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三十七章 精靈的另外一種打

第二百三十七章 精靈的另外一種打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7-17 01:07  字數:4872

「既然說是我偷的,那上面一定有指紋和氣息,機械族可以查看。」王重淡淡的說道。

一旁的萬萬·珉點點頭:「先前搜出來時就已經檢查過了,沒有。」

苟斯特微微一笑,這是早有準備好說法的,只是沒想到這低等文明還真有這樣的心理素質:「抹去指紋和氣息而已,任何一個門徒都可以做到,何況是你這盜竊慣犯?」

「你既然敢偷,肯定就已經考慮周到了,看來你比我們想像中還要陰險!」巴洛終於清醒過來,接過苟斯特的話,他才是這事兒的事兒主,老是讓苟斯特在旁邊指證,未免不夠力度:「兄弟們,你們相信我們八級的血魔族,還是一個剛剛踏入神域的地球人?你們願意跟這樣一個卑鄙的人生活在天門中?」

「低等文明見錢眼開,手腳不幹凈,這可不是一次兩次,而是歷來的慣例慣犯!」苟斯特也在旁邊調動情緒:「所以天門一向拒絕四級文明的加入,這次為了宣揚星盟平等,特意給了這個低等文明一個機會,沒想到他們就是這樣對待這個機會的!」

「滾!地球人不配呆在天門!」

「窮逼,只會偷雞摸狗!」

「還有他那個舍友,那個豬一樣的東西,上次煉丹課就是交的一堆渣渣矇騙積分,一樣的卑鄙下流,手臟窮逼!」四周很快就群情激蕩起來。

說白了,地球人沒地位,在星盟其他文明眼中,特別是能進入天門這些天之驕子的眼中,更沒有一個好的印象。

王重臉上的從容不變,可心卻是在下沉。

事情其實說黑說白都容易,最難調和的還是引起群憤,地球人在這個位置上太不利了,別說現在證據對自己不利,就算有利,在這些帶了有色眼鏡的傢伙眼裡,也能給你變成不利。

現在就看泰坦督導和執法會的態度了,但執法會顯然是不會輕易表態的,畢竟王重就是執法會的人,他們要避嫌。

至於泰坦督導,老王一直覺得這位督導大人有點火眼金睛、深藏不露的味道,苟斯特和巴洛在唱雙簧,以泰坦督導的眼光,他不可能看不出這其中的貓膩,只是對方會不會為自己出頭,這可有待商榷,得看運氣如何。

泰坦督導老神在在的摸了摸鼻子,可還沒等他開口下定論,旁邊的喬納斯狂舉手:「這個,我能說兩句嗎?」

泰坦督導沖他挑了挑眉頭,完全是一副不急著下結論,讓他開口的樣子。

只見喬納斯扭捏了一下:「我可不缺錢……」

「什麼?」泰坦督導嫌他聲音太小了。

喬納斯大聲說道:「我的名字是喬納斯·安德魯·芭比!我想,就沖著這個姓氏,我就不應該缺錢!我不缺錢,我老大也就不會缺錢!就這種破爛,我家裡倉庫都堆滿了!」

「芭比家族……」

周圍所有人頓時就是一陣錯愕。

並不是不知道這小飛豬的幻族身份,可不管任何種族,有富有的,必然也有貧窮的,這喬納斯上次煉丹課用一堆垃圾藥材騙積分的事兒,很多人都知道,就算仗著幻族的名頭加入天門商會,肯定也是進去混吃混喝的類型。

可是芭比家族……那可是幻族的絕對統治者!號稱富可敵國,而能直接擁有芭比的姓氏,那就更註定是繼承人之一!你甭管人家幻族是幾級文明,可要說富有,就算整個血魔族都比不上人家芭比家族一條大腿粗。畢竟,你血魔族只是八級文明的一個分支,而人家芭比家族,幾乎掌控著號稱最富有的幻族足足六成以上的財富!

神域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竟然就是眼前這頭豬?然後一堆人還誣陷人家偷了一個什麼信使的氪金項圈?

……拉倒吧,但凡是芭比家族出來的人,別說繼承人了,就算是個下人,都就從來沒見過誰為錢犯愁的。

就連苟斯特和巴洛都是呆了半天,好半晌,才聽到人群中有煉器堂的人忍不住冒出一句:「那你成天裝個毛的窮?」

「就是,你煉丹課還交最垃圾的藥材?」

「低調啊……」喬納斯有點無奈,暴露身份,並不在他的計劃當中:「督導大人,我是來學習的,不是來炫富的,再說家族的財富是屬於家族的,我應該為家族貢獻,而不是胡作非為。」

簡單的說,某豬隱藏身份,想來玩青蛙王子的遊戲,順便看看能不能在天門中找到自己心愛的另一半,而且不是沖著他身份去的。

喬納斯也是沒辦法,要是再不坦白身份,和王重一起被定個偷盜的罪名,他回到家族也就算完蛋了。

不過眾人的觀念倒是頓時扭轉了不少,喬納斯就不用說了,單說這個王重,大家懷疑他最根本的原因還是這小子最近三天兩頭往煉丹區跑,還天天租煉丹房,那樣的消費對於一個四級文明來說,想不讓人懷疑都難。但人家既然和芭比家族的人是朋友,那就很正常了,租個低級煉丹房而已,那才幾個錢?人家芭比家族手指縫隨便漏點出來的事兒,何需要去偷?

「那也不能擺脫嫌疑!」苟斯特的底氣已經不那麼足了,但還在強行解釋:「或許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喜歡呢?要知道,巴洛那件氪金項圈可是大師之作,拿著錢也未必能買到,萬一是這小子想拿給他的信使用呢?就算他現在沒有信使,以後肯定也有的!這是低等文明的劣根性!」

「可我覺得他不會。」

這次不等其他人開口,一個天籟之音已經悄然入場,柔和的音調讓在場所有人那看熱鬧正看得興奮的情緒頓時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