力波段的改變,而靈力波段的改變顯然是考研一柄法器承受能力和穩定性的最難點。別說九品法器,正常情況下,就算是八品乃至七品法器都不夠他這樣折騰,他需要一柄更好的法器,或者說,專門針對他這種靈力波段改變屬性的、特製的法器。

喬納斯顯然並不具備煉製這種法器的能力,但另一個人有。

拉薇爾!

「我想煉製的一把四品法劍。」

先說出這句話的竟然是拉薇爾自己……這段時間她和王重之間的配合已經越來越嫻熟了,王重的進步也很快,靈力波段在煉器上的運用他現在已經完全得心應手了,到了讓拉薇爾都感覺毫無問題的地步。

磨合期結束,她要開始她真正的目的。

這次找王重過來,她就準備要和王重談談,畢竟現在的王重不像之前,拉薇爾在天門的消息渠道可絕對不會閉塞,何況是王重之前那麼大的動靜,這小子居然得到了一莫長老的賞識,被特召入煉丹堂,這樣被一莫長老點名看重的角色,就算是拉薇爾也得有所顧忌,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想怎麼弄他就怎麼弄他了。

所以她決定和王重開誠布公的談一談,讓他清楚他要做的事兒,拉薇爾相信對方是個聰明人。

拉薇爾要煉的法器竟然是劍,說真的,老王是瞬間就動心了。

自己想要的就是法劍,可問題是,四品……老王心裡有點打鼓,上次煉那九品法劍,光是材料都花掉自己二三十萬了,四品?那得是個怎麼樣的天文數字?就算這位師姐不坑自己,那自己也負擔不起。別看自己兜里有幾顆七品圓滿丹,可這是四品法器,兩樣東西的價值壓根兒都不在一個層面上好吧,想煉七品丹來賺四品法器的錢?累死你,你也賺不夠。

算了算了,不要想不要想!老老實實幹活,沒準幹得好了,等這單做完,還能讓拉薇爾幫忙出手煉個七品法劍或者六品法劍什麼的。

拉薇爾微微一笑,對一個聰明的女人來說,儘管對方面色遲疑沒有開口,但她還是一下就猜中了王重的想法。

這太好猜了,上次喬納斯帶王重來這邊借煉器房,不就是為了幫他煉製一柄法劍嗎?只不過被這小子用高頻率的變頻波段給震碎了而已。要想像他那樣玩兒劍,一柄特製的六品法劍是少不了的,當然,四品就更不用說了。

最後還是拉薇爾主動開口:「原本我的設計圖是為我自己量身打造的,但現在我想改變主意了,這次的四品法劍,就替你量身打造如何?」

「啊?」老王呆了呆。

替我量身打造一柄四品法劍?

這真不能怪老王失態,實在是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兒砸得太准了,瞬間正中目標,老王也是給砸得有點暈暈乎乎,所幸一貫的大心臟總算是保持了一絲清醒,趕緊擺手道:「師姐,我可沒錢請你出手。」

「免費。」拉薇爾皺了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