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下殺手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下殺手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8-08 12:44  字數:2857

圓滿丹本身到沒什麼值得在意的了。

老王的微笑和莎莉絲特的茫然讓丹方停滯在一種別樣的喜悅當中,但是這並不能妨礙精靈們的慶祝。

「主人主人!完美丹!我的天哪!」妮妮高興得手舞足蹈,在空中不停打滾,在老王面前飛來飛去,興奮得像只小麻雀。

「主人好厲害!」就連一向不拍馬屁的依依都是忍不住讚歎,完美丹,她們打從剛接觸煉丹輔助學習時就聽說過無數次的東西,號稱可遇而不可求,十個丹師有九個半煉上一輩子丹,都絕對沒能見過完美丹的樣子,可主人才試了四把呢,竟然就成功了。

要知道,主人接觸煉丹才只有幾個月時間。

以前妮妮在精靈花園裡吹噓主人的煉丹水準時,其實大多數小姐妹都是不信的,甚至連依依都覺得妮妮大姐或許有誇張的成分,可現在呢,她卻已經覺得妮妮當初對主人的讚美實在是太保守了!

就算是柔柔了,此時也完全沒有因為妮妮的得意而氣得罵街,她甚至完全都沒有去注意兩個死對頭,而是獃獃的飄在莎莉絲特身旁,兩隻眼睛死勾勾的盯著老王,就像是要用目光把老王先給強一萬遍,這個男人太踏馬誘人了,真是性感得沒邊兒……

「恭喜。」唯一表現還正常點的,就是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的莎莉絲特了,親眼見證了一爐完美丹的誕生,即便是對於天貝族的郡主來說,這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好經歷,讓她感覺心情舒暢。

「完美丹可遇而不可求,王重,慶祝一下吧。」莎莉絲特笑著說道:「我知道天門街一個美食之家,環境挺不錯的,這次可不要再拒絕我。」

又請吃飯,上次老王是給推了,這次可沒理由。

「用了你的藥材,又借了你的吉言和運氣,還要讓你請客的話多不好意思?」王重哈哈大笑,也是心情不錯:「就這樣說定了,你定地方,我請你!晚上八點,不見不散!」

……………………

「又去了煉丹房?還和莎莉絲特一起?」

「煉七品玄晶續命丹?嘿嘿,好大的口氣。」

一間酒吧包廂中,十幾個門徒正聚在一起,血魔族和鬼族。

會面是幾個血魔族門徒提出的,地方卻是鬼族找的,房間中並沒有酒吧應有的燈紅酒綠,只是房門緊閉,所有圍坐著的人都顯得有些嚴肅。

苟斯特穿著一身筆挺的羅服,這種來自羅浮星域的穿衣風格相當顯身材,讓他看起來既紳士又不失男性的那種陽剛野性,很好的將他鬼族氣質中的陰暗一面給掩蓋住了,看起來倒更像是一個高貴的天人。

王重和莎莉絲特在煉丹房的消息是剛剛才收到的,事實上血魔族找過來,為的就是要拉攏苟斯特來對付王重,這才剛聊了個開頭,就聽到有人來傳王重的消息,幾個血魔族都是忍不住一陣破口大罵。

王重弄死了巴洛,對血魔族來說,王重必須死,這不但關乎著血魔族的臉面,更重要的是巴洛的身份,來自火魔族的那位大人的怒火是血魔族所不能承受的,現在那位大人不方便表態,但是下面的人不做事兒就顯得愚蠢了,他們血魔族必須趕在事態進一步發酵升級前,給那位大人一個最好的交代。

僅憑修武堂里這幾個殘餘的血魔族嘍囉是肯定不能成事的,而且天門的規矩明面上誰都不能碰。

唯一的方法就是從地下世界找人,死無對證,人找到了,血魔族最不缺的就是錢,只是下手的時間,本來早就想弄死他了,可是王重一直跟莎莉絲特在一起,這讓血魔族有點猶豫,由於以前巴洛跟苟斯特關係最好,而苟斯特也想為巴洛報仇,幾個血魔族自然是找苟斯特商量,鬼族在這方面更有想法。

