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五十四章 喜聞樂見

第二百五十四章 喜聞樂見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7-24 07:02  字數:5198

啪!

眼珠爆裂,一股血色氣息從那眼珠中飄散出來,很快就在空中化為虛無。

整個會場徹底的安靜了,死寂,死寂,死寂……

沒有人相信,王重敢出手!

然而王重就是出手了,不斷出手了,還乾淨利索,殺氣十足。

王重的臉上卻古井無波,就好似只是幹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這是生死擂,他不需要說什麼,更不需要解釋什麼,勝者收割!

飛豬的眼珠子已經快要掉出來了,他忽然覺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王重,這已經不是闖禍這麼簡單了,簡直是作死啊,大哥,能動動腦子嗎?和氣生財啊!!!

泰坦督導率先鼓起了掌,打破了這尷尬詭異的寂靜,隨即響起的,還有機械族、蟲族以及莎莉絲特、哈雷等人的掌聲,只是在這數百人環伺的生死擂旁,這點掌聲顯得有點零落。

不得不說,周圍的人眼神都在變化,顯然在更多人眼裡,王重這看似霸道的行為倒更像是個不怕死的瘋狗……這種人讓人嫉恨,讓人不滿,讓人討厭,但更多的,還是……忌憚。

無關實力,這世界總是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也怕神經病的,這傢伙卻是全齊了……

低等文明的晉陞之路,總是充滿了血與火,任誰都繞不開,即便是當年靠煉丹起家的貝族,旁人只看到了他們在丹道上的成功,似乎一路順風順水,可那只是因為歷史的記載如此,要是有親身經歷過貝族崛起史的人,就會知道那到底是一條何等樣血腥的道路。

就連莎莉絲特的眼神中也閃過一絲滿意和好奇,如果說以前她只是對王重的元素精靈感興趣,那現在,她就是真對王重這個人有點感興趣了,甚至包括他背後的那個低等文明。

什麼樣的文明可以培養出這樣殺伐果斷無所畏懼的戰士?

文明與文明之間有著天然的隔閡,但是本族則是另外一回事兒,十多個血魔族立刻沖了上去,在他們看來,一個低等文明竟然敢殺一個高等文明是不能允許的,這是冒犯天威。

王重站著沒有動,連續兩次高強度的靈力釋放,神化細胞沒有那麼快的補充能力,但他的目光很平靜,或許是因為太安逸了,血魔族蠢的可愛。

還沒衝到戰場,十幾個機械族和幾個蟲族已經高速的把這些血魔族壓制,王重也是第一次看機械族和蟲族出手,只能說「精準打擊」!

機械族那恐怖的『撲克臉』,蟲族那可怕的精神感召,都不用開口,就已經讓這些血魔族清醒過來,這裡是天門,不是血魔族的自留地!

這是生死擂,一個尊嚴的地方,勝利者有權處理失敗者,無論雙方的關係是多麼的「不對等」。

這只是個小插曲,沒人在意,但是看王重的眼神已經不同了,對於「地球人」這個概念也不在等同於弱小。

「麻蛋……」皮格羅差點就捏碎了他剛買來的玉核,這是最近兩年貴族間十分流行的新玩意,拿在手上把玩可以寧神靜氣,孕靈養魂。可那其實是噱頭大過實際作用,玩這種東西,真正能寧神靜氣的永遠都是個人修養,像皮格羅這種,也就是玩個排場而已,畢竟就算最便宜的百年玉核,價格也是以金星石來計算的,動則便是三位數甚至四位數起跳,卻只是有錢人用來把玩的玩物而已。

原本眼看著那個小妞都已經要被擺到自己床上了,可是竟然……巴洛那個廢物,還踏馬是八級文明,真是不知道丟人怎麼寫,死了算便宜了他!

「妖靈變。」莎娜里在旁邊微笑補刀:「不強求看真本,手抄或是複製玉簡也可以,皮格羅師兄不要忘記哦。」

皮格羅為之一噎,這才想起妖靈變的事,隨即就是滿頭大汗,剛才那點色心瞬間都飛去了九霄雲外。

妖靈變?那可是妖族的不傳之秘,自己身為這一屆妖族中屈指可數的天才,還進入煉丹堂,才得到族長的許可,可以觀閱學習,這小妞隨口打個賭就還真要看這東西?也不怕眼瞎……自己當時也是色心上頭了,而且認定王重絕對沒有任何勝算才應承下來,現在人家找上門:「咳,呵呵呵,這個嘛……」

莎娜里睜大了又大又黑亮的眼睛,笑著說道:「我就是看看,而且人家得了好處也不會忘記師兄的,我想師兄的人品,不會做出爾反爾的事兒。」說著小手在皮格羅的大腿處畫了個圈圈。

「………」皮格羅剛剛還在嘴裡轉的借口瞬間就憋回去了。

畢竟不是真蠢,看著莎娜里那笑態可掬的表情,他突然就意識到自己是被這小娘們坑了,如果傳出去,無論借與不借他都沒好果子吃,關鍵是以後就不用混了。

皮格羅深吸口氣,沒有了花痴的負數智商影響,反倒是讓他迅速平靜,竟然也跟著笑了起來,緩緩說道:「你真是個壞丫頭!」

………………

老王「渡劫」成功,但艾俄洛斯卻並沒有那麼容易,越是嚴酷的環境,等級就越森嚴。

監牢不會因為它的富麗堂皇而變得讓人忘記自由的滋味,哪怕是危險抑或是貧窮的自由。

溫蒂妮·艾貝利·唐尼從沉睡中醒來,她的眼角還掛著一縷晶瑩的淚痕,她做了個傷心的夢,只是睜眼之後,她卻只記得傷心,卻想不起夢到了什麼。

溫蒂妮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拭過淚痕,帶著淚水的指尖擦過了嘴唇,於是她品嘗到了自己眼淚的味道,一絲絲的咸合著一縷縷的甜,在舌根聚成一團悠長的苦澀,卻又在喉間化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