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針對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針對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7-17 01:07  字數:3390

四周很快就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這種事兒只有在低等文明才會出現的惡劣情況,天門的歷史中還沒出現這樣的事兒!

在天門內,這種事兒不但是恥辱,也是一種重罪,如果王重說不清楚,那就真的是玩完了,輕則取消你的天門資格,重則還要問罪服刑,視你偷竊物品的價值而定。

之前王重以四級文明的身份加入天門,就已經讓人很不爽了,加上最近表現這麼辣眼睛,說真的,等著找他麻煩看他笑話的人一堆一堆的,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四周嘰嘰喳喳的聲音毫無掩飾,看熱鬧的從來不嫌事兒大,王重倒是很淡定。

「你什麼東西不見了?」

「別裝蒜了,我信使身上的那套氪金項圈配飾!」巴洛冷冷的說道:「本覺得你這小子也算個角色,早晨的時候我還好心給你送去一封血夜狂歡的邀請函,結果你竟然見財起意,偷了信使身上的氪金項圈,還想抵賴?」

四周不少人竊竊私語,血魔族也是夠奢侈的,連信使的項圈都是氪金打造,那可是號稱神域地界最通靈的金屬之一,是煉器的高檔材料,價格不菲,當然不少貴族更驚訝於巴洛的邀請,血夜狂歡可是天門檔次最高的狂歡之一,一般的門徒真沒資格參加,越是這樣越顯得王重太……lo了。

「我根本就沒有看到。」王重已經明白了,事實上只需巴洛那表情,他就已經知道對方的目的,本就覺得奇怪,現在七七八八了,這樣也好,總比一直在暗處強。

「那我的寶貝怎麼無緣無故不見了?」巴洛一臉輕視的望著王重,似乎是說你別狡辯了。

「是不是路上掉了?」老王微微一笑,「我並沒有為你看東西的責任。」

「笑話,你是在侮辱我的地獄戰馬嗎?」巴洛怒喝道:「我檢查過,它根本就沒有和任何人發生過戰鬥,而這期間,只是給你送過信而已!根本沒去過別的地方!」

地獄戰馬擁有很強的戰鬥力,是信使中極其偏重攻擊的類型,能在它沒發生戰鬥的情況下取走它的項圈,說明只有收信方做的,因為收信的時候,信使是肯定不會攻擊、甚至不會戒備收信人的。巴洛既然說在這期間信使只給王重送過信,那毫無疑問,只有王重才有作案的可能。

四周頓時就是以片篤定的聲音,不得不說,這滿足了一部分人對於王重的猜測,僥倖、卑微、沒見過世面的低等文明,走狗屎運的進入天門,但是必將暴露他的劣質天性,而現在的一切滿足了這些自以為是的揣測,他們不在意真相,在意的是自己的印證和滿足。

「我就說不該讓這種低等文明進入天門吧,手腳真不幹凈。」

「會不會是搞錯了?偷血魔族的東西,這小子沒那膽子吧?」

「扯淡,那血魔族好歹是火魔族的分支,也算是八級文明了,會去誣陷一個四級文明的垃圾?」

「靠,氪金環給信使當項圈?」也有人乍舌:「真夠有錢的,那可是高級法器……」

周圍議論聲不絕,那邊喬納斯在急急爭辯,可顯然毫無用處,沒人在意他,這事兒真的糟了,沒想到對方一出手就是要命啊。

王重則是靜靜的看著對方,巴洛那一臉有恃無恐的樣子,似乎早已是計劃周全了的,自己要想反駁,光靠幾句空口白話肯定沒用,事情看來是要鬧大了,偷盜這種事兒在天門,尤其是被放到檯面上的時候,那下場是真的很凄慘。

「讓讓!」

事情傳開的速度相當快,天門就這麼大個圈子,執法會的人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有七八個,羅琳J和萬萬·珉豁然也在其中。

「王重?怎麼回事?」萬萬·珉皺著眉頭。

一上來就先和嫌疑犯打招呼,這可不太像執法會平時的作風,也是老王和萬萬·珉平時關係太好。

「執法會的人也開始走後門了?」巴洛笑呵呵的看著萬萬·珉,別人怕蟲族這些傢伙,他們血魔族可不怕!作為八級文明火魔族的分支,他們有著足夠和蟲族平起平坐的地位和實力。

「執法會公正、嚴明!我們絕不會偏袒任何人,如果王重真的有罪,我們執法會第一個起訴他。」羅德D也在,這段時間在執法會,它對王重的印象相當不錯,但在執法中絕不偏袒任何人是作為執法會副會長最基本的準則,越是自己人,越是要嚴格要求,要是王重真的作姦犯科,它第一個就不會放過王重。

「呵呵,說得好。」泰坦督導扎格西蒙也到了,有看熱鬧、看八卦的地方,必然就有這位督導大人,干這些事兒,那可絕對比讓他上課要積極得多,當然,這事兒的當事人雙方都是修武堂的人,本來也歸他管:「有執法會的人在,倒是少了很多事兒,我來監督,看你們的審判。」

泰坦督導的臉上明顯帶著一種看戲的好心情,王重算是他在修武堂中比較欣賞的門徒,可也僅限于欣賞而已,和督導大人愛看熱鬧的惡趣味比起來,那點欣賞的好感顯然不足為道。

「督導大人,此事……」聽了扎格西蒙的口氣,巴洛心中更加穩了,將事情略微呈述了一遍:「如果不是王重,那還有誰?」

萬萬·珉一聲冷笑,無憑無據、全憑推測,這也算道理?可還沒等它出聲反駁,旁邊苟斯特卻搶先插話道:「巴洛,這種事兒還是要有證據,口說無憑,不能冤枉好人。」

有人開口說了自己想說的話,萬萬·珉倒是閉上了嘴,也省得別人說執法會斷案時幫一家親,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