「這事兒很難。」苟斯特嘆了口氣,從這些血魔族說起這事兒起,他就一直都表現得相當慎重:「執法會那邊你們也看到了,我是不知道他們出於什麼原因,但明顯對這個低級文明很好。」

「不會吧,執法會一直以來都很死板啊?」

「你們不要認為執法會永遠一成不變,我前幾天已經去打聽過了,聽說那小子在執法會裡混得如魚得水,還逗得機械族和蟲族很開心。」苟斯特淡淡的說道,「如果是對付別人,我的主意有很多,但對上執法會,呵呵……你們知道的,只要是有執法會插手的事兒,什麼時候出過簍子?最起碼,憑我們在座的諸位,是肯定沒法和別人玩的。」

血魔族那幾個人對望了一眼,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苟斯特說得相當誠懇,也是實情,說真的,但凡是牽扯上執法會,你甭管大事小事,即便是八級文明也很少有敢亂來的時候。鬼族雖然計謀多,但面對執法會的話,顯然還不是一個重量級。

「我是沒什麼辦法,也沒法給你們出主意。」苟斯特最後說道:「我也建議你們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去找麻煩,有些事兒說起來好像天大的仇恨,可事實上也只是人心作怪。沒什麼是過不去的坎,巴洛的事兒,你們血魔族還是放一放的好,真沒必要為了一個已經死掉的家族子嗣,如此明目張胆的與天門規則、與執法會那幫變態對著干。」

幾個血魔族相當氣氛,他們不光是為了面子,也想爭一爭修武堂的老大,這是一個好機會,而且做的好說不定能入族內大佬的眼。

「唉,苟斯特大哥你真當我們血魔族那麼沒輕重?你是不知道,關鍵是巴洛,他是……」

「咳!」領頭過來那個血魔族打斷了有感而發的同伴,那位大人和巴洛的關係,即便是在苟斯特這樣的『自己人』面前,也肯定是不能隨便說出來的。

苟斯特好奇的問道:「巴洛怎麼了?還有什麼隱藏身份嗎?」

領頭那血魔族微一點頭,只說道:「是一位家族長輩最疼愛的子嗣……具體不太方便說,老兄見諒,但這個仇我們是一定要報的。」

苟斯特沉思了一會兒點點頭,「具體的我不多問,但作為血魔族的朋友,如果真要動手,我一定幫忙,但現在我們必須等風頭過去,機會有的是,跑不了他。」

說到這裡,其他血魔族也紛紛點頭,對這個答案比較滿意。

不管怎麼說,苟斯特勸他們不要動手,這確實是為血魔族在著想,他分得出好壞,苟斯特這時候居然為血魔族著想,不得不說還是相當夠意思的,鬼族不愧是血魔族在地界為數不多的、真正忠實的盟友。

之所以過來找他,還有隱藏的目的,拖他一起下水,這是族中長老的暗示,萬一真出現什麼意外,就可以拉苟斯特出來一起抗,如果他拒絕,那就另說,以後就是敵人,這也是逼苟斯特站隊表態。

血魔族並沒有看起來那麼蠢。

幾個血魔族告辭,苟斯特也沒有挽留,只是說了幾句送客的客套話,直等到這幾人離開,包廂里只剩下了鬼族的人時,苟斯特臉上的無奈就變成了陰冷的笑意。

「聯繫地下世界,做掉王重!」

周圍幾個看起來很弱勢的鬼族此刻變得面無表情,飄忽著消失在黑暗之中。

王重一定要死!

苟斯特比誰都更渴望這一點,遠遠不止是因為臉面的問題,從上次他和巴洛動手,苟斯特就明白了,只要這個人還活著,修武堂就絕對沒有自己的出頭之日。他的存在絕對比骨妖帕瓦羅更具威脅得多,不止是因為實力的問題,而是因為人們只要一看到他,立刻就會將苟斯特擺到一個笑話的背景牆上,這是苟斯特絕對不能容忍的,也是對他個人聲望的致命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