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發機械族之老王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發機械族之老王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7-03 01:06  字數:4441

羅德d依然是冷冰冰的,「執法會的作用是加強聯繫培養優秀執法者,娛樂性質要降到最低。」

老王摸了摸,很顯然對方的思維力超強,他稍微暗示一下,羅德就給他斷絕了後路,可是如果真的天天死記硬背,這簡直是噩夢啊,除了機械族和蟲族就沒有任何智慧種族能忍了。

「當然,但是作為天門門徒,我們不能默守陳規,為什麼我們比其他人優秀,必須具備不一樣的特質,剛剛大家也都說了想模擬案件,但最近又沒有合適的案子,我倒有一個想法,能把大家的能力全部發揮出來,看看誰才是真正優秀的執法者!」

不得不說,老王還是非常有煽動性的,這也是當年做天京隊長時練出來的,但……屋子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很顯然機械族和蟲族都不是那麼好忽悠的。

「我稱之為王者執法,」老王笑著說道:「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規則。」

遊戲和**對於機械族和蟲族的意義不大,這是種族特性,跟他們說這個跟對牛彈琴沒什麼兩樣,只是出於禮貌讓王重把話說完。

規則很簡單,首先要有一個主持遊戲的法官,必須由最精通規則的人來擔任,這自然只能是王重。

然後由法官設定三個特殊的身份,扮演丹師、器師、預言者,再由法官設定數量相應的匪徒和自由民。

遊戲回合分為白天和黑夜,匪徒每到夜晚就可以集中起來自由的殺死一個人,到了白天時則要假扮自由民或者神職,混淆視聽,逃避律法的制裁。

丹師、器師和預言者隱藏在自由民中,他們有特殊的能力,丹師有一個毒丸和一個解藥,可以殺人也可以救人,但每個回合只能使用一次。器師則有反擊能力,在臨死前可以殺死對方,就像一個安放在自由中的炸彈。預言者則可以每天晚上隨意查看在場任意一個人的真實身份,用以作為白天公審時的線索。

三個特殊身份可以說是為白天判決時提供線索的最重要途徑,所以要想保護自由民,他們必然要隱藏自己身份,不能在提供線索的過程中被匪徒發現,說白了,談話技巧、透露線索的技巧都很重要。

最後,要麼是匪徒殺死所有自由民,要麼就是自由民裁決掉所有的匪徒,最後活下來的一方獲勝。

這是一個考驗智慧和偽裝的遊戲,好人要表演,壞人也要表演,可以是說執法會面對的最高級別。

這是老王以前在天京時和馬東東他們玩爛的獸人殺的改編版,當時流行了一段時間就過去了,不過在這裡稍微改編一下,說不定能緩和一下這裡的氣氛,說真的,這裡冷的像棺材鋪。

老王激情昂揚的講完了,但是屋子裡還是非常的寂靜,這讓王重有點挫敗,靠,老子剛才的口水都白費了嗎?你們……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羅德靜靜的看著王重,「法官大人,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老王呆了呆,漸漸的他似乎明白了這裡的節奏,去除了沒有必要多餘的迂迴和招數,大家將就直來直去,看著一個個撲克臉和糯糯的蟲臉,老王忍了。

「好,那我分組了。」

這大概還是執法會裡機械族和蟲族第一次玩遊戲,分組的時候老王倒是沒有糾結,直接拿筆和硬紙牌寫上了身份,讓所有人自行抽取,遊戲開始!

然後……從第一輪開始就爆炸了,老王覺得自己以前玩的是假的遊戲,這幫……簡直就是犯罪天才啊,剛剛開沉默的屋子,隱藏著無法形容的激情,像是一個危機四伏的戰場,每一個晚上,每個白天,都是刀光劍影,而且話語中埋伏一堆一堆的,讓老王的腦容量都有點跟不上了。

這遊戲簡直是為機械族和蟲族量身打造啊,雙方都是演技派啊!

等玩到第三局的時候,各種深水套路已經縱橫四海了,各種假跳,穿衣服,甚至已經開始使用了上了能力的洞察,老王不得不調整規則,美其名曰「進化」。

一個個冰冷的機械族彷彿就像是煥發了第二春,幾個腦洞大開的蟲族更是各種陰謀詭計,扮演的匪徒那叫一個狡猾,搞得連老王旁觀者、有著上帝視角的法官都常常產生種種誤判的錯覺,堪稱神奇,這幫人簡直就是玩弄這種執法制度的天才!

那些覺得機械族和蟲族很愚蠢的人,才是真正的蠢貨,大智若愚簡直是為這幫傢伙量身打造的,這讓王重已經絕了下場玩遊戲的打算,就他進去了,絕對會被玩死的。

本來只是想調節一下氣氛,讓他們隨便玩幾局拉倒,可結果一發不可收拾,這幫人已經入魔了,根本停不下來,拖著老王生生陪他們玩了一晚上,而且,只能王重做法官,機械族和蟲族都是最守規矩的種族,作為創始者,王重擁有者對「王者執法」的絕對話語權。

直到早上因為兩個機械族有器修課程的關係,必須要散場了,每個人又恢復了平靜的樣子,但是王重卻明顯感覺到了變化,那種僵硬的隔閡感消失了,每個人都溫和了很多,而且看向王重的表情中多了不一樣的意味。

對於當了一晚上法官,完全遊歷在世界之外的王重只想閃人,剛開始是刺激,到了後面就是折磨了。

等回到蘑菇屋的時候,懶豬一樣的喬納斯都早已經起床了,只是看著老王的眼神帶著一種不可思議之色:「一晚上都在執法會那邊?靠,老大,不是吧,跟一群生鐵,你能磨這麼久?」

以前也有人加入過執法會,但很快都受不了退出了